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和图片一起的app下载不了

      陈季平走到床边,以望气术给陈刘氏诊断了一下,身体其它部位都没有问题,唯独头部有一团黑气。

      这黑气大概就是吸入的阴煞侵蚀神魂所致。

      若是别人,他敢大胆的以神力驱散这团阴气,不过事关母亲,他不敢大意。

      却在这时力牧神君现身。

      “你不用担心,画一道辟邪符,加持人皇印文,化为符水服下,保准不会留下隐患。”

      辟邪符也是法符的一种,比之阳火符还要简单,不过相应的符纸需要加入艾草等物,他并没有这种符纸!

      “能否用神力驱散?”

      “最好不要,因为阴煞伤的是神魂,以神力驱赶,很难把握分寸!”

      陈季平不由露出踌躇之色,现制符也来不及啊!

      力牧神君看出了他的为难,“解铃还须系铃人,待我审讯他一番!”

      不知道张九霄被施了什么法,片刻后,其元神竟是问什么答什么,得知那枚阴煞幡不仅能炼魂育鬼,还能收摄阴煞。

      “小友,能否将此幡送予我?”

      “神君有用拿去就是!”陈季平疑惑对方要这种邪宝干吗,不过他并没有追问。

      力牧神君却是怕他误会,“此宝虽是邪物,却可以收走这散溢在外的阴煞之气,另外,其中育养的鬼物,正好可以祭炼成阴兵鬼差,供我驱使,回头祭炼好了,也可送你两具看家护院用!”

      陈季平心思不在这上边,“还请神君出手救我母亲!”

      “也好!”

      力牧神君先将小幡祭炼了一下,随后轻轻往陈刘氏脸上一挥,顿时把那股入体的阴煞给吸了出来。

      “小友可再送入一些神力!”

      陈季平依言而行,陈刘氏果然悠悠醒来,只是仿佛大病了一场,看上去十分虚弱。

      暂且让陈刘氏躺下休息,他赶紧去地里把陈老头扛回来,又把陈文礼一家三口弄来,进行集中救治。

      等他们醒来,力牧神君去救其它百姓,顺便清除阴煞之气。

      他弄了一锅老母鸡炖香菇,又熬了加入姜丝的小米粥,诸如正气汤之类的药膳其实更好,可惜没那个条件。

      为了快速让一家人好转,他又拿出一枚纯阳丹捻碎放入锅里。

      纯阳丹是仙家修行仙灵之气常用的丹药,正好可以弥补家人亏损的阳气。

      吃完饭后,一家人已经活蹦乱跳,于是问起发生了什么。

      陈季平谎称有妖邪作祟,已被自己和山神联合打杀。

      死了就好,一家人心有余悸,陈老头又特意在村里转了一圈,没死人,但是一个个都病殃殃的,听陈季平说只要养一段就会好,这才放心。

      山村又归于平静,陈季平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确认并无大碍后,取出了所得的战利品。

      那柄长剑不是凡铁,纵然达不到法宝的层次,至少也是件法器,而上边镌刻的“青钢”二字,大概就是这把剑的名字。

      阴煞幡被要走了,还有一张小网,这东西能伸缩变大,定然是一件法宝无疑。

      他试着用通用法门祭炼了一下,成功了,稍微实验了一下便知此网的用法,既能用来套人,也能用来套别人的法宝,算是一件很有用的异宝,只果速度有点慢,需要出其不意才行。

      原本的名子不清楚,他起名为捆仙网。

      然后取出张九霄的那个兜囊。

      这个长宽约一尺的兜囊,按理说装不了许多东西,但是等所有东西全掏出来,足足占了半张床。

      这是怎么回事?

      他试着将如意烧火棍放进去,结果只是露出一点点,关键是重量增加不多。

      宝贝啊!

      他想到那位峨眉的女修薛蝉似乎也有一件差不多的兜囊,只是更精致一些,这东西盛放物品简直是太方便了。

      将床上的一堆东西鉴定后又放回去,金子一百二十余两,银子三十余两,丹药四瓶,一瓶金疮药,属于比较上品的;

      一瓶上标注的是聚元丹,里边只剩下了四颗;

      一瓶血气丸,不知是什么用途,闻着有一股腥甜气息,与一般的丹香不同。

      最后一瓶则是培元丹,里边足有十一颗。

      木盒三个,其中两个装的是人参,居然都超过了半斤重,早知道有这东西,晚上加点进去,滋补元气的效果会更好。

      还有一个盒子中装的却是一枚圆珠,似乎与如意烧火棍上镶嵌的那枚黑龙内丹有点像,但是小了许多。

      一大块阴沉木,和几块金属占了不小的空间,这些金属不像是普通的铁,而像是一种天然合金。

      除了这些,就是两件衣服,一个酒葫芦和三本手抄本的线装书。

      三本书分别是百蛮心经,阴魔大法和流水剑诀。

      前两本看了看,都属于邪门功法,流水剑诀倒是不错,尤其下半部分还有御剑的法门,有空可以研究一下。

      没用的东西该扔的扔,该烧的烧,其余全部收起来,总的来说收获不错,更主要的是解决了一个大隐患。

      照例修行了半个时辰,然后进入梦乡,这一觉睡的不太安稳,张九霄的手段对他心理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若不是人皇印和如意烧火棍这两件法宝给力,现在清点战利品的恐怕就要换成对方了。

      三天后,力牧神君找到他,将两个阴沉木的小木偶递给他,“木偶中封印了两个阴兵,你只需像祭炼法宝一样祭炼,他们今后就会任你差遣!”

      陈季平对这些阴森森的东西略有抵触,不过人家一番心意,他也不好拒绝,当场祭炼了木偶,顿时和其中封印的阴魂产生了某种联系。

      “出来吧!”

      两道暗影瓢出,片刻后凝成虚体,看模样乃是一男一女,并不是长得青面獠牙让人憎恶,竟与常人没什么两样。

      “神君,他们能做些什么?”

      力牧神君微笑道:“端茶倒水,看家护院皆可!”

      “要不要给他们弄什么吃食?”

      “呵呵,这倒不用,若是你心情好,可以点些香烛给他们,若他们违背你的意志,便用火焰炙烤木偶,若这木偶毁掉,他们便会神魂泯灭!”

      这倒不错,省粮食!

      “多谢神君厚赐!”

      “呵呵,说起来我还因为你得了莫大的好处,以后有什么需要尽可来找我!”

      “少不了还要麻烦神君!”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