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泽萝拉五部曲在线观看

      怎么说呢?

      他那勺其实和煮饭的铁锅差不多大,一勺基本等于一锅饭。

      倒不是心疼饭,而是两人真的怀疑他能不能吃得下。

      修仙者再厉害也是肉体,胃容量是有限的,酒水什么的可以靠灵力蒸发,饭不行啊!

      除非是比较特殊的种族,比如栗子香的二哥,也就是那条干巴黑瘦的狗。

      他什么都吃,仿佛永远吃不饱,每天醒来不是在吃就是在吃的路上。

      难道眼前这位也是差不多的妖?

      栗子香只迟疑了一瞬便接过勺子去盛饭,回来时,勺子大叔在对鱼汤赞不绝口,旁边的豆皮时不时附和两句。

      按豆皮说法,她之所以今天上午都没回,就是和这位刚认识的大叔炖鱼汤去了。

      结果大叔厨艺属实拉垮,炖了一晚上外加一个上午,废了七八锅,没一锅是好吃的,还把他自己钓的那些鱼给浪费了。

      于是她便举荐自己的长清哥哥,把他厨艺夸得天花乱坠,全文就一个中心思想——找他准没错。

      大叔欣然应允。

      不过在集市遇见倒是个意外,豆皮本意是想先领着大叔去买点鱼的,结果碰巧遇上了长清哥哥。

      “就是这样喵。”

      豆皮吃得满嘴流油,身前桌面上一根鱼刺也没,全都嚼碎咽了。

      牧长清与栗子香相视一眼,总觉得哪里古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古怪。

      顿了顿,牧长清笑道:“大叔您若是想学做菜,晚辈可以教您。”

      “不。”他晃了晃明晃晃的光头,饮下仙酿,神清气爽道,“我,不擅,烹饪,擅,吃。”

      “那您昨晚……”

      “一时,兴起。”

      “这样啊……”牧长清若有所思。

      合着是个和栗子香一样的厨房绝缘体。

      稍作沉吟,他举起酒杯:“这杯酒敬您,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将无锋送给我,但这份恩情我记下了。”

      “无锋……”

      大叔看了眼杵在一旁的巨剑,轻笑道,“好名。不过,我是,卖。来,干杯。”

      “干。”

      仙酿下肚,牧长清顿时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满脸通红,气息变重,灵涡不受控制快速运转,比全力催动归元心法时还要夸张许多倍。

      栗子香不禁有些紧张,小手覆在他后背缓缓顺着。

      “八百,二十,三年,仙酿,你……”

      大叔摆了摆手,意思大概是你不行,菜鸡一个别碰这么好的酒,小心喝死。

      闻言,栗子香一脸惊讶:“具体年份您也喝得出来吗?”

      “熟能,生巧。”

      “……”

      得,还是个老酒鬼。

      栗子香重新看向牧长清,有些担忧道:“长清别喝了吧?这个酒是白狐山最好的酒之一,很上头的,像你这样的修为,喝不能喝多了,只能喝一点点。”

      “没……没事……难得……嗝,喝一次。”

      才说个话的功夫,酒精已经让他舌头都开始打卷了。

      栗子香看得又好气又好笑,摸出粒丹药塞进他嘴中,这才让他清醒些。

      大叔则在对面大口吃饭,勺子漂浮在他身旁,一口下去顶普通人一碗。

      “美味。”

      他忍不住再次夸赞。

      牧长清乐呵呵的,谁还不乐意被夸了?

      一开心,又干了杯酒。

      再加上桌上的鱼基本都是灵鱼,富含灵力,他的身体周围已经不可抑制出现了一层淡青色光芒,灵涡运转速度快到让他怀疑自己肚子里是不是多了个火球。

      终于,在吃吃喝喝了半个多小时后,牧长清脑袋一歪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你呀你,明知不能喝还喝这么多,真是……”

      栗子香扁扁嘴,放下碗筷,满脸无奈。

      大叔则大笑几声,起身满足道:“酒足,饭饱,咱们,有缘,再见。”

      “您吃饱了吗?我送送您。”

      “不必。”

      说罢抬脚向前,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阵微不可察的空间波动。

      “……”

      “大叔呢喵?”

      豆皮甚至没反应过来,嘴角挂着一小块鱼肉轻轻晃荡,蠢得可爱。

      栗子香抿抿嘴,轻声道:“他回去了。”

      “啊?我还想和大叔去钓鱼呢喵。”

      “还钓鱼呢?你这傻丫头,得亏大叔不是个坏妖,不然就你这点警惕心,怕是早被卖到偏远山沟沟里给当地富户家的傻儿子当童养媳了!”

      栗子香劈头盖脸一顿骂。

      骂得豆皮不敢正眼看她,低头发出咕噜声,又可怜又可爱。

      好半晌,她才弱弱道:“……栗子姐姐骂累了的话,豆皮出门了喵。”

      “去哪儿?”

      “豆皮想带点鱼去给野猫吃,最近认识了好多野猫朋友,它们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喵。”

      到底是个心善的猫猫。

      栗子香心头一软,摸了摸她的头,温柔道:“那去吧,但是切记不要再乱听陌生妖的话了哦。”

      “嗯,我会的喵!”

      端上两碗还剩半截的鱼肉,豆皮化身黑夜中的精灵,三两下离开竹林。

      于是家里只剩睡得跟头死猪似的牧长清。

      栗子香无奈一笑,俯身搓了搓他的头发,开始笨手笨脚收拾残局。

      等到忙完,又去打水给牧长清擦拭身子,之后由无锋驮着他送进二楼房间。

      她自己则去清香湖泡了个澡,出于某种考虑,难得打了个禁制笼罩全湖,完事儿直接穿着睡衣回到屋内。

      “呼……”

      栗子香坐在椅子上,长出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好累,比修炼都累,但也很充实,很幸福。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隐约间,她感觉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过日子。

      地铺已经被收起,躺在床上的牧长清睡得很香,身上微光常亮。

      “真好……”

      栗子香喃喃自语。

      顿了顿,她转身伏案,开始在小本上子上写记录。

      复又下楼去弄了碗醒酒汤给牧长清喝下。

      她倒是想过直接用灵力帮他加速挥发酒精,但一想这等仙酿对他而言其实也是种“修炼补药”,便作罢,只去弄了碗醒酒汤,省得他明早醒来过于头疼。

      忙完这一切,栗子香熄灭光亮,小心翼翼掀开被子躺了进去,顺便抱住牧长清滚烫的右臂,深呼吸,满脸享受。

      醉酒的人身上臭?

      那要看情况。

      真心喜欢的人,别说醉酒,他\/她拉那什么都是香气四溢的。

      心想着,栗子香往牧长清身上挤了挤,想整个抱住。

      然而就在此时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刀剑相交的声音。

      栗子香浑身一激灵,立马起身离开房间,待看清场面不禁哭笑不得。

      “无锋,回来!”

      她站在二楼走廊上轻唤。

      无锋稍作迟疑,终究还是听从女主人的话,后撤些距离,保持警惕。

      站在它前面的是一名黑衣女子,眼神中满是震惊:“小姐,你什么时候弄了把有器灵的剑?”

      “不是我的啦,是长清的。”

      “他的?!”

      姜凉更震惊了,吱唔了半天没说出下句话来。

      如果只是上品灵剑,她相信是自家小姐去弄的,但是有器灵的就不好说了,因为那真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所以,那个人类男子应该是有某种机遇。

      思考间,栗子香已经小跑下楼挽上她的手臂,亲昵道:“凉凉姐怎么大半夜过来啦?商队不是去其他城市了吗?”

      “先不说这个,那小子人呢?”姜凉四处打量,看到只有一间卧房的竹楼不禁愣住。

      栗子香忽而有些忸怩,轻撩耳边发丝,嗫嚅道:“他……他喝醉了,在睡觉呢。”

      “醉了?睡觉?”

      姜凉清冷的眸子上下打量她。

      脸红,一身睡衣,头发略凌乱,前边竹楼又只有一间房。

      再加上她身上沾染的若有若无的酒味,答案呼之欲出。

      “小姐,你难道……跟他那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