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婧掉ai合成国产

      烛龙落地成盒,四方天地一下子沉寂下来。

      那样一件先天灵宝,在时间长河上方悬浮着,有着灿灿神光淌落,光阴伟力流转不休。

      谁都想要得到光阴轮,可那么多先天神圣,想要齐心协力,简直是痴心妄想。

      只是也没人敢做出头鸟,率先出手就意味着率先出局,要挨最毒的打,当然人人从心,都显得很老实,只是眼睛中有着狡猾的余光瞥向四方,想要其他人去抗揍,自己来坐收渔翁之利。

      “呵,不知那光阴轮该如何分配?”

      有神圣话语中带着一抹讥笑,“总不能说,直接充公,我等共用吧?”

      “就算充公,说来简单,却也不易,那光阴轮到底放在谁手里,这可是很难解决的事情,按照我的想法,自是以实力高低来决定,谁抢到那光阴轮就是谁的,再正常不过。”

      这话算是说到诸多先天神圣的心里了,世间什么最大?当然是拳头最大。

      “这话的确有道理。”

      帝俊在一旁阴恻恻的说道:“只不过,不周山上那两位先天神圣,可明显要强上一筹,若不将对方打败,指不定鸡飞蛋打,我等所做皆是无用功。”

      “不错,让不周山上那两位先天神圣出局,这才是当下最为紧要之事。”

      太一赶忙说道:“若让对方得了光阴轮,那实力更上一层楼,到时候岂不是可以横着走?”

      帝俊太一两兄弟的话,让人颇感侧目。

      女娲叉着腰,站在不周山上,气的跳脚,“你们这两只肥鸟,不乖乖跑到我锅里来,在那满嘴喷粪做什么?简直是臭不可闻,心里暗藏着什么龌龊心思,谁不知道?”

      女娲感觉到了危险,若那帝俊太一将诸多先天神圣说动了,那还得了?诸多先天神圣合击,怕不是要步烛龙的后尘吧?

      “兄长,那两只肥鸟不知好歹,是不是抢先出手,先行诛灭了对方,看还有没有人敢搬弄口舌?”

      伏羲神情淡淡,看起来半点不慌,女娲愣了下,而后心情平静了下来,这时伏羲的话语悠悠传来。

      “没必要太担心,区区光阴轮,虽然重要,但若说为此不惜一切代价,显然过了,就待在不周山上,不争不抢,这次劫难,自然可以渡过去。”

      女娲没太明白,伏羲轻笑,揉了揉女娲的脑袋瓜,嘴角挂着一抹讥笑。

      “小娲莫非觉得那些先天神圣真能齐心协力?齐心协力对付你我,这不可能,眼下你我的份量,还没那么足。”

      伏羲略微有些感叹,“大道路上,先行一步,又不是登临绝巅之上,证道盘古,倒是不必把自身看的太重。”

      “更别说,盘古显露踪迹,要以不周山为战场,那指不定会被带到开天辟地之时,挨上几道斧光,为洪荒天地的成长献出血肉之躯,谁敢肆意桀骜,这般猖狂?”

      话音落下,那诸多恶意都消散开来,讲道理,盘古未必在意这些,可没人敢真的下手。

      “不必担心,盘古真有想法,我等任何作为,都是无谓之举,所有挣扎,都付流水,不过是徒劳罢了。”

      “只不过,谁有那么大的份量,能让盘古上心?”

      暗中有先天神圣在鼓动着,可惜,每一尊先天神圣都聪明着呢,不愿为他人火中取粟,局势反倒僵持了下来。

      伏羲看到这里,有些跃跃欲试,不过还是没敢出手,眼下是人在不周山,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若离开不周山,那后面处境恐怕就不妙了。

      立身时间长河之上,那些先天神圣绝不介意抢先对伏羲下手,这样去掉一个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伏羲没敢太高估那些先天神圣的节操。

      换位想想,伏羲若处于对方的位置,那也铁定会施展辣手,将明显实力高超的家伙率先踢出局。

      总不能说,伏羲这样想很不对劲,只有伏羲一个人节操低下,那诸多先天神圣品性高洁吧?

      若说伏羲以一己之力,拉低了洪荒生灵的平均节操,那可不敢想,伏羲也没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这赌注太大,可输不起。

      两袖清风,这都是命,伏羲心里哀叹,得不到那光阴轮,好像也没感到太意外,毕竟伏羲曾经日日夜夜为了先天灵宝魂牵梦绕过,到头来却都是失望,失望,失望,从无半点侥幸。

      到现在,伏羲已经死心了,倒是女娲,手持乾坤鼎,眸子中迸射着不甘的怒焰。

      好心塞啊,那光阴轮,应该是我的才对,女娲心里有个声音在咆哮着。

      奈何,女娲看了老哥一眼,老哥无动于衷的站在旁边,像是一根木头,女娲撇撇嘴,好恼火,没想到老哥胆子还不够大啊。

      要知道,曾经也不是没有过冒险,老哥曾得意的说,只要胆子大,贞子放产假,虽然不明白话中的意思,可老哥那膨胀的姿态,女娲记忆深刻得很。

      现在,就是老哥在走苟之道,绝不出头的情况,就算女娲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让老哥回头的。

      女娲郁闷坏了,没希望了,心中沮丧之意满满,满腹哀愁无从排解,忽见长天之中,光芒闪耀天地,有滔天气浪,冲击霄汉,日月永坠其中,时间长河那“哗哗”水流之声,不绝于耳。

      那水流声自不可知之处来,流转天地,荡向四方。

      天地水流涓涓,悠悠可见,水流汇合,发出“叮咚”的清脆声响,而后虚空炸裂,消磨成灰,但凡水流所向之地,万物皆虚,这一方天地,似真似幻,像是一场清梦,此时大梦将醒,乾坤将崩,引来万古未有的惊天之变。

      虚空一寸寸凋零,有晶莹的碎片,坠落成凄美的烟花。

      伏羲心中悸动,感到一阵剧烈的不安。

      “不好,天地崩坏,要走向虚无?”

      “这是为何?不可能,莫非是盘古再造洪荒?”

      伏羲双眸灿灿,有无尽神芒,迸溅开来,天地万法万道,留于心间。

      “那盘古现身,不会毫无缘由,可为何要出现?龙汉大劫连一点影子都未曾显露出来,天地开辟未久,这洪荒要走向末路,不该是现在。”

      “另外,洪荒是要晋升永恒的,可眼下这种情况,又为何会出现?莫非洪荒晋升永恒的基石被抽空了?但也不对劲啊,根本不曾做什么过分的事情,那烛龙,也不该影响这么大。”

      “区区烛龙,哪怕是先天神圣,伟力无边,让洪荒崩塌,天地永坠,也太荒谬了吧?”

      可惜,无论伏羲怎么想,这从不曾想象中的末日之景,真的上演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