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挤人人草

      第四十三章凌月娥与冯云启

      凌月娥回头一看,脸色大变,来人正是曾经追求过自己、但是却被自己拒绝过无数次的丹霞宗弟子冯云启。

      冯云启不仅是一位神丹巅峰期修士,而且他还是一位三级炼丹师,其炼丹水平不在向云天堂主之下。

      凌月娥与他相识于两百五十年前的“丹道之比”上,当时他们都还只是二级炼丹师,无论是在修为上,还是炼丹实力上,凌月娥都低于冯云启。

      而且在那一届“丹道之比”中,凌月娥只是十位女性炼丹师中最普通的一个,但是冯云启偏偏看上了她,于是在“丹道之比”结束以后,冯云启便开始疯狂的追求她。

      冯云启实力非凡、相貌出众,在同阶修士之中足以排进前十,但是凌月娥听说了太多太多有关冯云启的传言:

      冯云启这样的世家纨绔子弟根本不会真心对待自己的道侣,甚至在认识自己之前,他就已经拥有过了数位道侣,而且他的每一位道侣最终都与他不欢而散了。

      对于冯云启的追求,凌月娥严厉地拒绝了他,而且凌月娥说的很清楚“自己早已心有所属”,但是这偏偏激起了冯云启的“求爱之心”。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两百多年时间里,冯云启通过各种方式追求凌月娥,结果却惹得凌月娥十分讨厌他,但是冯云启依旧没有放弃。

      甚至在不久之前,冯云启还假借“宗门交流”之名来见凌月娥,但是凌月娥却躲起来,根本没有见他。

      此时此刻,凌月娥心中羞愧不已,她虽然讨厌冯云启,但是她却不想冯云启见到自己窘迫的样子,而且厉阳就在她身边,她真的担心冯云启会将“怒火”发在厉阳身上。

      “凌师妹,好久不见啊,既然师妹需要这块黑曜石,那我就买下来送给师妹如何?”

      说完,冯云启将一个储物袋抛给那位售卖黑曜石的修士,然后拿起那块黑曜石递给了凌月娥。

      凌月娥有些迟疑,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冯云启了?她是真的需要这块黑曜石,但是她却不想这块黑曜石是由冯云启送给她的,她不想欠这个人一分一毫。

      虽然厉阳并不知道凌月娥与眼前这位修士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是她看出了凌月娥心中的犹豫,厉阳本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厉阳心中暗道。

      冯云启自然也看出了凌月娥心中的犹豫,但是他是真的爱慕凌月娥,他不想凌月娥因此而纠结、难过,于是他轻声对凌月娥说到:

      “凌师妹,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那我就将这块黑曜石卖给你如何,同样是八百万枚灵石的价格,你分期付给我就好。”

      凌月娥真的无法再拒绝冯云启,于是她取出了一个储物袋,抛给了冯云启,随后拿起冯云启递过来的黑曜石离开了。

      冯云启静静地看着凌月娥逐渐消失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厉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也在思考着近日来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

      按理来说,厉阳作为曾经的元婴期修士,不应该对向云天、任家华、凌月娥等小辈们的事情太过关心,自己与他们也根本不是一类人。

      但是与他们接触的越来越多,厉阳发现自己已经将他们看作了自己的朋友,自己也逐渐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也开始在乎起了他们的喜怒哀乐,而对于自己“曾经是元婴期修士的身份”,厉阳也逐渐开始淡忘。

      这时,凌月娥突然敲响了厉阳的房门。

      “厉师弟,你在吗?”

      “凌师姐,我在,您请进!”

      厉阳将凌月娥请进了房间之中,然后为她斟了一杯雾云灵茶。

      “厉师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你务必答应我?”

      “凌师姐,您何必与我客气,只要是师弟我能有办到的,我一定在所不辞。”

      “厉师弟,今天的事,我想请你为我保密,我不想他人知道我与冯云启有任何瓜葛。”

      “原来今天那个修士叫做冯云启!”厉阳心中暗道。

      “凌师姐,此事您不说,我也知道该怎么做的。”

      “谢谢厉师弟!那师姐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凌月娥连茶都没喝就走了,看她的神情与状态,与平时的她真的大不一样。

      “莫非她心中有什么难言之隐?”厉阳心中暗道。

      仅仅过了一炷香时间,便再次有人敲响了厉阳的房门。

      厉阳打开房门一看,竟然是冯云启。

      “厉道友,在下冯云启,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厉阳将冯云启请进了房门,同样为他斟了一杯雾云灵茶。

      “原来是冯道友,不知您此次前来,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冯某此次前来是有求于您的。”

      “有求于我?冯道友怕不是在消遣厉某吧?像您这样的修士,我真的想不明白会有什么事求到我这个神丹初期修士的身上。”

      厉阳态度大变,因为他已经猜到了冯云启所说的话,所以为了不让凌月娥师姐多心,他必须严厉地拒绝冯云启,哪怕因此而得罪冯云启,厉阳也毫不在意。

      “既然如此,那冯某就不打扰厉道友了,我这里有一份地图,是之前进入那个秘境的修士所绘制的。

      虽然比较简单,但却已经是目前最详细的版本了,我知道凌师妹是不会接受的,所以我想请厉道友为我保密。冯某谢过厉道友了!”

      说完,冯云启竟然真的对着厉阳深深一拜,然后便告别厉阳离开了。

      尽管厉阳不知道凌月娥师姐与冯云启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冯云启私下送“地图”这件事来看,这个冯云启是真的在乎凌月娥师姐。

      而且冯云启拜托的事情也没有超出厉阳的预想,因此厉阳决定将冯云启“送地图”一事隐瞒下来。

      房间之中再次只剩下厉阳一人,厉阳本想静下心来修炼一会,却得到了鸡有道的传音,说他已经找到了进阶三级后期的时机,同时希望厉阳可以帮他找一个合适的闭关之地。

      厉阳对于中元城中的闭关之地并不是很熟悉,于是他想到了任家华,可是再三敲打任家华的房门都无人理会。

      就在这时,施洛华回来了,在看到厉阳之后,很随意地对他说到:“任师侄出去了,你找到有什么事?”

      “洛华师叔,我的灵禽就要突破了,但是这里太过混乱,所以我才想请教一下任师兄,中元城中是否有合适的闭关之地?”

      “出了这里,一直往南走,有一个天道殿开设的炼丹坊,那里不但可以炼丹,而且还可以作为闭关之地,更重要的是那里是天道殿的地盘,只要你的灵石足够,没有人敢去打扰你。”

      “谢谢洛华师叔!”

      施洛华看都没看厉阳一眼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厉阳对于施洛华的冷漠也渐渐习以为常,自己只要做好份内之事就足够了,所以他根本不担心施洛华会给自己小鞋穿。

      厉阳出了客店一直往南走,走了足足一个时辰,他终于看到了一个名叫“天道丹坊”的商楼,在简单询问了店员之后,厉阳才得知这里正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接待厉阳的是一位筑基后期修士,大概七八十岁的样子,在见到厉阳这位神丹初期的修士之后,他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而是极其平静地对厉阳说到:

      “不知前辈您需要什么样的炼丹室?我们天道丹坊的炼丹室分为甲乙丙三个档次。

      甲等炼丹室品质最好,但相应的价格也最高,一天的费用是五十万枚灵石;

      乙等炼丹室品质略次,其价格也相对低一些,一天的费用是五万枚灵石;

      丙等炼丹室品质最次,一天的费用仅需五千枚灵石。”

      厉阳没想到不同等级的炼丹室的租借费用竟然差别如此之大,他本想租借最便宜的丙等炼丹室给鸡有道闭关之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鸡有道却偏偏提出要租借等级最高的甲等炼丹室。

      厉阳懒得与他争辩,于是就付了两百万枚灵石暂时租借了四天,同时厉阳告知那位筑基后期修士,如果灵石不够,就去青阳宗众人所待的客店找他。

      安顿好鸡有道的一切之后,厉阳再次租借了一间乙等炼丹室,他终于可以好好地修炼一会,然后便开始炼制灵丹。

      因为这几天一直在赶路,所以厉阳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炼制灵丹,由此导致他的修为出现了一丝丝跌落。

      为了避免自己的修为继续跌落,厉阳在简单的运行灵力一周天之后便投入了紧张的炼丹之中。

      经过三年的锤炼,厉阳的炼丹术得到了巨大提升,现在的他不仅可以炼制精元丹等对神丹中期修士有大用的灵丹。

      而且最近他还在尝试炼制起了玄元丹,一种可以显著提升神丹后期修士修为的灵丹。

      奈何厉阳在最近几次炼制“玄元丹”的过程中,都因为在成丹的最后时刻体内灵力不支而导致炼丹失败,今天这已经是他第五次尝试炼制玄元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