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未萌片子草莓app下载

      顾凌真叫助理去帮她拿药,偌大的休息室里只剩下她一人,轻轻碰了一下伤口,只觉得刺骨的疼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嘶……”

      “刚才拍戏的时候怎么没感觉有这么痛。”

      皱着眉轻轻地对着自己的手腕呼气,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却在耳旁响起:“呦,我道是谁呢,这么娇贵,拍个戏而已叫死叫活的,干不了就别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多敬业呢。”

      一听这尖酸刻薄的声音,又是曲静萱那没事找事的主儿。

      顾凌真慢条斯理地放下自己的手腕,悠悠然地搭在大腿处,微微一侧身,就看到也穿着戏服的曲静萱站在她休息室的门口。

      “看来曲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地爱蹲墙角,这么喜欢干偷偷摸摸的事情,做什么演员,不如做做狗仔?说不定以后的大新闻都是曲小姐爆出来的。”

      曲静萱一点就着,气地指着顾凌真:“你!”

      “我什么我?我好得很呢。”顾凌真微微一勾唇,冷艳的眉眼轻轻上挑,处变不惊的站了起来,肤如凝脂的手指轻轻地拍了拍衣裳,迈开纤细的双腿一步步走向曲静萱。

      她轻轻地伸出食指轻抵曲静萱的肩处:“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在我眼里你还不如那些跳梁小丑。”

      “天天蹦跶在别人眼前,闹得别人的眼睛疼。”

      曲静萱后退两步,咬牙切齿好一会儿,最后也只蹦出一句话:“不带你这么侮辱你的!”

      辱的就是你!

      顾凌真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回到座位上:“门就在那儿,慢走不送。”

      然而曲静萱还没走,导演却过来了,他手里还拿着剧本,身上的装备都还没摘掉,赶忙来到顾凌真身边担忧询问:“怎么样,哪儿疼?”

      顾凌真只是摇摇头:“没什么大事。”

      黄导却看到顾凌真露出的手腕上青紫青紫的肌肤,这要是被封北临知道了,不得扒了他一层皮。

      寻思到这,害怕得忍不住下咽了一口水:“什么没什么大事!”

      导演佯装生气:“你看你这儿,哪儿会像是没事人!”

      他一拍定下:“这样,我给你放几天假你好好的回家休息几天,就先别来剧组了,等伤好了再继续。”

      顾凌真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她现在想要稳稳当当的站住都有些困难,在曲静萱面前挑衅完了以后她都有点受不住了,要不然也不会立马坐下来。

      “好,麻烦了。”

      导演一听顾凌真同意,高兴都来不及:“不麻烦,健康才是身体的本钱嘛,这拍戏又不在于一时,你状态好了拍得也好点儿。”

      终于把这事情摆平了,希望封北临那个大魔头别来找他麻烦,不然到时候掀翻了他的剧组都有可能。

      导演余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和顾凌真再是寒暄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从始至终,导演都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曲静萱,出了休息室的门在转口处,他暗暗看了四周没有一个人:“耶!”

      ……

      休息室里,曲静萱忍不住:“顾凌真,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她又故意什么了?

      “有病?”顾凌真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伸出自己的脚轻轻勾了一旁另外一张椅子过来,把脚架在上面:“真舒坦。”

      曲静萱看顾凌真压根不搭理她,一身的火气不知道往哪儿发泄,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顾凌真,转身就要离开。

      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看到正往休息室过来的封北临。

      她立马后退几步,找到一张椅子坐下来,顾凌真诧异她的举动,却紧紧皱眉没多说。

      而下一秒,封北临进来了。

      像是根本没发现这个休息室有两个人一样,封北临直径像顾凌真走了过去,略弯腰查看她脚腕的伤口:“既然没拍过何必逞能。”

      看来他是知道这里的消息的。

      顾凌真嘴唇紧闭,眼眸微闪,一丝微凉的触感从脚脖子处流窜到她的全身,忍不住动了动。

      男人却一把抓住她的脚,却恰恰好的避开了顾凌真的伤口处。

      “痛吗?”封北临轻轻地抚摸着。

      顾凌真死鸭子嘴硬:“不痛。”

      紧接着,封北临就碰到了他伤口淤青的地方:“真不痛?”

      顾凌真倒吸一口凉气,眼泪都要流出来:“痛痛痛,痛死了。”

      封北临:“死鸭子嘴硬”

      不打不听话。

      “你怎么今天有空过来?”顾凌真问。

      封北临挑了挑眉:“公司事务处理完,看看我们顾大明星有没有给我们封氏招黑。”

      顾凌真嗤笑一声:“那可招了好多,金主大人可得好好看着哦。”

      “封总!”曲静萱一脸娇羞,轻唤一声:“你还记得我吗?”

      循声过去,封北临皱眉:“我该记得你?”

      随后他就弯腰要抱起顾凌真,手臂伸出的那一瞬间,却被曲静萱抓住,封北临的手臂定在了半空中。

      “封总,我一直都有听说过你的故事。”曲静萱慢慢地贴近封北临:“我仰慕你很久了。”

      封北临恶寒地看了她一眼,抽回自己的手臂,后退了两步,紧抿双唇,拿出纸巾擦拭着被曲静萱触碰的地方,望着她的眸子里是极致的冰冷:“我很忙。”

      别碰我。

      顾凌真轻笑出声,被曲静萱狠狠地瞪了一眼,她面子上已经挂不住了,结果还被顾凌真这个女人看了热闹?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封总就是有这个小毛病,特别不喜欢别人碰他。”顾凌真笑得像个狡黠的狐狸。

      然而下一秒,封北临再次上前公主抱起了顾凌真,她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窝在封北临的怀中。

      “除了顾凌真。”封北临毫不费力地抱着她,轻轻地吐露出这几个字。

      引得曲静萱气上眉梢:“为什么我碰你一下你就那么嫌弃,却可以屈尊降贵地抱她?!”

      “因为她值得,而你……”封北临冷冷地扫视了一眼曲静萱,嫌弃的已经不想多说。

      “别让我再看到你,不然……陆氏交不会你,你也没必要呆在娱乐圈。”

      曲静萱孤零零的一个人现在休息室里,眼神从愤怒转到不甘,再转到难过,眼眶里满是泪水,溢出滑落脸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