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纱织

      万凌心自去见绯尘道长说明一切,皇宫中此时已经乱成一团。

      嘉陵太子忽然受伤这事,一下子就被传的绘声绘色,说是白日里有妖风刮起,要害太子殿下的性命。

      不知是哪里的妖怪作祟,更或者是太子妃殿下妒性大发找人施了什么魔法,不然嘉陵太子怎么好端端的就被风吹到宫墙上,还受了伤呢?

      这在禁卫森严的宫城之内,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皇帝虽然对嘉陵太子平日里各种挑剔,对他的行为也经常有指摘和不满,可是毕竟血浓于水,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是焦心不已。

      他带了许郁青匆匆赶去了事发地点,宫中甬道人来人往,早已没了太子的踪迹,已经有宫人开始清理宫墙上的血迹了。

      许郁青看见,立即阻拦道:“快停下,不要破坏现场……”

      那些宫人吓的住了手,回首却见不是管事的大太监,便有些不耐烦,想着许公子真是事多,耽搁他们干活了。

      许郁青上前想要仔细查看,可是现场被破坏的太严重了,到处都是脚印,就连墙壁上都有很多宫人的掌印。

      嘉陵太子的肩圉已经不见了,宫墙上还有一些撞击的凹痕,但明显不是肩圉撞出来的。

      仿佛撞击的当下,只有太子殿下一个人被抛了出来一般。

      许郁青用手掌抵住宫墙,手心忽然凉凉的,像是有风在吹,一直吹向远处的勤政殿。

      遂心派了个小太监候在这里,给皇帝带路。那小太监倒了伶俐,见到皇帝到了,立即匍匐向前,“陛下,太子殿下已经先挪到就近的勤政殿了,还请陛下移步勤政殿。”

      “勤政殿……”皇帝听见太子竟然擅自去了勤政殿,就有点不悦。

      许郁青在一旁看着皇帝面色不善,立即劝谏道:“陛下,太子殿下已然昏厥,怕是顾不得那么多规矩了,还是救人要紧。”

      皇帝嗯了一声,知道今日这事十分的蹊跷,太子乘了不该乘的肩圉,又去了不该去的勤政殿,可偏偏他又是被一阵妖风吹到了宫墙上,还昏了过去。

      底下人便宜行事,也是为了救他性命。

      但做出这样坏规矩的事,于太子还真是说轻不轻、说重也不重的一桩罪过。凡那有心人,都可以记着今日的事情、捏着这个把柄,哪一天真要论起来,桩桩件件都是大不敬之过。

      到底是谁在背后做出这样的机巧的安排,又是谁在推波助澜呢?

      皇帝看着身边的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巧,他一进宫,就出了这么多事。

      “陛下,这边请。”

      许郁青的声音打乱了皇帝的思虑,太医听见动静,已经迎了出来。

      “陛下恕罪,老臣无用,太子殿下还是昏迷着呢。”

      那老太医胡子都白了大半,这会子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看着是着实可怜。

      皇帝听了这话,一下子将责怪太子的心都散了,只想着怎么能让太子尽快好起来。

      “黄太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太子可有危险?”

      “陛下,太子的脉细平稳,性命应该无碍。只是他为何不醒,老臣实在不知。

      而且……”

      “而且什么,不要吞吞吐吐,快说。”

      “是,陛下。老臣刚才已经给太子包扎了伤口,但发现虽然流了不少血,但伤口并不深,也不在要害处。

      太子如今昏迷不醒,说不定是……”

      那老太医畏畏缩缩,不敢再说下去,仿佛多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要了他的性命一般。

      皇帝看见那副畏缩的样子,就很来气,但想着太医院的院正去了泰山采办灵药,一时半会也回不来,这黄太医也算是太医院最有资历的老家伙了。

      若是他看不出什么病来,那莫非是真的有什么邪祟?

      皇帝慢慢走上前去,看见太子躺在那里,头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去了,但衣服上还残留了一些痕迹。

      “太子……”他试着轻声地呼唤,可是太子的呼吸匀净,面上也没有痛苦之色,仿佛只是睡熟了一般。

      许郁青也走上前来,轻轻叫了一声:“太子殿下……”

      “太子……”

      “太子殿下……”

      任凭两人叫了几声,嘉陵太子却依然好端端的睡在那里,没有一丝回应。

      许郁青看了看眼前的状况,想着嘉陵太子怕是被那妖风袭击了,为今之计,只有请了朝天观的归云道长来,怕是才能有法子可想。

      皇帝的神色十分的哀戚,想着江山初定,正说要歇一口气,却碰上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也是背晦的很,要说是上天示警,也不是没有可能。

      “郁青,你说太子这是怎么了?”

      许郁青连忙跪下,给皇帝行了大礼,“陛下,这会子怕是只有我大师父——朝天观的归云道长才能救太子殿下了。还是快点请归云道长入宫吧。”

      听到归云道长的名字,皇帝的脸色就一凛,“你怕是还不知道,归云道长已经仙去了。”

      说着他将那个紫鱼符交到许郁青手上,“你来看过,这是今天朝天观那个小丫头带来的,她说归云道长仙去了,朕本来还不信,可看见这个裂开的紫鱼符……”

      许郁青接过来,“这是陛下赐给朝天观的紫鱼符啊,怎么会在万小姐手里?还忽然裂开,难道大师父真的已经仙去了。那太子殿下怎么办啊?”

      皇帝冷冷道:“还能怎么办?先绯尘道长进宫来一趟吧。”

      “是,我这就让人去传话。朝天观的能人异士众多,对付个妖风还是不在话下吧。”

      “郁青,你真的相信有什么妖风?”皇帝从不在臣子面前讨论鬼怪之事,虽然他跟归云道长私交甚笃,可也从来不以朝廷的名义推行道教。

      皇帝的语气肃然,许郁青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才显得既有体统,又能坚持自己的立场。

      他想起今天皇帝传唤了万凌心,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皇帝已经知道妖风的底细了?

      “陛下,那今天的事情,您相信是妖风作祟吗?”许郁青一脸的诚挚,天变当前,若是皇帝能成为他们的助力,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