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维嘉资料

      太守府大厅。

      刘玉之将一ො卷竹䌑简恭敬的递给了萧远:“大人请过目。”

      “这是?”萧远放下茶杯接了过去。

      “这是近几日来,各地士子,前来应试的结果,在下经过初步斟酌筛选,列此名单。”

      刘玉之说着➘话,又拿出了一卷ấ竹简递向萧远道:“另外,这是其中一人的文章,在下读过之后,惊叹不已。”

      “哦?”听到这话,萧远不由ㄩ将名单那卷竹简先放下,接过了第二卷,展开细看了下去。

      䱓 因为第一卷上,只是初试通过的名单,第二卷,却꟯是其中一人的㓄文章,谁的文章,能让刘玉之如此言语,并单独呈了上来,萧远꺀自然来了兴致。

      他看的很认☈真,一字都没有放过,等其阅罢,也不由暗暗点了点头,合上竹简道:“恩,此篇文章,文笔瑰丽㽋,行뚪文波澜壮阔,才华尽显,足以称得上大手笔,且在文中,更是点明了秦地目前之弊端,并指出了治理之策……”

      읾 萧远的赞叹,刘玉之深表赞同,他对此事,也是同样的看法,跟着说䢐道:“写톤下此篇文章的人,名婪叫文若,以在下之见,当列쫯士子第一。”

      萧远点了点头同意了,道:“此人不必再应试了썝,直接过吧。”

      “是。”刘玉之应了一声,又道:“不过这人的名字,却囝让在下想起了一个故友。”

      “哦?”萧远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眼,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刘玉之解释道:“在下﬑故友,名为上官文若,早年曾游历天下,才￷华横溢,满腹经纶,쥛有辅国涑之才。”䐮

      “文若,上官文若,名字确实⡋挺㛟像的。”鈧萧远微微笑了쐙笑,也곫没怎么在意,便半开玩笑道:“辅国之才,刘大人有些夸张了吧?”

      “不不不。⫨”哪知刘玉燅之却숛是连连摆手,正色说道:“在下实言相告,绝非夸大其词,只是他喜欢周游列巐国,也不知现在何处,否则,寻到他,大人鏈得此人相⍢助,则大事必成。”

      舦 잁 没等萧远接话,刘玉之又道￶:“大人欲霸业,非上밤官文若不可!”

      他越说越夸张,可却一脸正ﲟ色,萧远多秠少了解刘玉之的性格,知道他不是❻浮夸之人,便忍不홦住问道:“嗦此人才能,比你如何?ӑ”

      “胜䳹我数倍,乃至数十째倍。”刘玉之正色说ﮞ道。

      ❖“这怎么可能!”萧远笑了,笑着说道:“刘大人太过谦了。빥”

      刘玉之的才能,到秦州来之后,其实是没怎么展示的,可萧远心里却清楚的很,当初他治理柳城,将一个最贫穷的小县,治成了安阳最大一县,处理民生赋税,更是安阳第一人,且搞起后勤工作来,萧远部下中,更是无人能及。

      若说有人才能,比他十倍퀱,萧远怎么可能相信,这只能说,是刘玉之这种文人太过谦虚了。

      可刘玉之却急声说道:“大人!在下绝非虚言啊!”

      听到这话,再见其表情,萧ᯇ远不刲免心中一震,顿了顿之后,他开口说道:“即便如此펏,可那上官文若,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暂且不提,还是说说眼下之事吧。”

      휜“也罢,奈何现在不知上官人在何处,他日若有机会相遇,一定要引荐给大人,届时,大人可一定要留住他啊。”

      ⲍ刘玉之感叹了一声,接着也转入了正㚷题,说道:“关于这批士子最终应试之事,大人有何打算륀?”

      輳 “恩……”萧远沉吟了一下,说道:“三日之后꾽,就在太守府,本官主考,亲自看他们的文章,如何?”

      刘玉之点了ꋆ点头:“好,那下官稍后就ѭ去安排。”

      两人正说着,府内一名侍卫却前来禀报,抱拳施垘礼道:“大人,叶诚将军来了。”

      “让他进来吧。”萧远随口说了一句。뷧

      “诺。”侍卫应了一声,不多时,叶诚快步走陗了进来。꘰

      进入大厅之后,他先薵是向萧远施礼,随后又朝刘玉之点头示意了一下,接着道:“大人,申荣已抓捕,૕不过在审理之中ᏼ,他却说有秦地众多官员罪呄证,想求见大人。虖”

      এ “哦?”听到ﶤ这话,萧远不由精神一震,他现在正ት缺惩治那些官员的理由呢₌!

      “他人呢?赶紧带过来。”

      “已经押幤来了,大人稍候。”说着话,叶诚转身出了大厅,不多时,就将申荣押了上来。

      샯其双手被噎缚于身后,一鮆进大厅,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面向萧远,不住磕头说道:“大人饶命䓑!大人饶我性命啊——”

      郂他的模样,将贪侀生怕死的小人,演绎的淋㞹漓尽致,萧远见状,也噲是眉头一皱,当即出声喝道:“废话少说!申鵂荣,本官问你,你说有秦地各官员罪证,可르是属实!”

      “是……是的。”申ⶼ荣连忙说道:“但求大人能饶我一命,下官知无不言௒。”

      萧远并没有奛应他,而是冷声说道:“那就如实招来!否则,人头靲落地!”

      “是,是。”性命攸关,申荣哪敢犹豫,马上就开始讲述道:

      “长史郭谦,乃秦州最大的贪官,他不仅鱼肉百姓,㚐且在太守大人没到任之前,更是买官卖官,明码标价……”

      “凤阳县令,本是一大户人家荚,毫无才学,更不懂治政☉,可却送银三万两ខ,在郭谦手中,直接买了这个官做,到任之后,更是巧立名目,各种增税,短⥵短一年,不仅从百姓之中,搜刮回了他买官花费的三万两白银,更有富余,往后数年᱄,横征暴敛,藏银数十万两……”

      萧远听后,大为震惊,他只知道秦地官员贪污,可没想到,竟是这般恶迹㻬!

      难怪秦地民生疾苦,ᴫ可以想象,那些人花钱买官,他们为的是什么,自然是赚钱!

      这些人,为了赚钱而买官,到任之后,能不剥削人民吗!

      否则,如何回뜠本舌?

      他们又怎么可能会顾及民生,管百姓死活!

      与刘玉之对视一眼之后,萧远一指跪在下面的申荣,厉声喝道:“继续说!” 렪

      仲 “是,是……”申荣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如实说道:

      “甘山县令,送银五万两,才买得此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