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观看草莓视频色版电影手机软件高清?铎

      司匡早就料到对方会这么说。

      笑容不减,再拜,

      “诚然,儒家未来几十年还会出现新的宗师,正如法家自留侯张良、酂侯萧何后,又出了一个廷尉右张汤、主爵都尉汲黯。但是,褚兄岂能保证儒家百年之后,千年之后还能出宗师?”

      他低着头,脑袋微微一偏,嘴角轻扬,望着稷下诸生,“正如名家,秦统一六国之后,可还有堪比公孙龙之人?”

      “这……”褚大脸色微微一变,一时语塞,哑口无言。

      见鱼儿已经上钩。

      司匡向前走了三、四步,来到了褚大右侧。

      抬起右手,拍了拍这位大儒的的肩膀,附在耳边,沉声道:“依在下之见,想要支撑儒家百年、千年,也并非没有可能。”

      褚大一愣,扭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后撤一步,拱手,“请赐教。”

      他很想知道,眼前之狂生,有什么妙招。

      如他所愿,下一刻,司匡倾诉而出。

      声音宛若天籁,直击稷下学宫方圆百米诸子门生之本心!

      “一人之力,终究有限。学问之道,在于交流。”

      “在下闻之。”

      “五帝设成均,夏有东序,商有右学,周为上庠。”

      “而我大汉……有何?”

      最后一句话是司匡在诘问褚大。

      褚大叹了一口气,神色黯淡,幽幽呢喃,“皆无!”

      得到想要的答案,司匡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面向稷下学宫的正门,以朗朗之音,再次说道:“君已明白大汉文坛不足之处!若想传播儒学,只有追溯上古,效仿三代,重立教学之地!”

      司匡轻轻停顿,总结道:

      “唯有兴太学,置明师,以养天下之士。”

      “诚如是,方可强大汉之基,传儒学于千秋万世!”

      褚大后背凉飕飕的,大惊失色,瞳孔骤然收缩。

      他慌忙挺直腰板。

      双眸闭上,回忆刚才的对话。

      轻吟,“忆三代,兴太学、置明师、养天下之士……”

      细细品味其中的奥妙。

      这是儒家从未想过得新思路。

      自从设立五经博士之后,儒生数量虽然有所改善,但比起在大汉扎根将近百年的黄老之学,还是有所差距。

      若是真的设立一所传授儒学的太学……令文武百官皆出自儒。

      儒家,可兴!

      他猛地睁开浑浊的双眼!

      原本布满平淡无波的瞳孔,瞬间变得清澈灵动。

      褚大向前三步,拉近与司匡之间的距离。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他急忙改换称呼。

      目光与司匡对视,作揖一拜,迫不及待地问道:“司师,敢问,何谓太学?”

      “师不敢当!太学者,设于长安,传授儒学之道场所!”

      “儒学之道?”

      褚大忽然又皱着眉头。

      他又迷茫了。

      自从儒分为八,儒家便以这八部分为基础,衍生出来几十个分支。

      太学既然传授儒家之道,那么,究竟应该接近哪一家?

      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太学设立,好说!

      只要让师尊出山,以恳切之词,写一封奏折就行!

      当今皇帝最喜欢养成游戏了。

      一个能够培养人才的场所,不心动才怪!

      只是奏折上太学涉及的内容,该如何撰写?

      虽然五经固定,为《诗经》、《尚书》、《礼经》、《周易》、《春秋》。

      但是不同学派,解释起来不同。

      就拿春秋来说。

      公羊学派讲述的内容,与谷梁学派、左传学派大相径庭!

      虽然公羊学派很想培育儒家子弟,但,并不想资敌!

      给谷梁、左传培养人才?

      不可能!

      要培育,也要以公羊为尊!

      褚大无法参悟这个疑问,只能把目光重新放在司匡的身上。

      他眉头皱的越来越厉害,压低声音,提问,“司师,我儒家学派众多,若是设立,该传授哪个学派的知识?”

      司匡声音阵阵,“授大学之道,育儒道之生!”

      “大学之道?”

      褚大念叨着,重复一遍,沉默不语,细细品味其中的奥妙。

      远处

      孔安国、衡胡等人一脸疑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褚大声音太小,他们只能听到司匡在大声呼喊。

      大学之道?

      什么是大学之道?

      这是干什么的?

      褚大还没有开口。

      远处。

      富有求知欲的孔安国已经把双手放在嘴边,拱出一个小喇叭的形状,高呼,“敢问,何谓大学之道?”

      司匡诧异地瞅了一眼。

      可以啊!

      这喊话之人竟然给了一个最佳助攻。

      对其微微一笑,以示友好。

      接着,顺势对褚大一拜,还礼。

      在后者好奇的目光中。

      洪钟大吕之音,在驰道两旁环绕。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

      司匡越说越激动,情不自禁的开始挥着手臂,像是一个演说家!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

      “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此乃大学之道也!”

      司匡吟诵完毕,站于驰道,一言不发,

      静静等待众人的反应。

      大招放出来了。

      该收割了!

      儒家

      众门徒皆沉迷在这浩浩荡荡的大道之音中。

      每个人都如痴如醉,如梦似幻!

      仿佛,已面见孔夫子,得其亲自传授一般!

      甚至,衡胡、周霸二人竟喜极而泣,坐在地上不断地朝着孔子墓的方向叩首。

      孔安国也很夸张。

      他呆滞地坐在地上,热泪盈眶。

      望着宗祠的方向,三跪九叩,似乎在招揽先祖之魂。

      甚至,还有人跌跌撞撞跑向稷下学宫内部,去参拜儒家历代先贤了。

      ……

      诸子百家

      百家诸生一脸凝重,惊愕与恐慌参半。

      与儒家之人不同。

      他们对大学之道并不感兴趣。

      归根结底,那只是儒家的思想。

      真正让他们忌惮的内容,是那个建立太学的提议!

      若是太学真的建立起来了。

      若是真的传授大学之道的内容。

      那……

      太可怕了!

      自此,儒家各派,似离似合,若浑然天成!

      一旦有事,攻防一体,百家难撼。

      严遵身旁的白衣青年气的跺着脚,手中的剑早已被丢在地上。

      他凄惨悲鸣,“师兄,若非君拦,此子早被吾斩杀于此,何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皇甫休看了一眼自闭了的严遵,咳嗽一声,打断,沉声道:“行了,为时已晚,想想怎么处理眼下的情况吧!”

      墨家王贺闭着眼睛,神态痛苦,不断地重复一句话,“难办,难办啊!”

      农家落下闳低着头,一言不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诸多同门。

      若是刚才获胜,何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

      在百家盘算各自的小九九的时候,褚大在驰道泣不成声。

      他是研究《春秋》的儒家大儒,对儒学的理解早就至于臻境。

      大学之道中蕴含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

      由浅入深,由小至大,层层递进,最终达到儒学的最终目的!

      儒生一生追求的是什么?

      当然是孔夫子生前追求之物!

      当然是让统治者接受自己的学说!

      当然是让儒学成为治国安邦的灵魂!

      大学之道蕴含的八词!

      指明儒学大道!

      迎合了儒学的立世根基!

      简直是继承了孔夫子的精神追求!

      对儒生而言。

      这无异于圣人之语。

      除了圣人,还有谁可以总结出这八词?

      除了圣人,当世还有谁能令自己这么触动?

      褚大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瘫坐着。

      他浑身颤抖着。

      时而迷茫,时而激动。

      瞳孔一抖,两行热泪从脸庞滑落。

      他含着热泪,不顾形象,双手高举。

      大笑,高呼,

      “好一个大学之道!”

      “孔孟遗言!”

      “此乃孔孟遗言也!哈哈哈哈哈……此夫子假后生之手予我也!哈哈哈哈哈!”

      “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若是夫子再世,定会惊叹!”

      “哪怕师尊来了,也无法增删半字!”

      “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褚大脸色通红,精神亢奋,整个人像是年轻了二十岁。

      他疯狂了,以至于,被口水呛到,咳嗽个不停。

      在观众瞠目结舌的观望下,他仰视司匡,一本正色地说道:“司师,您对大学之道的理解,远胜于我!在这方面,哪怕家师在此,也无法比拟!”

      司匡急忙行礼,“不敢!”

      他虽然想碾压诸子百家,但却没有招惹董仲舒的心思。

      “别谦虚!大终于明白司师狂妄的原因了!”

      这位公羊学派的未来领袖眼睛眯着,顿时,脸上布满了褶子。

      他抚摸着自己的胡须,感叹,“单凭刚才那番话。司师就有狂妄的资本!更别说还压小说家、制农家了!

      “狂生哉?”

      “狂生也!”

      褚大感叹着。

      “若是贾长沙依旧在世,你与他,可为知己!可惜……可惜……唉……”

      他失落地摇着头,语气微微一顿,目光在司匡身上游走。

      倏忽,瞳孔一紧,

      隐隐约约,

      他看到了一个影子!

      一个消失了将近四十年的影子!

      一个活着的时候,自己因为年幼,无缘相见的影子!

      一个就连恩师,也深感惋惜的影子!

      褚大抬起头,仰望湛蓝苍穹,呢喃,“贾生死后四十年,大汉又有大才出世,难道,是天意?”

      董仲舒与孔子不同,并未对鬼神敬而远之。

      相反,为了迎合刘彻的需要,他特意在新儒学中糅合了鬼神的东西。

      作为董仲舒的亲传弟子,褚大亦不遑多让。

      尤其是李少君死后,刘彻越发地期待鬼神。

      以至于,为了让儒学变得更容易接受,褚大在朝会之时,经常在提交的奏折之内,掺杂一些谶纬的内容。

      久而久之,在谶纬思想地影响下。

      他开始相信天!

      相信天意。

      如今司匡的表现,让他……虽然意外,但是,与天联系起来,反而接受了许多。

      褚大坐在地上。

      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他抬头望天,长呼一口气。

      今日,没有白来!

      等自己把这篇“大学之道”的文章交给胡师的时候,想必,他老人家,会激动得睡不着觉吧。

      褚大站起来。

      将身上的尘土拍落。

      整理衣冠,对司匡拱手作揖。

      柔声询问:“司师,可否进入稷下学宫,将君刚才所述,撰成文字?”

      “可!”司匡点点头,又看了一眼驰道两侧,小声问道:“褚兄,此役?”

      “我输了。”

      褚大低着头,叹息,

      “君之才能,已凌驾世人之上。除非百家宗师出手,否则,无人可胜君!一人压百家……没想到世上还有堪比家师之人。”

      一想到董仲舒,褚大忽然对失败释然了。

      输给一个能够与师尊媲美的人,为什么要失落呢?

      况且,自己没有白输!

      得太学、大学之道,输又何妨?

      他重新换上一副笑容。

      整理衣冠,擦去泪珠。

      转过身,坦然面对百家诸生。

      上前一步。

      微微停顿。

      扯着嗓子,一字一顿,高呼。

      “司师大才!”

      “我儒家!”

      “认输!”

      这句话,犹如投掷水塘的石子。

      一言激起千重浪。

      “轰!”

      一时间,

      稷下附近,贩夫走卒,官吏商贾,感觉天像是塌了似的。

      天呐!

      看到了什么?

      一人压百家!

      不是在做梦吧?

      他们纷纷站起来,面色惊恐,手足无措。

      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不敢相信。

      儒家竟然败了?

      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此役过后,还有哪家敢出战?

      诸子百家,竟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在众人迷茫之际,一精明的商贾,从褡裢里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小木牌,塞到家奴手中,命令道:“李七,立刻拿着我的传信,去济南郡太常调查此人!”

      旁边一名游侠听后,立刻怒斥,“去个屁的济南郡,这位大家是胶西国的!”

      这个商贾憋着涨红了的脸,把气撒在家奴身上,一脚踢上去,骂道:“还不赶紧去?!”

      李七颤巍巍地问道:“家主,去济南郡还是胶西国?”

      “废话!胶西!”

      “诺!”

      游侠与商贾这么一闹,一旁的达官贵人都反应了过来。

      “快!备厚礼、拟名帖,吾要亲自拜访这位诸子般的人物!”一身着华服的中年男人立刻对身后的家仆吩咐,“此人压百家年轻一辈,未来,定是董仲舒那般的人物!”

      “司公衣着脏乱,且抱着一破旧被褥,定是费尽心思来到稷下!来人!立刻准备衣裳、马车、金银!”

      一大腹便便,穿着破旧的商贾,对身后的护卫说道:“听闻司公居住之地有穷凶极恶之徒作祟,组织人手,随公前往,与之一战!”

      路旁,

      一名身穿黑衣,腰配短剑、头戴斗笠遮住面孔的游侠感叹,“大丈夫当如是!此人,我应结交!”

      他扭头,看着身后,吩咐,“立刻组织人手,准备援助司公。”

      “王公,我等不清楚司公居住之地啊。”

      “拿着我的传信,去稷下询问楚墨游侠,相信他们会给一个面子。”

      “啊,这样可会欠墨家人情啊。您身份可不比……”

      斗笠之下传来了豪迈之声,“无妨!尽管去!”

      “诺!”

      稷下学宫外,吵吵闹闹的。

      几乎所有想与司匡交好的人,都行动了起来。

      一场席卷胶西国的小风暴,开始酝酿。

      而此刻,位于风暴中心的这位,在褚大的引领下,在诸子百家怒目而视中,踏进了稷下学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