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向日葵视频

      夫人说话了:“小间啊,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看看你对姜老师的心到底真不真。”然后又看着羞涩的姜凡笑了笑。

      “间单啊,你这首诗要是做的好,一会儿,不,现在,我写了赠与你。”大领导一本正经的说

      我直接站起来说:“你可不能后悔啊,这可是你说的啊……”姜凡揪着我的衣服,我才发现我有些鲁莽了:“啊,那个啥,大领导说话要算数啊。”

      夫人笑着说:“看把这孩子高兴的,他说话,哪句没办到过。”

      我想了想也是,刚才确实有些草率了过头了。欧阳鸠给我扔过一直南京,我接过来点着了吸了一口吟到:

      “昨日醉闻红药香,

      泪满面,酒正黄。

      物是人非,盼雪又几场。

      今生纵是寸断肠,静回眸,追忆亡。

      忽见枯叶铺满床,

      烛尽燃,烟花巷。

      因果孽缘,太虚镌哪行。

      来世三月乌篷上,雨竹林,春雷响。”

      ‘响’字刚结束,就听见一片叫好声,我睁开眼睛从词中归来,含情脉脉地看着姜凡,她又一次的被我感动到了,轻轻地擦着泪花温柔地看着我,就是那样的看着我……

      “写的好,间单啊,你还真不简单啊,前缘、今生、来世都让你霸占了个遍,厉害厉害!”大领导笑的更厉害了。

      “间单啊,这首《江城子》怎么没听那两位天后唱啊?”夫人问

      “阿姨,这首词不卖。”我说

      “哦,这样啊,知道了,太可惜了。”那夫人没在说话

      “小丽,去给干爹拿纸墨来。”纪春丽看着大领导在那解着袖扣又看了我一眼,笑的跑了出去,秦毅也跟了过去。

      “这是我11年前写的,因为太过思念我那个脑海里她了,又身在外地开拓市场,不能回家过年,凌晨三点睡不着有感而成,也是巧了,姜老师比我大整整11岁。”我说,姜老师打了我一下,夫人笑着说:“真是你有情他有意啊。”

      “哎呀,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啊,也是苦了你俩了,还好,还好,一切都好。”大领导挽起好了袖子说

      没多大功夫,两个人拿着东西回来了,放在了旁边的长案上。

      夫人在端砚上磨着徽墨,领导看着我在纸上写下‘江城子’,不住的点着头,只见领导提起紫毫蘸了水才放入端砚中蘸足了那国宝级的徽墨,在宣纸上上下翻飞着,我们都屏住呼吸看着大领导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的完成了《江城子·三生缘》的书写,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又书着落款——辛丑年八月十四午时于涵元殿书,赠间姜夫妇二人百年好合连理枝终成眷属共枕眠

      我和姜凡简直是惊呆了,我俩手牵着手都已经出了汗,旁边的人也是‘哇’的小声的兴奋着。更另所有人吃惊的是,大领导盖完了闲章,夫人从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一枚方印,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笑了笑说:“好久没盖了,便宜你小子了!”

      我就飞了……

      我们一群人站在旁边已经算是都傻了,夫人说:“小间啊,小间……”

      我听见有人叫我才看向了夫人,她又笑着说:“趁你叔兴致上来了,还有没有求得了?”

      我在那摇着头:“没了,没有了……”

      “真的?你在好好想想。”我听完夫人的话好像是又件什么事来着,现在脑子已经停止运转了,就听见姜凡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又看见大领导换了两张纸,又拿起了一支粗号的毛笔,每一张纸上只写两个字,合起来却是那——凡間别院!

      姜凡走到我身边笑着摇着我,欧阳鸠也过来拍着我的肩膀,纪春丽在旁边鼓着掌,当大领导洗完手后他招着手,姜凡拉着我又坐在了红木椅子上,我看着那仅剩下鱼头和鱼刺的鲥鱼骨架后,我喝了一口酒才说话:“请告诉我这不是梦。”

      酒足饭饱后,纪春丽和欧阳鸠回去收拾着私人物品,空荡荡的大殿里就剩下我们两对夫妻在喝着茶吃些蜜饯果子。

      大领导问我:“今天饭食怎么样?”

      “很好啊。”我说

      他笑了笑又说:“我那文房四宝怎么样?”

      “那更好呀……”我艹,我说的是不是有些个快了

      “好,走的时候一并拿去做个纪念。”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我肯定是推脱不掉了,但也只能假装推辞了几句,最后夫人说:“小间啊,留着吧,他从来不送人的,好好伺候它们。”

      我说:“谢谢叔叔,谢谢阿姨,晚辈知道了。”

      纪春丽拉着旅行箱进来了,还背着个包,那夫人笑的合不拢嘴:“傻闺女,您要去哪旅行啊?”

      “北京护国寺八号,间府两日游!”纪春丽过来拿着果脯就吃了起来。

      大领导问:“欧阳呢?”

      夫人说到:“我让他取点东西。”

      刚说完,欧阳鸠换了身运动服也背了个包,拉了两个旅行箱走了进来,还戴了顶鸭舌帽,鼻梁上一副墨镜相当有归国华侨的派头。

      “哎呀呀,你俩啊,我觉得这红墙里是不是快把你们憋疯了的节奏。”大领导笑着说

      那俩点着头。

      “哎,罢了,罢了,十八号回来就成。”大领导说

      那俩人直接击了个掌:“耶~”

      “人家女孩子才一个小箱子,你一大老爷们整两个这么大的箱子,干嘛呀……”大领导没说完,夫人站起来说到:“那两个箱子是我的,这间单是满载而归了,他那……他那不是还有奶奶,师父师娘吗?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哦~”

      我和姜凡站起来恭恭敬敬的给两位鞠了个躬:“谢谢叔叔,谢谢阿姨。”

      “好啦,两个好孩子,都好好的,你们捐的那些个学校和其他的那些个慈善壮举造福了无数人,我们也很感动,小小心意,不足挂齿,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吧,明天中秋,家里肯定很忙,去吧。”夫人笑着说到

      最后大领导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说:“间单啊,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去吧,发挥你的特长为大家多做些事情。”

      最后,大领导送我一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只回到——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漂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