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配HD2019

      “哼,别骗了你,有些人是不会离开你的,他们不管你是什么样,拥有些什么,只会傻傻的拉住你的衣角问你要薯片。”龙化夏弥不屑的说着,想再次冲上

      张夜看着她,忍不住笑了,他的面具早在碰撞中破碎:“你是说那只智商缺陷的龙?你变成海拉后,你会允许他有智商缺陷?一条智力正常的龙,不管你们关系曾经怎么样,只要你无意间露出上位者的气势,他们都会开始怕你,就像以前你们对他的恐惧一样。”

      夏弥冲上,再次与红雾中和他碰撞在一起,火花再次绽放,她的领域也再次张开,电光和火光冲击着炼金领域。

      她咆哮道:“那又没发生过,你怎么知道我不行,不管多长时间你都是这个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又怎么能知道,在被其他更高的权与力压制时的痛苦,我们都是王,凭什么对他人称臣!”

      “哼,我可不是之前那个要被捅穿了还说烂话的家伙,这几天,天天让他睡觉,才换到现在这一会的出现,他的意志出奇的坚韧呢”张夜眼睛重新直视夏弥,他眼中的黄金瞳突然变成了赤金,手中剑随意举起,却挡住了她的攻击,直视的眼神中充满了对她的蔑视。

      “锵”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不断响起,麻衣整个人都麻木了,张夜的攻击方式突然变得刁钻,老道,他用经验抹去了龙化夏弥对力的掌控,但那可是力之代表的龙王!他的打多少仗经历多少事才能把这份差距补上!她突然不清楚面前这个“张夜”到底是谁。

      两人的碰撞不断继续,攻击过的位置,都会出现毛骨悚然的异响,钢筋混凝土结构裂开,不等落下火光和电光将它击成粉末,红色淡雾将粉末腐蚀,巨大的预制混凝土块沿着平整的切面缓缓下坠,湮没之井不停的摇晃仿佛,随时会坍塌一样。

      两个黑色身影因为这块巨大的混凝土短暂分开,夏弥带着颤音开口道:“你?!之前的他真的不是你,你居然变成了……”

      “聒噪!打架就打架,别学话唠!”他强硬的打断了夏弥的话,再次冲上,手中暗红的剑如同红色流光和龙化夏弥不停的碰撞。

      夏弥被逼的抽不开身,只好应战,而麻衣此时却变得有些奇怪,她脑后不知道什么出现一个黑色人影,手指点在她脑后“我赐汝血,以血炼魂,不可至之地终不可至,然所到之处光辉四射!我赐汝剑,逆者皆杀,‘天羽羽斩’,曰‘布都御魂’!”

      酒徳麻衣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充斥双瞳。

      只是一瞬间,她已经脱胎换骨,和那个黑影同样的、宛如死神般的领域从她的身体里汹涌而出。

      “张夜”击退龙化夏弥,扭头看向麻衣,她双手拔刀,左手“天羽羽斩”,右手“布都御魂”

      “张夜”看向她身后说:“你来杀我了?”

      “我可找你很长时间了!没想到你躲在他身体里,没想到曾经高高在上的王居然变得和寄生虫一样,真是讽刺啊。”那黑色人影说

      “你现在状态似乎杀不了我吧?”“张夜”扭头看着他。

      “没错,但让你意识衰弱些也是可以的,至少我觉得那个话唠挺不错。”他说着身影淡去

      他似乎想到什么,对一旁有些愣的夏弥说:“快走啦,毕竟外面有人在等你呢。”他说完,就像是被水洗掉的一痕墨色。

      “张夜”也没在去看夏弥,一个没有恢复龙身的她,根本不可能是现在的他对手,他的对手现在是拿着两把神器的酒德麻衣,在说话的时候,她已经完成了和他一样的龙化。

      金属碎片突然向他手中剑涌来,他手中原本只有一米左右的绝血剑,猛地增加到了两米,剑身血红无一点黑,神寂杀戮状态全开!

      夏弥捂着刚刚被绝血剑刺穿的肩膀,她的鳞片散发着被腐朽的味道,这是被刚刚炼金领域腐蚀的,她的再生能力被暂时限制,她需要上去寻找救援,不然龙化解除失血过多的她,可能会是死的最憋屈的龙,

      她看了看战斗中的双方,酒德麻衣两次挥剑,“布都御魂”在她身边转出圆弧,圆弧内灼目的亮紫色电光在领域上流走,发出轰雷般的巨响。

      她举起天羽羽斩,轻轻划下,那个让她头疼的领域仿佛被划出个口子一样,红色薄雾暂时被剑痕划开,无法聚拢,酒德麻衣带着紫色电光冲和张夜冲撞在了一起。

      无穷无尽的光与热、雾与火四散飞溅,地面不停震动,空中不断有碎裂的混凝土结构砸落四周,两个身影不断冲撞着,剑光剑痕交错的照亮这个空间。

      “能改写血统的人,隐藏在别人体内的他,看来那件事得快些了。”夏弥想着,远远的看了眼康士但丁的遗骸,咬了咬牙暂时放弃了去取龙骨的想法,起身连跳离开湮没之井。

      她离开几秒钟之后,剧烈的震动从湮灭之井传上,烈焰填满了那个幽深细长的黑色空间,无可逃逸的高热气流卷着火光上升,就像是暴怒的火龙,扑面而来的热风刀一般割面。

      楚子航从梦中惊醒,望着漆黑的窗外,烈焰从“英灵殿”前方的井口中喷发,那口井号称是学院的典籍之井,在还没有自来水的时代,师生们从井中打水,现在已经干涸。

      他披上衣服冲出病房的门,无处不是红色的灯光卷动,警铃声刺耳的像是大群的火烈鸟在垂死之际哀鸣,大地震动,埋设在地里的水管炸裂,高压水柱喷涌如泉,建筑物外包裹的花岗岩剥落,英灵殿顶部的雄鸡塑像轰然倒塌。

      一切就像写在预言书中的末日,末日面前每个人都渺小的像是尘埃。他放眼之处看不到人,也许医生护士们还未从沉睡中惊醒,也许他们已经紧急避险,也许他们已经死了……

      空荡荡的走廊,阳台上的空气冰冷,他忽然转身四顾,脱口而出,“夏弥……”、风从露台上吹过,仿佛回答他的唿喊。

      凌空星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开始摇晃的房间和夜幕,她知道自己睡过头了!她本是想跑进湮没之井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困睡着了。

      房子开启坍塌,她想起了可能还在睡的张夜,犹豫了会,她让夜去找他,她则是和星离开坍塌的房间。

      没过一会,夜狼狈的跑回来说,宿舍里没有他的身影,她一下子就慌了,张夜不会出事了吧,夜,星,还有她满学院的找,最后她想起这时候的湮没之井,张夜说过他和路明泽有交易,那么他很有可能在那里。

      最后她跟着上次的进入冰窖的方式,在水里看见了他,他满身狼狈,胸口被什么东西洞穿正在恢复,身体半龙化,鳞片破碎,翼膜残破,他的血不断的染红水底,

      她本来是想去接触他的,可是她看清楚了他的对手,酒德麻衣!她手提着两把传说中的神器,身上也同样布满伤痕。

      “他们不是一伙的嘛?为什么?”她这样想着向张夜游过去,她不管为什么酒德麻衣打他,她就要站在张夜的身边。

      酒德麻衣和“张夜”同时抬头看着那个身影,酒德麻衣皱起了眉头,“张夜”看清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凌空星就要过去拉起他手时,一把通红的剑刺向了她,那是多么快的一击,没有一点犹豫和迟疑,仿佛是早就准备刺上的一剑!充满了阴险!

      但这一击被一个身影挡住,她不在乎的撇了撇嘴,仿佛早就知道这记阴冷的一剑,她手中的天羽羽斩和绝血剑再次碰撞,从水下传到水上,上浪花不停的翻腾

      “喂,凌空星,快上去,他可不是张夜,一会我把张夜给你送上去!”酒德麻衣咬着牙说,照顾人什么的她很不适应。

      凌空星呆呆的,不明白为什么,张夜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不是麻衣替她挡住绝血剑,她现在可能已经是具尸体。

      水中,她看见了张夜那赤金的瞳孔里,充满了上位者的孤傲,以及对她的漠视以及嘲笑,她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她很想问他怎么了?但水下她一张口,就被涌进的水给呛得咳嗽,连话都说不出。

      张夜冷冷的看着她,在水中用帝王的语气命令:“原来在这里,过来!”

      她本来以为是张夜叫她,但酒德麻衣一把抓住她,把她大力扔出水面说道:“记住现在的他,以后!千万不要靠近这样的他!这样的他,要你干什么都别配合,不然你的张夜再也没办法出现!”

      “你找死!别以为有那家伙撑腰,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那个帝王张夜说着再次和酒德麻衣战在了一起。

      她被扔岸上晕了会,醒来时麻衣从水下上来提着湿漉漉的他说道:“刚才说的,记住没?”他们身上的龙化现象都已经解除

      凌空星没去管她,而是检查起张夜的伤,他身上的伤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确认他没事后,她轻声问道:“为什么?”

      “因为那不是他,是个很讨厌的家伙,刚才你也看见了,好了,我得走了,替他换身衣服,不然会暴露的。”麻衣说着开启冥照离开。

      凌空星突然觉得很冷,不是因为他们身上的水,而是张夜之前的眼神,那冷的仿佛对一切都不在乎的眼神让她一阵恶寒,那眼神中充满了对生命的漠视,就像一个冷酷残忍的帝王!

      她抱住了张夜,死死的抱住,希望明天醒来的不会是那个帝王,她不想再被那样的眼神看这,因为那样的表情仿佛是张夜在讨厌她,又或者那样会让她觉得自己和张夜真的走上了陌路!她不想!也不要!

      “如果明天醒来的不是你,我就和你一起死!”她咬了咬牙,手里云丛天微微泛着寒光,她决定如果明天醒来的不是他,她会抱住他,让这柄剑将他们两个的大脑同时刺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