色多多app下载安装色板

      吴洲按֤照腩外科手术刷手的标准,用清水和皂角揉出泡沫,从指⚪尖洗到上臂。덥一遍洗完,又合起双手捧着烈酒狹,仔仔细细地搓了一遍。

      一繄边搓一边暗暗叹气:没有自来水,没有抑菌洗手ꕼ液,没有碘伏餗没有氯已定。三遍刷手只能缩减惈成两遍,씴这要是ꕨ在急诊科,就连手术室护士看见了,都能把他喷得抱头鼠窜。

      连这个烈酒也不知道够不够度数——就凭这气味,多半是不够的!

      无菌手套也是别想了,伤者会不会感染,基本上听天由命……

      对了,䟹还没有抗生素!

      ﶀ没䡈有磺胺,没有青霉素,没有各种头孢……

      就用这双手去捋肠子,想想伤者关腹以后的感染风朕险,吴洲简直不寒而栗。

      ﬡ 这完全是赌命嘛!

      釢但是肠道如果有破损,那也是天大的麻烦。肠内容物一戴旦漏出来,腹膜炎、脓毒血症、各种各样䜝的并发症,哪一样都能ᘓ要人的命。临床上,不修补好肠道䮌就关腹,出了阻医疗事故,胃肠外科能给丢一篓臭鸡蛋。

      两害相龧权取其轻뫉吧!

      吴洲屏住呼吸,从十二指肠开始,一寸一寸地向下捋起了肠道。一捧捧鲜血淋漓๢的肠道在他指尖掠过,很快,身宓边就传来了뭒疯狂的呕吐声:

      “呕——”

      ṑ红发弓箭手跪趴在地上,脑袋蜷在自己的膝盖中间,一紕张脸险些埋进呕吐物里。小牧师惨白뵁着脸,努力低头避免看向腹腔,双唇抿紧,腮帮子一鼓一鼓。背后嘭的一声,像釼是水桶落地的声音,却是提水的那一位也跟着吐了。

      吐吧吐吧,吐啊吐的就习惯了。吴洲默默地腹诽着,抬眼仯一看伤者,立刻魂飞天外:

      肫“뎷你怎么醒了!——按住他!快按ᇱ住他!”

      见鬼,术中苏醒!……不,⹽这根本没什么“术中”,从头到尾就没有麻醉,这就攁是伤者醒了!

      捋肠子呢大哥!

      你别动웱啊!!!

      几个战士嘴角挂着呕吐캢物,七手八脚扑上去按人。伤者在惊砣恐之下爆发出了极大的力量,顶着至少500ml的失血奋力挣扎,三个人都险些没能按住。吴洲左手捧着一截空肠,右手捧着一截回肠,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别动!别动——”

      没有麻醉真是可怕……谁手头有点准数,能不能把伤者棒麻算훦了……

      开玩笑的。真要打出个硬脑膜外血肿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治!

      ᩐ 他连解释带劝慰,伤者好容易安静下来。吴洲沉下心去,一寸一寸地检查着肠道퉖。没有,没有,空肠段也没有破,太好了!接下来是回肠段,隞这里刚才掉出去了,是最危险的一部뀋分……

      5cm长的一道裂口!

      幸好发现了。如果没有查出来,径直还纳肠道的话……

      吴洲已经开始脑补肠道内容物泄露、化脓荭、腹膜炎、脓毒血症直到死꬧亡一系列后果茠了。外科就是这样,查出来缝上了啥事儿没有,检查但凡漏了一点……呵呵。

      现在是໧没有条件缝合肠道了。不过还好,他有别的。

      럁 ᭹ 昆 吴洲小心翼翼地倒转治疗轻伤药水的瓶子,往伤口上滴药水。一滴、两滴……

      目光直视下,那条细细窄窄的伤处,像是开了延时摄影似的,肉眼可见地开始愈合。一厘米,两厘米……

      鵓不动了。

      吴洲塞回瓶塞,努力甩了甩,再次拔出。又晃出来……一滴。

      天灵灵,地灵灵,阿弥陀佛无量天尊,这世界提供治疗药水的天晓得什么神,这伤口可千万要长好啊……不,是这药水可千万要够用啊!

      又长了一厘米픕。

      又一滴……

      长好了!完美!

      吴洲松了口气,继续㔲向下检查。所幸回肠的剩余部分,以及再往下的盲肠和结肠都没有破损,至于直肠,那么低的位置大概率碰不到,不用捋了렐。燻

       冲洗!

      关腹!

      对了,这地儿没有37摄氏度生탋理盐水,还得他自己配……

      “水烧开了没有?”

      “还没有……”

      鰈看看,看看,就是这么惨烈。

      摊手。

      他该庆幸这还守着个破房子,有条件烧水,还能找到点儿盐巴?

      吴洲深呼吸,再深呼吸,第三次深呼吸。他双手平端胸ꇗ前,用一个非ᢜ常别扭的姿势转过퓀上半身,眼巴巴等到锅里的水沸腾起来。然后,开始现场口述,指导队友调配生理盐水:

      镹 “把开水倒进冷开挨水里……不要倒太多!你尝一下……不,别直接喝,倒出来喝,和嘴里温度一样,不热也不冷就삻行了。

      쐣 好纡的,现在往里面放盐!别放太多,拇指第一节这么大的一堆,碾碎䗤,往❦里丢,晃一晃!——再尝葍一口,觉得很咸,但是没有咸到发꜡苦?那就对了,来,再给我尝一口……祱”

      “为啥要放盐?”

      小牧师终于从呕吐里缓了过来ꮙ,脸上的雀斑肞看着都黯淡了一点,眼睛ꠎ还是亮晶晶的。听他开口询问,吴洲想也不韾想,脱口巑而出:

      “生理盐水洗伤口不疼。”

      ퟅ“什么盐水?……为啥⛆不疼?”

      吴洲:“……”

      坏谥了,说漏嘴了!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什么是生理盐水!

      以及,为啥不疼,难瞏道要我现场上一堂生理学课,从细胞渗透压讲到神돫经传导䑴吗?

      “咳,生理盐水,就是和血一样咸的盐水……你的血流在你自己伤口上的时候羝,是不是不怎么疼?”

      “可是,盐很贵燍啊!”

      不是吧,盐还贵?

      吴洲大汗。临床上,使用范围最广的用品之一,就是生ז理盐水了。清创的时候用它,ꔓ冲洗各种插管的时候用它,关胸关確腹之前冲洗的胚时候还是用它。谁都是拎起来哗哗往下倒,一场大手术下来,收据单开几十升生理盐水,压根不是啥稀奇事儿。

      这会儿居然跟他说盐贵…… 箮

      吴洲扭头,看了看边上荶乱石墙、茅草顶,黑咕隆咚的房子。好吧,盐确实很贵。

      “再贵也得用啊!不用这种浓度的盐水,伤口恢复会很差的!”

      用淡水的话,渗透压太低,会导致哗啦啦死掉一咩片细胞,再弄出个离子紊乱或者别的什么的徠……

      这些人连细亷胞和离子是啥훟都没䗆听说过吧……

      小牧师若有所思。边上忽﷉然响起一声大咳:“咳……小格雷特,ꦬ盐水来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