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麻吕最新视频

      遥远的光銡明大陆中心,셔坐落着有着大陆第一高峰之称的朝큪圣山。

      此时,朝圣山山顶的高塔内,一位హ头戴白色圆帽的老人正低着头,闭紧双眼,两手合十在胸前,一脸虔诚的跪坐在雕像前,嘴里似是呢喃着什么。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祥和。

      㐅就在ĺ这时,天空似乎裂开了缝隙,一道洁白的光束慢慢降下,冲컡破黑暗,透过塔顶,最终落在脚踩鲜花、张开怀抱的雕像上。

      似是心有所感,老人姿势不变,睁开眼睛,看着㔖面前散发着淝无限光辉的雕像,老人的眼神中充满了狂⧯热,脸上쭮的虔诚又多了几分:

      “主最왯虔诚的仆人——圣光明九世,恭迎使者大人⺹!赞美我主,愿我主的睪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说完,老人直接跪伏在地,白色的圆帽死死的顶在地上,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起来吧,吾此次降临正是为了考验你等是否真心侍奉吾主똄!”

      诵听到这话,老人不但没有형站起来,反倒是身体和地面贴的更紧了,抖动的身体也险些歪倒一旁:

      “赞美我主煮,我ペ等ꛯ仆人愿用生命侍奉我主!”

      “今夜魔王之子降世,吾主不愿世人受难,特派吾来提醒!”

      说完,雕像上的光辉渐渐消失,贯⊶穿天地的光束也在慢慢退去,最终消失于天空,已朝圣山再次陷入黑⅚暗之鱶中。

      “赞美我主,赞美我主...”

      梞光柱彻底消失后,老人才站起身,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非常难看:

      “魔王之子降世!今夜?”

      老人的眼쵆里闪过一丝杀机,似乎想到了什么,老人对着雕像在胸前比划了一个符号后륟,才恭敬的退出了塔顶,然后一路漂浮着出了高塔。

      ....虽然已是盛夏,但布鲁斯大草原的上空仍是堆满了厚厚的云团,阳光透过云层缝隙,轻轻地洒在大草原上,形成一道道界限分明的光幕。

      北懘风呼啸,把布鲁斯大草原上长长的菞青草྆吹得如同海浪般起起伏伏,隐约间露出了中间崎岖空旷的道路。

      룬此时,一头黑驴步履蹒跚的拉着辆破潞旧车子,车轮因缺少油脂的润滑ᨛ而不断发出‘叽叽’声,让车上的人一阵牙根发酸。

      驾车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堀老头,花白的头发有序的梳在脑頿后,身上的黑色管家制服虽然看起来较为陈旧,但仍是保持的十分干净。

      管家的身板坐的笔直,从容墕的表情,优雅的驾车姿态,就仿佛ౣ对方驾驶的不是破车而镾是由八匹骏马拉着的豪华马车。

      “伊恩大叔,咱就不能换辆车吗ᕔ?屁股都快颠两半了!”

      话音刚落,一个少年就从车厢中探出头。

      珞少年칝大约14-5岁的样子,满头黑发,一对黝黑而又明亮的眼睛,滴溜溜直转,挺直的鼻梁更是让他顾稚㉃嫩的脸庞多了几分暺立体感,身上穿的绿色花纹便装虽然干净,但中线上的灰色区⸆域已经发白,显然已经穿了多年。

      ࣏ 虽然一脸痞相,但整体看鷚来,少年还算英俊。

      “到底行不行?” 爫

      发现对方没有回话ׅ,少年坐起身,扯着嗓子对着老头喊道: 鲿

      “大叔?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我听到了,阿恩斯少爷!”

      伊恩大叔说话很淡定,脸上看不出任何表ᡲ情娅。

      少年正是王逆,但璥在这个世界,阿恩ꄀ斯.戴斯特尼才是他的名字。

      此时,距离男爵去世已经过蔇去了一周,而王逆也终于彻底融合了那些光点,只是不知眍道是不是王逆梦中推的那一下的原因,虽然他大致搞清楚了这个世界,但还是出现딩了记忆缺失的情况。⊴

      “那你啥意思?”

      王逆,不,阿恩斯歪着脑袋看向揓老伊恩。

      촎 老伊恩没有回头,只是右手用力扯主缰绳,小心的避开匊前面的泥水坑。

      瀡 “喂,老头,我可是尊贵的男爵大人,万人敬仰的贵族,不说换个加长版的大劳斯,最少不能这么破吧,你看看뢝,这都什么狗屁玩意儿。”

      “没钱!”老伊恩冷冷道。

      “没钱?咱家不是世袭男爵吗?500多年就没留༶个金银珠宝,古董瓷器啥的?”

      老伊恩嘴角抽了抽탣,很显然不太适应:

      “少爷,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放弃不切实聡际ꍣ的幻想吧ڴ,500年了,如果真有的话,也ꗥ早被戴斯特尼家族的败家子쥼们给挥霍ℕ了。ジ我相信,如果世袭爵位可以买ﴰ卖的话,今天我们茙也就不会再在这里说话了。”

      “卧槽,贼老天,是不是玩我...啊?”阿恩斯愤怒㛒的对着天空比出了中指。

      “少爷,我得灮提醒你一下,虽然是世袭爵位,但您仍需要在一年内到王城上읜议院办ꄖ理继承手续,同时在光明教会的见证下,向国王陛下宣誓效忠,然后才能ᡷ正式成为男爵。”

      “伊恩大叔,这悴些你都说过很多遍了,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䂬”

      阿恩斯一本正经的看着老伊恩的背影,心里还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虽然老伊恩不明白老年痴呆的意思,但并不妨碍他明白对方不是在夸他:

      “我的意思是——现在您还不算贵族。”

      ⣻“呃,你的意思是,为了这点乞丐都看不上⤍的破烂家当,我TM氇还得坐着驴车跑到上万里外的王城,就为了먒办个手续फ़,还TM要给人下跪?” 㩫

      ͤ 阿恩斯吐出咬在嘴鏷里的稻草,愤怒的跳了起来:

      “这TM不是贱骨头吗?”

      巙 “少爷,我得再次提醒一下你:首先,您还得回来,所以最少也是两万里,其次即便您的速度快些,一个来回最少也要一年,而家里只有这头牲口,马上就要秋收了,他还得磨磨、运输,դ不然䫅大家都得挨饿!”

      说到这老伊恩看了一眼阿恩斯,然后才道:

      “所以,您得早做打算,不然乞丐都看不上的㜹领地会被国王收回,到时您就真成乞丐了。”

      阿恩斯在老头的眼神中看到了同情,阿恩斯绝ꢩ望了,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少爷,还有件事,我认为您现在有必要亲自处理。”

      这是今天老伊恩第一次主动开口。

      “反正少爷我今天受的打击也不少了,虱子多了不怕痒,让暴风磺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说着,阿恩斯又站起身,迎着北风展开怀抱。

      “也没那么糟糕,马上就要收税ね了,这件事一直铭都是老爷自己处理的。现在老爷走了,也只能由您尭出面了!”

      “我还以为又是啥坏事呢硌,原来是收税啊,行,那就Ἂ交给本少爷吧!”一说收税,阿恩斯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要知道,从来都是别人收他的税,现在换成自己收别人的税,还有比这更让뵸人兴奋的事吗?

      “溟呃?少爷!我得提醒你...“

      “闭嘴!你个报丧的乌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