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人体图

      李家三公子这时才对那女子死了心。他身边的一个猪啰趁机说:三公子,青平城里就只有十几家青楼,每年要来那么多女子,不乏有长相出众的女子。

      他这一说,让三公子李一玄豁然开朗起来,他一拍自己的大腿,把刚才对他说话的猪啰拉到外面僻静的地方,悄悄地说:我给你二百两银子,你到后面跟着那个樵夫和女人,到了深更半夜把他们一把火烧死。先取一半,事成后再拿一半。

      那人突然想到自己要发财了,兴奋道:我这就去,迟了,恐怕跟不上,这里到处是岔道……

      等一等,跟我去钱庄取钱。李一玄似乎看到了复仇的希望,他的精神突然振奋了起来。

      刘飞尘同那女子汪梅走到了河岸边。汪梅见渡口并无船只,忧虑道:哥哥,无船过不了江啊。

      同时,他也扫视着对岸,发现河叉里有一只小渔船,就是不知道船的主人是否在船上。过了片刻,他大声的喊道:船上有人吗?

      刘飞尘一连喊了几遍,后面二遍明显加重了语气。若不是带着汪梅,他完全不被这样大声叫喊,只需闭上眼睛,集中意念就过了大江。现在他的功力还达不到载人的境地,还得修练九天玄心法的第三层,到了第九层,就达到了神魔极天功法,可以让千军万马穿越时空。

      汪梅眼见哥哥着急起来,她不好意思的说道:哥,要是妹妹有飞天法就好了,我可以把你带过去。

      她的这句话,忽然提醒了刘飞尘,他哈哈的笑道:妹,你看哥好怂,好怂。

      说完,他一个意念,瞬见到了河叉内的小船上。向内舱一看,打鱼郎正酣睡在舱内。第二间舱舷上搭了几块木板,他就合衣躺在上面。均匀的呼吸声似乎说明他睡的正香甜。

      刘飞尘叫醒了他,他呵着呵欠,惺忪着眼睛,极不情愿的说道:给钱吗?

      给,给,多少钱?

      随便给!

      不久后,他懒懒洋洋划着船,驶出了河叉。

      刘飞尘在这边等着她。

      船划到江中时,李一玄指使的那个年轻人罗毛赶到了江边,捂着双手高声喊:划过来哟,我也过江。

      只听到划船的人回应道:我又不是渡船人,干吗要我划过来。

      汪梅没有搭腔,她心里希望他把自己划过江,划不划过去,随他的便。

      罗毛见船上划船的人不理睬他,又嘞声喊:你敢得罪李一玄?

      划船的人知道李一玄是李家三公子,是青平城头号恶鬼,方圆百里的人都惹不起他。

      他正举棋不定时,汪梅开口说:别理他,划过去再说。

      你惹得起他,可我常在这段江里打鱼,惹不起他呀!

      她己经很仇恨李一玄了,灵机一动,对他说:别怕他,今日他李一玄被我哥哥制服的服服帖帖。

      哦,天底下也有人敢治他,像他这种人废了就好。

      别提心吊胆,叫我哥哥废了他们就是。哦,对了,今日已废了两个猪啰。

      真的,他胆子那么大,不怕,不怕他报复,他大哥可是武举人。以前在外当官,只因他的靠山倒了,被削官为民了。我可以见识见识你哥哥吗?

      你己见到了他呀!

      哦,就是那个叫船的?他惊疑的问。

      停了片刻,船绕过了江心的漩涡。划船的人自言自语说:看样子不像个武林高人,莫非?

      罗毛见划船的人一直不理睬自己,怒喝道:要的,你不划可以,等我完事后,砸了你的船,剁了你的双手。

      汪梅也听到这恶语,劝道:别怕他,等下就请我哥废了他。

      划船的人一直听到她态度坚决,语气不饶人。瞅着她,猜疑到难到她也是江湖道上的人,心狠手辣不是?今日怎么这么倒霉,尽碰到这号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