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叭久久

      第二天一早,朱赫很早便起来去给朱敏换药。走到屋子里之后,缺发现屋内一片狼藉。朱敏身上仍然挂着镣铐,精赤着上身半挂在床上,整个右臂像是脱臼了一样地垂在身体一侧,身上满是淤青和伤痕。

      朱赫一见到这情景,立刻握紧了拳头。她小心翼翼地扶着朱敏坐起来,为他擦拭伤口、披上衣服。他的右臂已经呈青紫色,是脱臼之后血液不通所致。她握住她的手臂,咔地一声帮他把胳膊重新归臼,朱敏也疼醒了过来。

      “又是你……”朱敏裂开被打破的嘴,笑了一下说。

      朱敏不说话,兀自帮他擦着药。

      “你为什么要帮我?”朱敏问。

      朱赫没有回答,边为他涂着药边问:“你不知道那个内应是谁,对吧?”

      朱敏干笑了一下,血从他被打掉的牙缝里留了下来。

      朱赫道:“魏铮云在你不知悉的情况下安排了内应。对魏铮云来说,你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这就是你为什么这么一心想去死。”

      朱敏低垂下了头,并不说话。

      朱赫道:“我需要你帮助。你帮我找到那个内应。我帮你离开这里。”

      朱敏摇了摇头。半晌,他才抬起头,肿胀的眼睛当中满是血和泪水道:“离开这里,我能去哪里呢?我已经没有家了……我的武功也废了,也不能再去找堂主……”

      正在这时,朱赫听到门口有阵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故意没有在意,反而转头对朱敏说:“所以一切正好可以重新开始啊。我真不知道你究竟在害怕些什么?谁的一生没个起落?哪条船不得经点风浪?我看你比我大不了几岁,以后的路有多长,你自己难道心里没数吗?过去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能因为自己过去吃的苦受的罪而惩罚现在的自己啊。”

      朱敏又一次沉默了。朱赫见他不说话,自己也不讲话,兀自帮他收拾完伤口,起身准备走了,却发现自己的衣服一角被朱敏拉住。

      只听朱敏在她身后道:“堂主的圣令估计今晚就会送到驿站外的古庙。今晚三更,谁在古庙里出现接圣令,谁就是内应。”

      朱赫没有回头道:“我说话算话,你放心。”说着,便兀自走出了屋子。没走几步,正好迎头看见苏赫兽端着一碗粥走过来。

      朱赫问道:“你来干什么?”

      苏赫指了指碗里的粥道:“王大哥让我过来给朱大哥送碗粥喝。”

      朱赫皱眉道:“你把粥给我吧。他现在自己喝不了,我喂他好了。”

      苏赫连忙把粥碗交给了朱赫,自己掉头走了。

      朱赫摸了摸粥碗,发现碗壁冰凉,像是端出来有些时日了。她望着苏赫兽的背影,随后转身走进了屋子。

      苏赫送完粥便一路小跑去找王岳,发现王岳正在后院里和几个士兵劈柴。

      只听其中一个士兵说了句什么,一群人便哄笑了起来。王岳一眼看到苏赫,便问道:“你把粥送过去了?”

      苏赫把王岳叫到一旁,小声说:“王大哥,刚才我听见小雪姐姐跟朱大哥说什么内应的事情。还说今晚这个内应会在三更的时候去古庙那边的古井处接圣令。”

      王岳问道:“你都听清楚了?”

      苏赫连忙道:“我站在门口听了好长时间,不会错的。那个古庙已经破败好长时间了。门口倒是有几处可以藏身的地方。咱们早点过去藏起来,等内应来了,咱们就抓他个现行。”

      王岳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你不能说给任何人听。”

      苏赫皱着眉头道:“我知道了。王大哥,您说这个内应会是谁呢?”

      王岳把手里的柴刀往柴堆上一砍,道:“不管是谁,今夜过后,便是个死人了。”

      苏赫道:“王大哥,这天下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想害死王爷啊?他都已经逃到了这么远的地方,这些人还不放过他。”

      王岳叹道:“世道不复,人心不古。你现在身处的这个时代,做对的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王爷的高贵之处并不在于他的出身,而是在于他一直都试图在这乱世之中做正确的事情。你如果以后要跟随他,一定记住,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做正确的事。”

      苏赫听了,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