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的网址是多少了什么

      腊月二十四,放假,普天同庆,要一直放到正月二十,正儿八经的大长假。

      清晨。

      高贤宁离开了吴溥家,在国子监外租了房子暂住。

      终究是读书人,脸皮波,不好意思长久寄人篱下。

      吴溥送走高贤宁后,将儿子吴与弼吆喝起来……这些日子黄昏有伤,一个人睡吴与弼的房间,吴与弼则和吴溥打挤。

      吴溥去买了豆浆油条回来,让吴与弼送给黄昏,他准备去书房看会儿书。

      一日之计在于晨。

      走进书房就看见整整齐齐放在书桌上的一大堆黄金。

      大概二十斤。

      吴溥一脸懵逼,怎么自己跑回来了?

      沉吟了一阵,来到吴与弼房间,对坐在床上吃着油条喝着豆浆的黄昏道:“黄金回来了,不知道被谁放在书房里。”

      黄昏的伤势不轻。

      内伤。

      躲过了赵三娃的绣春刀,没躲过戳心窝的一脚,休养了几日,已经痊愈不少,目前可以下床小范围内活动。

      闻言笑了,一针见血,“庞瑛送来的。”

      一旁的吴与弼啊了一声,说还真是他偷的啊。

      吴溥摇头,“不是庞瑛。”

      黄昏也点头,“这件事不是庞瑛做的,也许他们有这个想法,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动手,被别人抢先了——当然,若是庞瑛知道这笔黄金的来路,也不敢觊觎。”

      庞瑛是无辜的。

      然而迫于朱棣的压力,庞瑛还是自掏腰包拿出了二十斤黄金。

      他如今对自己肯定恨之入骨,这个仇怨是结下了。

      黄昏也无畏惧。

      在永乐治下创业,若是不愿和纪纲沆瀣一气,就无法避免和锦衣卫之前的恶斗。

      吴溥迟疑了一下,“销案?”

      黄昏略一思索,“麻烦吴叔叔您去一趟府衙,找向宝销案。”

      这本是个折腾纪纲和庞瑛的大好机会,可惜无法利用,黄金失窃案的发酵是朱棣不愿意看见的,也是自己不愿意看见的。

      后果越严重,幕后之人越难以脱身。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幕后之人就是自己怀疑的那个人,只等许吟传来确证消息。

      笑意温暖的对吴溥道:“吴叔叔,快要春节了,那就麻烦您多走动,去给咱们三人买几身新衣服,置办各种年货。”

      尽管花钱。

      吴溥愣了下,“这个钱可以随便花?”

      不是徐皇后给你专款专用的么……

      黄昏大袖一挥,“随便花。”

      吴溥乐了,“花不出去。”

      黄昏不解。

      吴与弼嘴快,“爹已经买好了年货和新衣服,黄昏哥哥,咱们都有两套哟,别担心呢,爹拿了一大笔薪俸。”

      黄昏恍然。

      估计发了年终奖,朱棣还是很爽快的。

      新皇登基笼络臣心,很务实,直接发钱。

      吴溥让两小孩在家里,他去了一趟府衙,沿途发现身后有锦衣卫一直跟着,也没在意,知道是庞瑛的眼线。

      销案之后从府衙出来,锦衣卫果然撤了。

      庞瑛也怕黄昏心黑,拿了钱不去销案,他就白白损失二十斤黄金,所以一直盯着吴家,等销案之后他也长出了口气。

      对黄昏却是恨之入骨。

      莫名其妙的损失一笔黄金,还被纪纲打了一巴掌骂了几顿,关键是在朱棣那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没准什么时候赛哈智的南镇抚司就要调查自己。

      这口恶气难消。

      黄昏起床后来到书房,吴与弼看书,他则开始练字。

      练了一会儿鬼火起。

      这尼玛毛笔字也太难练了,想写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没有个三五载的苦练想都别想,索性将毛笔一丢,抱着后脑勺思索如何制造鹅毛笔。

      钢笔也不是不能生产的……

      我连电都想发,还生产不了一只鹅毛笔,老子好歹工科出身,混过无数年的知乎和各种技术论坛,要不然能生产香皂?

      让吴与弼去找几根鹅毛。

      吴与弼一脸茫然,“咱家没喂鸡鸭鹅啊。”

      黄昏没好气的道:“去隔壁胡广家要——算了,去你未来后妈那里要几根。”

      胡广太抠。

      吴与弼出门要跑,黄昏喊住,说一定要从活鹅身上拔下来,最好是左边翅膀,要羽毛最漂亮,毛管直长大而且无暇的鹅毛。

      吴与弼哦了一声,一溜烟不见了人影。

      他是真喜欢隔壁婶儿。

      吴与弼刚出去片刻,书房门推开,黄昏一直在思索制作鹅毛笔的工艺,头也不抬,“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怕不是在圈里随便捡的?”

      “我,许吟。”

      黄昏讶然,看着大包小包的许吟,“你怎么来了?”

      许吟把东西往地上一丢,“有人让我来看看你的伤势怎么样了,顺便给你说下密查的结果。”

      黄昏大喜,“快坐快坐。”

      又沾沾自喜的道:“妙锦姐姐果然还是牵挂我的。”

      许吟对黄昏感观不坏。

      因为一件事:黄昏去救了黄观。

      闻言一副捉狭神态,“就怕你下不起聘礼。”

      黄昏一副天王老子我也娶定了的自信,“绝无可能,回去告诉你家小姐,这大明天下除了朱棣的皇位,徐皇后的后位,她要什么我都能给她。”

      许吟,“哦?”

      他当真了。

      黄昏底气十足,“待我修好豪华别墅,灯火通明无黑夜之时,就是大婚之日!”

      发电、造别墅,小菜一碟。

      许吟只当是黄昏的少年不识天高,咳嗽一声,正色道:“去查了御史大夫景清的府邸,几乎翻了个遍,没看见那二十斤黄金。”

      黄昏:“……”

      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件事如果是景清做的,他会傻到把黄金放在府上?

      许吟却又道:“不过你遇刺后,我去查了赵三娃,你知道他是锦衣卫的人,而且历来是庞瑛的心腹,不好查,不过倒是巧了,我一义兄恰好知道赵三娃的背景。”

      当过兵的人,总有一些常人不可及的人脉网络。

      黄昏大喜,“说说看。”

      许吟道:“赵三娃,贺州人,父母早亡,长期流浪各地,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竟然拿到了某位官员的推荐信,应征入伍边军,立下了一次战功,更是机缘巧合加入锦衣卫,成为庞瑛麾下一名校尉,逐渐成长为心腹。”

      黄昏敏锐的抓住了其中的关键点:“是哪个官员推荐他入伍的?”

      许吟摇头,“不知道。”

      黄昏:“能否查?”

      许吟点头,“可以查,赵三娃入伍的边军中应该保存有那封推荐信,不过可能要花费些时间,毕竟一来一回在路上耽搁不少时间。”

      黄昏微微有些着急,“你即刻出发去查,要快,谨防有人捷足先登。”

      朱棣会查。

      纪纲会查。

      最重要的是,指使赵三娃来刺杀自己的那个幕后主使,很可能已经抢先一步,派人去边军之中销毁了那封推荐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