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最大的中文门户微博

      天色阴沉,积云翻滚꥾,夹杂着沉闷之音,汇聚苍穹,似有柱擎天。

      呼呼,风起云飞,大地辽阔,尘沙飘毛。

      汉军大阵,一名传讯兵迅速回报:“报,将军,贼军撤了!”

      “将军,贼军撤了꛰!”

      “什么,贼军撤了?”

      未等主帅发话,魏方便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呛声道:“那还等着干什么,还不快追!”

      “若真让贼军跑了.....”

      “这!”众将脸色为难,不由把目光望向皇甫嵩,让他拿主意。

      皇甫嵩没有理会魏方的狂吠,他脸色凝重,戝首比想象中的还要难以对付。

      若对方穷追,说不得他᪩还能凭借麾下精锐,将战线拉长,然后在利用精锐的机动优势,将对方一点点ꚏ吃掉。

      但现在,对方果断撤离,这让他意识到了贼军的难缠,自己之前的毫无作用,因为这个匪首齹与一般的蠢戝不一样。

      自己想借着精锐的机动优势,与对方周旋,然而匪首直接来个以退为进,这让他意识到对方很可能是一个比波才还要难缠的对手。

      心中忧虑,皇甫幽幽道:“贼军撤离方向何处?”

      “禀将军,贼军主力正往葛县方浏向撤退”

      斥候言语清晰,非常以及肯定,有的放矢。

      랺 “葛县,不好,公伟危矣,”

      皇甫嵩,心中一惊,他陡然抬首,吩咐左右:“孙坚听令,”

      “末将在。”

      “汝率三千人马咬住黄巾后阵,务必要迟滞補拖鋶住黄巾主力速度,”

      “诺!”高大的汉子抱拳应诺,领봯命而去,

      帿 “伯圭,汝领本部骑兵在侧伺Ų机而动。”

      푉“诺!”又一名凡的武将领命。

      目送离去的二人,皇甫嵩环顾四周众将缓了缓下令道:“全军转向,目标葛县,全速行军。”

      “转向,全速行军!”

      随着命令下达,整个汉军营盘就像一座组织严密的战争机器,快速的运转起来。

      “希望公伟能不负众賱望!”

      皇甫嵩眯着疲惫的眼眸ꐅ,眺望西方,喃喃自语。

      其实何止李唐军中缺粮,汉军粮比他更缺鱺,贼军突袭了葛县老巢,而汉军在城破时一把大火烧了不知几何,以至于ﴃ贼军虽然知道汉军辎重难继,却不知详细情况。 ෷ 毩 若是戝首在聪明㊕一点,只需谨守城ӿ池,三两日后汉军自退,到时豫州之地唾手即得。뜳

      可惜情훴报不详,双方都在相互猜测,相互猜疑,相互试探,如之奈何。

      “轰隆隆!”

      黑云压城城欲摧,电闪雷鸣裂长空,天变了。

      黄巾阵中,贼将凝眉细听着斥候情报。 ᇔ

      “大统领,果然不出所料,皇甫嵩老儿又带墑着大部队回来了。”

      네听此讯息,李唐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果真如此!”

      “属下以人头担保!”

      “战况如何了”

      “赵将军所部,已经与官兵先锋混논战在一起。”

      “继续前进!”

      “大哥,如今赵将军正在战场与汉军溺战,我们……”

      一旁的李和等将很是不解,此时不Ǚ应该调賃转大军去支援赵宏吗?

      “军令如山!”李唐没有多做解释,反而眺望远方阴云积累的天空,眸子中映射出森冷寒光:“攻守之势异也!”

      㹂黄巾军大部,依然不急不缓行进着,后方大战惨烈,仿佛与他们没有关系。

      军阵中,一众贼ん将虽有⟺意劝言,但碍于身份,只得作罢。

      쓥.....

      呼呼,风起云涌,平原战场,赵宏所部。

      “大哥,李统领已经撤了!”

      浑身染血的周仓,提着长刀快步来到大哥身前,其意不言而明:“我们...”

      ꢔ“莫要多话,约束士卒,后退者斩。”

      赵宏面色坚定,不为所动:“此战,马革裹尸还!”

      摆 “死战不休!”

      言语铿锵有力,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若能为波才大帅报仇,且一战而定豫州,眼前这点牺牲算的了什么。

      与此同时战场上,汉军先锋大将,已然率众与黄巾殿后部队短兵相接。

      屒孙坚一马当先,宛若军中战神,一口古淀宝刀虎虎生风,率领麾下士卒冲击着黄巾军阵,要撕裂一条口子追上黄巾主力:“杀过去!”

      “一群乌合之众,杀穿他们.....”

      江东猛虎就是强,他麾下士卒皆是当世猛人,四大金刚更是少有的万人敌,此刻带着数千名悍卒,直接硬冲十倍于己的黄巾大阵。

      ➻ 此时的孙坚勇猛无匹,其人正是血气方刚之年,杀起黄巾喽啰兵,如同砍瓜切菜般简单。

      只要给他一些时间,孙坚有信心将对方杀穿,甚至凭借麾下儿郎击溃敌军,活捉这部戝首也不无可能。。

      鐙“顶住!”军阵中,杨开等黄巾头目竭力怒吼,想要惻稳住阵型,面对江东猛虎精兵悍将的强攻,黄巾殿后部队,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手忙脚乱没什,因为人篳多能咬死蚁,更何况此时的战场上,赵宏的实力并不弱。

      䪿

      黄巾主力撤了,但留下殿后部队却有四万多人,接近黄巾总兵力五分之一,比皇甫嵩主力大军还多,这就有些夸张了。

      姱黄巾中,目前数赵宏的实力最强,就连作为大统领的李唐,也要靠边站。

      此时集合本部人马,ﲇ不但士兵敢战,兵力亦十倍于敌,有的打。

      “稳住!”

      军阵中,周仓手持钢봧刀,竭力督促士卒稳住阵型站稳脚跟,层层抵抗敌人冲击:“慌什么,左右不过三五千人而已!”

      “我五万大军,十倍于敌还能І让他翻了不␶成。”

      敌人虽然不多,但攻势凶猛,让他压力倍增,感觉对手不一般。

      好在黄巾军此前小胜一场,大败袁术所部,汉军战略后撤,使得贼军士气未泯军心可用。

      加上地处上风口以逸待劳봷,虽然有人慌乱,大部阵型却完好有序,逐渐发挥出军阵的优势。

      不管怎么说,五万多人的黄巾军,还是在赵宏这名悍将的带领下,组成的락防御阵型,威力自然不弱。

      “杀戝!뙢”利刃如影,古淀宝䆏刀横劈,将一名不知死活黄巾小将斩杀,孙坚抬首튿环顾四周战场,看ࣩ着逐渐陷入阵中的江东儿郎,内心逐渐有些凝重。

      “迅速进军,不要恋战!”

      怒吼一声,猛将兄一拍匶马股,手中宝刀嗜血,横刃所至,鲜血淋漓周围黄巾喽啰成片片倒ᆬ下。

      麾下黄、韩、程、祖四大金刚护其左右,在黄巾阵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拦住他们!”

      倌看ᛖ着来势汹汹的敌人,赵宏目光坚定,谨小慎繶微,不给敌军丝毫机会:“长矛手,顶㇦上去!”

      “想破阵,就拿命来填,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兵力消耗.....”

      平原战场厮杀惨烈茖,敌我上双方都不是弱者,赵宏是波才麾下头号悍将,实力强悍,孙坚是著名的江东猛猫儿,勇力非凡,正面对决之下,一时难分胜负。

      ....

      שׁ另一边公孙瓒所率四千精骑则仗着机动优势迅速绕过赵宏所部,死死咬在李唐主力军后阵,若即若离,时不时从旁边掠过骚扰迟滞大军速度,烦不胜烦。

      对于这种情鲘况,黄巾军只能以箭矢还击,然而对于这种占据机动优势的骑兵而言䙧收效甚微,反而迟滞了自身行进速度。

      “大哥,那伙骑兵太嚣张了,”

      著 军阵中,二狗目光死死的盯着在军阵侧翼耀武扬威的幽州骑兵,面露怒容:“这么下去,大军什么时候才能抵达葛县?”

      “大哥给我一部人马,必斩汉将狗头...........”

      “这就是骑兵的优势吗。”

      旌旗招展,烈烈的纛旗下,李唐稳坐马背:“来去如风,辗转纵横,腾挪之间,比之步卒要快数倍!”

      “有此机动꫻优势,我等想要围杀对方,无异于痴人说梦!”

      无视众老兄弟叫嚣,李唐冷眼旁뢏观着这一切,不管公孙瓒如何骚扰,他始终没有下令停止行军,只是任凭黄巾各部自由发挥。

      观察䲓着这伙远处来去如风,若即若离的汉军骑兵,李唐眸光闪动,想要偷师。

      尽管往日里与骑兵多次交手,但能有如此机会细致观察的机会,是少之又少。

      四千精骑皆是辽东精锐,其中更是有千余匹白马腾挪辗转煞是晃眼,那可能ⓛ就是还威震边郡的白马义从吧!

      此时的白马骑兵还未达到巅峰规模,估计千余人已经是훽公孙瓒的所有家底了。

      但就是这千余名白马与其三千骑兵混杂下,硬是拖慢了李唐二十万大军的脚步。

      这其中固然有戝首心异,和黄巾训练不足的原因,但也已经说明了白马公孙不是浪的虚名的。

      ...

      黄巾主力转移,而后方战场,汉军主力也正在极速靠近赵宏所部,孙坚三千先锋军已与黄巾纠缠甚深,随着时间推移形式也逐渐不妙。

      当汉军不能一鼓作气将贼军击溃,陷入人海焦灼中时,敌人数优势便显现出来了,十数倍于敌,哪怕汉军以兵当十那也要看看对手是谁。

      鈚 “杀敌!”

      抹了把脸上鲜血,孙坚紧紧握住手中长刀,竭力收拢麾下步卒,他虽然是一名猛将,但在多番癜激烈冲杀失败后不免身心疲惫,此时情况已不是冲阵追贼而是如何率领士兵突围出去。

      两军纠缠太深,想要撤退哪有那么容易,扔若无外力他们这些人会被黄巾仗着人多优势一点点磨灭。

      “主公,不可犹豫了,突围吧!”

      鲜血肆意,程普此时亦杀的腿软,手中大刀逐渐沉重,他感觉大事不妙极力劝谏!

      此刻众人隐隐有些悔意,本以为能冲破阻拦,咬住敌军主力,然而现在尦别说咬住戝首了,对方留下的区区一支殿后部队,竟然让他们陷入进退无力之感。

      江东士卒虽然精锐,然陷入否对方军阵人海之中,僵持治下不能突破,便开始陷入劣势,遰被逐一分割围杀。

      若是开战之初,他们还可能对这部贼兵不屑一顾,感觉都是土崩瓦解之辈,然现在的处境,却빎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海水不可斗ᔂ凉。

      汉军经过之前长社的一场大胜,歼灭了四十万黄巾主力,各部士气大震的同时덙,有些将领也就起了骄横轻敌之心。

      졚 按理说孙坚就算轻敌,也不至于现出现眼춀前这种进退不得窘境,谁Ņ让他领的命令不一样呢,有些事就算明知不可为,也要硬着头皮上,再加上他确实情敌了。

      “主公!”黄盖、韩当等三大金刚同时露出隐忧,此时若丢下大部队,他们还有信心护着᳹孙坚突围,如果在消磨一段时间,可能就真要被留在这里了。

      “可恨,若再给我两千人,必破贼军!”

      孙坚心中愤愤턨,为自己莽撞之举感到懊恼,但眼໺前形势不妙,若真耽搁下去,恐怕䇍真的要玩完,他也是果决之辈,촷当下不再坚持,忍着心痛怒吼道:“突围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所有人,突围.....”

      随着命令下达,各部迅速做出反应,很多妚将官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们不再强硬冲阵,而是想办法撤出去。

      此时突围흎出去最多被判个作战不利之罪,官降是小,倘若真陷入死地,那才是真要命。

      猛将兄若铁了心想逃,加上麾下四大金刚护持,赵宏还真拿他没办法。

      与此同时,这里的遭遇也被正在赶来汉军主力得知,皇甫嵩神色不定:“殿后部队足有数万之众,看来这李贼是铁了心要逃,”

      “初起,你驖率八千人先行支援文台,务必将敌军击溃。“

      “诺,”秦劼领命,带着一部人马先行。

      “希望公伟能够不负所望。”

      纛旗飘扬,皇甫嵩目光幽深,眺望葛县方向,那里有他的后手。

      李贼铁了心要走,那我就先吃掉这四万人的殿后部队,然后再一点点将你磨灭。

      不愧是大汉名将,皇甫饣嵩虽然急于歼灭李唐贼军,不愿给予其足够的时间做大,却没有贸然的正面晁决战。

      他有信心战而胜之,若能努力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还是有意义的。

      곕 贼首小쯾有谋略,但在两军的对峙中不免有些稚嫩,此时便露出了破绽。殡

      大军作战,部队主帅才是核心,又有一将无能累死三军的说法,军队战斗力往往与其主将挂钩。

      如长平之战赵拓,赵军士卒常年征战,真的比秦军弱吗?

      졚在皇甫嵩看来,主要原因还是❃统帅之间不对等,赵军遇到了百⹕战百胜的锰人屠白起。

      尽管他知道,长平兵败的原因也不能完全归咎于赵拓,所谓纸上谈兵更是种种难明。

      但,赵拓率军冒进,这是事实,容不得考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