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软件免费下载

      黑毛毛必须证明自己是个人,否则就是妖怪。

      黑毛毛想了想,说:“我不会妖术。”

      闻言,高大人笑了,淡淡一笑。

      其他人也笑了,哄堂大笑。

      有人说,“我是妖怪,但我不说我会妖术,那我也是人。”

      还有人说,“我不会妖术,但我是妖怪,我也是人。”

      还有人说,“我是人,但我会妖术,我也是人。”

      还有人……反正,各种反驳是理直气壮,不一而足。

      大堂上乱哄哄的,不像话,有失官威,于是,高大人便示意大家肃静。

      肃静了!

      高大人和蔼可亲问:“你说你是人,那好,你是哪里人?高姓大名?”

      这个简单,来的路上,黑毛毛回答若干次了。

      “大人,东边有个五行县,五行县有个五行庄,我就是那五行庄的人。”他答得很顺溜,“小民姓黑,名毛毛。”

      “黑毛毛——嗯,好!”高大人微微一笑,似乎相信了。

      其他人,则有的质疑:“你叫黑毛毛,你分明就是黑熊妖怪,黑熊妖怪,也是姓黑,全身都是毛毛。”

      有的质疑,“你姓黑,可你不是很黑啊?身上也没毛毛啊?”

      还有人想质疑时,被高大人打断了。

      咳咳……高大人干咳数声,其意就是:你们这些刁民,分明就是闲的鸟疼,故意找茬儿。

      刁民们虽然知晓高大人性情温和,但民不与官斗,他们便嘻嘻哈哈地住嘴了。

      高大人继续审问:“毛毛啊,你来此贵干?”

      “送快递。”黑毛毛回答,“我是快递员。”

      快递员?

      高大人,一向微笑示人的高大人,现在是迷茫一片。

      其他人,亦然。

      他们的表情,早在黑毛毛意料之中。

      在西游世界,这种表情,他一路上见了许多。

      黑毛毛解释:“就是专业送货的,类似于官方的驿夫,民间的镖师,但我比他们专业,我的原则是:就算到西天,也要送眼前!”

      高大人似乎不相信的神情,问:“送快递,你一个老太婆?哦,你显然不是老太婆,你虽然装扮的模样很像,但你是老头儿,哦,不对,老头儿你也不像啊?!”

      黑毛毛哭丧着脸解释:“我本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好青年,只是为了不被拉去比武招亲,才化妆成这模样的。”

      哦——高大人微微一笑,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吩咐军士们将黑毛毛清洁一遍。

      片刻后,黑毛毛露出真容:一个白白净净的帅气男子。

      立时,有人啧啧称赞:“这相貌,不去比武招亲,太亏了。”

      还有人喊,“送他去比武招亲,比武招亲!”

      “比武招亲!”

      “比武招亲!”

      ……

      一时间,“比武招亲”的声音响彻山河。

      扫一眼那些闹哄哄的人群,黑毛毛一万万个不解:比武招亲关你们屁事?

      是啊,关他们小屁民们何事?

      招亲的,是城主大人的小姐。

      他们在一旁咋咋呼呼,似乎是高大人的亲朋好友一般。

      黑毛毛暗自唾骂:说我是妖怪,我看你们这些刁民才是妖怪,马屁精!

      马屁精们拍了一会儿马屁后,高大人很受用,说:“民意不可违啊!”

      “大人,我不会武功!”

      黑毛毛急忙插言,“我就一个送快递的,我去了,丢人,丢大人的人,丢小姐的人!”

      闻言,高大人目光异样,然后说:“不会武功无妨,会法术也行。”

      黑毛毛:“我既不会武功,也不会法术。”

      高大人:“那就奇了怪了,据我所知,这一路上,有强盗,有妖怪,你是如何安然无恙脱身的?”

      黑毛毛:“送快递啊!无论是强盗,还是妖怪,他们不都需要快递员的帮助吗?驿站的驿夫们,只为达官贵人们服务,镖师们收费又高,我呢?物美价廉。我为他们送快递,他们送我‘安全’。合作共赢啊!”

      黑毛毛这是谎话。

      其实,这一路上,根本就没遇到强盗和妖怪。

      路上,民风淳朴,热情好客,他白吃白喝了一路呢!

      当然,偶尔会有人请他帮忙给心上人送个信件啊,或给亲人送个衣服啊,等等。即便免费,他也会信守承诺,如期送抵。

      然而,这些不能如实而言,否则,就是让高大人出糗。

      黑毛毛小算盘打的哗哗响:高大人说有强盗,那就有强盗;说有妖怪,那就有妖怪,否则,他丢了老脸,就会翻脸。他一翻脸,自己岂不遭殃?

      有时候,谎话效果比真话好得多,高大人似乎相信了,并对快递员黑毛毛竖了大拇指:小伙儿好样的,点赞。

      如此好样的小伙儿,还帅气逼人,年轻有为,不去比武招亲,太亏了,因此,高大人便决定,送黑毛毛去比武招亲。

      “大人,大人,我有重要事情,必须尽快离开。”

      黑毛毛真的不想去比武招亲。于是,他决定使出第一个锦囊妙计。

      第一个锦囊妙计,就是打出孙悟空的招牌,自称是他弟弟。

      之前,他是相当不齿提孙悟空大名的,就从未在任何场合言说过。

      孙悟空那愣头青,报他的家门?自称是他的弟弟?那不是找打嘛!众所周知,他得罪了几乎所有的神仙。

      神仙都敢惹,妖怪呢?像他那愣头青,天不怕地不怕,妖怪们算个屁啊!因此,得罪了妖怪,也在情理之中!

      不提孙悟空,黑毛毛一路畅行无阻。但现在,他必须试一试。试的话,却不能像孙悟空那般开门见山,太没文化。

      要委婉!

      黑毛毛准备抛砖引玉,便说:“我为孙悟空送一件快递,去西天。”

      高大人一脸懵,问:“这是什么重要事情啊?!不还是送快递吗?”

      黑毛毛郑重解释:“重点不在快递,而是在孙悟空和西天!”

      孙悟空?西天?

      高大人捋捋山羊胡,认真思考后,问:“西天,佛祖那里?”

      “对对对,就是佛祖那里。”黑毛毛兴奋而言,“我为孙悟空送的快递,是给佛祖的。你想想,收件人是佛祖,寄件人是孙悟空,能不重要吗?”

      嗯——高大人沉吟一下,追问:“孙悟空是谁?”

      “孙悟空,大闹天宫的孙悟空,齐天大圣孙悟空,大名鼎鼎的孙悟空,你不知道?”黑毛毛诧异的口气。

      高大人也是诧异的口气:“我为何要知道孙悟空?他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对了,怎么个大闹天宫?怎么个齐天大圣?怎么个大名鼎鼎?”

      顿了顿,他很谦虚,“也许我孤陋寡闻吧。”

      说着,他目视在场之人,问:“有谁知道孙悟空是何许人吗?孙悟空大闹天宫了吗?”

      其他人要么摇脑袋,要么表示不知。

      见状,黑毛毛禁不住想抽孙悟空几个耳光,假如他在面前。

      他想质问那猴子:西天取经是你编造的,大闹天宫竟然也是你编造的,你是齐天大圣,还是吹牛大圣?

      黑毛毛相信了高大人,相信了在场的老百姓,毕竟,高老庄距离五行山不过数百里。如果真有齐天大圣大闹天宫的事情,他们能不知道?

      如此,他执行孙悟空第一个锦囊妙计的想法,便破产了。

      也是,人家都不知道孙悟空,孙悟空的弟弟算哪根葱?

      当然,他还有第二个锦囊妙计,就是召唤猴毛。猴毛就三根,最多幻现出三只猴子,能抵住在场的成千上万人?没胜算。

      第三个锦囊妙计“走为上”直接排除,要是能走的了,还需要妙计吗?

      最后,就是杀手锏:电棍。电棍的电量够用吗?关键是能抵挡军士们的长枪大刀吗?

      电棍必须近身作战。

      黑毛毛担心,近不了军士们的身,就被人家的长枪挑飞,或被大刀砍成肉泥了。

      思前想后,他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就是比武招亲吗?大不了,自己上台就认输。我输了,你能咋滴?

      好,比武招亲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