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j碰到女人屁股视频

      看着跟个木乃伊似的王诩,李娜眼中闪过一丝探寻的想法。

      但想到王诩那恶劣的态度,她最终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求知欲:“答应你的东西,我已经全部带来了。”

      “那就好,进来坐。”听闻自己想要的东西李娜已经全部搞定,王诩的双眼不由得一亮。

      让出位置,王诩难得似绅士一样伸手请李娜进家。

      李娜顺着王诩让开的位置走进客厅后,看着空空荡荡的客厅不由得一愣。

      三天前还不是这个样子?王诩又发什么神经?

      跟在李娜身后的王诩见状笑了笑说道:“这里空间虽然挺大的,但收拾以后能当练功房的就这一处地方,见谅。”

      对于王诩给出的解释,李娜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没准备在这里逗留太久的李娜也不找地方坐了,直接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三样东西。

      第一样东西是一份装在文件袋里的文件。

      第二样东西是一个装有一些药剂的塑料袋。

      第三样东西是一张写有一些文字的A4纸。

      伸手接过三样东西,王诩并没有立马翻看,而是看向李娜希望她能讲解一下。

      “你手上那张A4纸上写的是龙虎壮骨丹的丹方,装在塑料袋里的是十份一百毫升装的龙虎壮骨汤。”

      丹方用A4纸打印,龙虎壮骨汤用输液带装着?

      额,确实有些出人意料!

      新时代的思维渲染下,王诩勉强能理解。

      省事吗。

      “文件袋里装的是军部对江北特别行动小队主教官的任命文件。”

      “军部和药剂学院通力合作的主要条件之一,就是要在药剂学院后山划出一块地,规划出一个特种训练场,容纳一支精锐小队。”

      “军部对主教官的要求只有一个硬性条件,那就是实力强大,实战经验丰富。”

      “你的实力或许足够强,但实战经验绝对够呛,要不是我爸自作主张硬要指定你当这支精锐小队主教练,你其实并不够资格。”

      听到这,王诩挑了挑眉毛。

      原来我还不够格啊?

      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王诩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无论军部一开始的想法是什么都与此时的他无关。

      他可没有一受激就非得在别人面前证明自己的想法。

      “我老师是国内医药界的大拿,人脉通天,我托他帮忙找了一个有心往体制里钻的强大猎诡人,借我朋友的手重新推荐了上去。”

      “没有我爸从中作梗,军部很快便推翻了原来的决定,下达了新的任聘文件。

      这份东西今早才送到江北,上面的钢印都是新鲜的,你可以打开看一下,文件我走的时候要带走。”

      王诩依言打开了文件袋,仔细的翻看了一下文件袋中装着的任聘文件。

      “你还真有本事,这种任聘文件虽然算不上绝密,但也应该涉及到保密条例吧?你居然能把原件带到我这来!厉害!”

      确定李娜没有晃点自己后,王诩把任聘文件装回文件袋中,递交回李娜手中。

      “要不是你疑心病重,我怎么可能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面对李娜的吐槽,王诩打了个哈哈没有正面回复她。

      “我做人,一是一二是二,既然军部的麻烦被你解决了,那我和你爸之间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稍后我会和你去医院,解开他身上的小手段,此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你带来的十包龙虎壮骨汤,我用药剂学院女生宿舍楼那头血衣新娘来换。

      三天前,我们俩达成共识的那个晚上,女生宿舍楼的血衣新娘就已经被我打的魂飞魄散。

      至于龙虎壮骨丹的丹方,年初的时候,我一口气交给你今年一年的房租,用这笔钱来抵,应该差不多吧?”

      也就当初不知道玄镜司曾经玩过丹方大赠送,不然的话,王诩铁定不会拐弯抹角的想从李娜手上弄来丹方。

      根据丹方大赠送这件事的流传广度来看,恐怕花个万儿八千,他就能从赏金猎人网站上买卖消息的奸商那里买来丹方。

      “你杀了齐豫?”

      “谁?”王诩正准备说交易以达成慢走不送了,哪曾想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李娜无头无尾的问题问懵逼了。

      “血衣新娘,齐豫。”

      “你认识玉玉?”

      “他和钱坤是我的同班同学。”

      “钱坤?坤坤?原来那个男女通吃的渣男叫钱坤?白瞎了这么大气的名字!”听闻那个被齐豫心心念念的男人叫钱坤后,王诩觉得这个名字被糟蹋了。

      “如果你口中的齐豫是一个喜欢穿女装的娇小男孩的话,那他确实死在了我的手中,怎么?想为他鸣不平?”

      “不至于,他们俩上学的时候和我交集不多,只是再次听到他死了的消息有些感慨罢了。”李娜摇了摇头否定了王诩的说法。

      她刚才之所以王诩,一是因为陡然听到老同学的名字,升起了好奇心,二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吃惊。

      她万万没想到,王诩这个看起来就不好相与家伙,居然会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

      这么看,这个家伙也没想象的那么坏吗?

      最起码他有一点比很多人都强。

      他有底线。

      “齐豫的事我知道一个大概,钱坤后来怎么样了?”

      “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跟齐豫在一起时心玩花了,结婚以后也没能收住心。

      经常背着他老婆在外面花天酒地,他老婆忍了他一年,一年后忍无可忍直接跟他离婚了。

      后来,听说他去泰国旅游的时候沾了脏病,回国以后,心理阴暗的他到处报复性传染脏病。

      哪曾想被他传染了脏病的人里有个性子烈的,查出自己被钱坤感染了脏病以后,当天就带了一把水果刀捅死了钱坤。”

      听完李娜一连串回答后,王诩心里不由得升起黑人问号脸?

      你们女生管这叫知道的不多?

      “脏病?HIV?恶意传播这种无解的病,他不死谁死,只是可惜齐豫了,遇人不淑,贻害终生。”感慨一二后,王诩就将齐豫与钱坤的事抛之脑后了。

      齐豫是他的敌人,话题凑巧碰上了可以聊一聊,让王诩单独为他的事追问来追问去。

      呵呵,不可能。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全部搞定,你什么时候跟我走。”收好装有任聘书的文件袋,李娜看向王诩,等着他给出一个准确时间。

      “稍等片刻,我进去洗漱一下换个衣服,然后就跟你走。”没准备食言而肥的王诩拎着装有龙虎壮骨汤的塑料袋,快步走上了二楼。

      略做洗漱后,王诩换了身能够遮住一身绷带的长裤长袖。

      临下楼前,王诩从塑料袋里拿了一包龙虎壮骨汤,直接撕开封口灌了下去。

      褐色的药剂入口,一股暖流随之涌进了王诩干旱了许久的身体。

      王诩身上还未愈合的伤口在这股暖流的滋润下开始痒痒。

      熟悉自己身体每一寸地方的王诩知道,这是伤口处的肉芽在飞速生长。

      “单论药效,这龙虎壮骨汤几乎快要比得上同等剂量的天皇补血膏了!

      怪不得赏金猎人网站的那些赏金猎人会如此追捧龙虎壮骨汤。”

      “一份十万,龙虎壮骨汤当得起这个价格。”

      心思急转,王诩有些动心了。

      还未强化过的龙虎壮骨汤都快比得上天皇补血膏了。

      源力系统强化过以后,得出的新药还不得上天!

      强忍着心中的悸动,王诩压下了立刻动用源力系统的心思。

      相比较龙虎壮骨汤,他更看好龙虎壮骨丹。

      “呼,小不忍则乱大谋,小不忍则乱大谋啊。”自我安慰两句,王诩压下了强化龙虎壮骨汤的想法。

      答应人家的事还没做呢,真有什么想法先完成承诺再说吧。

      下了楼,王诩按照当初的承诺跟在李娜身后,跑了一趟药剂学院附属医院,出手解开了布置在李援朝身上的小手段。

      没有王诩布置的小手段压制身体本能后,深度睡眠了四天四夜的李援朝当即就精神抖擞的醒了过来。

      早在李援朝眼皮子颤动欲要睁开之时,怕尴尬的王诩就起身离开了病房。

      对此,知道王诩底线尚存的李娜并没有说什么,她相信王诩不会在这上面耍花样。

      她李娜之所以愿意和谈而不是动用手段跟王诩硬碰硬,主要是为了躺在病床上的李援朝着想。

      怕王诩那怕被强势拿下,也宁死不屈,最终害了自己老爹。

      但真要撕破脸皮的话,她也不是白给的。

      以她的人脉资源,不一定能找到比王诩还要厉害的猎诡人。

      但一定能找到克制王诩这个独行侠猎诡人的武装力量。

      …………

      离开李援朝住的的重症监护室后王诩没有立刻回家,他掏出了李娜才交给他的A4打印纸,挂号找了个中医。

      在附属医院的中药房,抓起了练制龙虎壮骨丹时需要用到的各类中药。

      龙虎壮骨丹不愧是古时候传下来的丹方,需要用到的中药种类之繁多令人瞠目结舌。

      足足有九九八十一种。

      还好药剂学院附属医院的中药科室在省内都排的上号,附属医院的中药房更是能挤的进全省前三。

      王诩顺利的抓到了丹方上记载着的绝大部分中药。

      直到王诩付钱拎包离开药剂学院附属医院时,只还剩下两味药材还没配齐。

      一味是丹汞。

      一味是玉屑。

      丹汞是什么,我想大家绝大部分都有所耳闻。

      水银,丹汞就是挥发(毒)性极强的水银。

      吞服水银会有什么后果,千度千科早就写的一清二楚。

      吸收少量的水银就有可能引起过敏症状并影响人体的神经系统。

      大量吸入水银会导致呼吸困难发生痉挛甚至造成肾脏损伤。

      这玩意虽然不属于管制物品,但医院药房还就不卖这东西。

      想要买,要么去拼夕夕上找生产水银的商家谈谈看,要么买大量购入水银温度计,自己回家慢慢掰开小心积攒。

      找一些水银在已经步入现代化社会的大夏并不算难。

      到是另一味药材玉屑,想要搜集到品质不差的却有一些麻烦。

      白色的软玉有很多种,好的白色软玉与差的白色软玉在品质上差别极大,要是没有靠谱的渠道是很难收集到上品玉屑的。

      出了药剂学院,王诩打的逛遍了江北县所有中医药房,都没能买到称心如意的玉屑。

      最后,他脑袋一拍,直接以金钱开道,通过赏金猎人网站购进了一些优质玉屑,这才凑齐了炼制龙虎壮骨丹所需的所有材料。

      次日,清晨。

      养精蓄锐了一夜的王诩来到了已经被稍稍改造过的车库。

      车库中央,一个半人高的三足两耳的铜鼎,正稳稳当当的垛在猛火灶上。

      看着眼前这怎么看都不协调的炼丹工具,王诩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又不是真正的炼丹师,能胡乱凑出这两样东西,已经是他王某人的极限了。

      按照丹方上的记载,王诩先打开猛火灶,让熊熊的火舌不断的舔舐铜鼎的鼎身,为接下来正式炼丹进行预热。

      当鼎身里残存的水气蒸发一空后,王诩按照丹方上的顺序,将早就备好的药材一一放进了鼎身里。

      在王诩将龙虎壮骨丹的最后一味药材放进鼎身时,他的源力系统应声做出了改变。

      源力:1

      推衍:《横练铁布衫》

      强化:龙虎壮骨丹+

      见陋比源力系统真的能帮自己跳过诸多繁杂的炼丹步骤,练出一炉龙虎壮骨丹。

      王诩本来绷着的心,顿时松了一口气。

      意识轻动,王诩毫不犹豫的点击了强化栏后面的+号。

      霎那之间,在陋比源力系统的主导下,本来泾渭分明的各种中药开始溶解、融合,诞生出新的未知物质。

      一阵金光闪烁过后,摆了小半个鼎身的药材消失不见了,只余下二十八枚龙眼大小的褐色丹药。

      这丹药看起来平平无奇,但缠绕在丹药周边的阵阵药香却在光明正大的告诉旁人:我很不简单。

      匆忙的关掉正在喷吐着蓝色火焰的猛火灶,王诩取出昨晚才从老凤祥店里买来的玉葫芦,小心翼翼的将泛着淡淡金属色的龙虎壮骨丹装进了玉葫芦。

      “丹成二十八,也不知是巧了还是古时候炼丹有什么说法?”

      因为炉中的丹药数量正对应着天上的二十八星宿,王诩收丹的时候不由的嘀咕了两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