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两老头吸大了

      再度重铸复苏后,所耽误时间远超出白浪预料。

      原本他还想趁机捡‘斩龙剑圣’的人头,然而对方此时已经死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另一位被他击穿的‘欧罗巴剑圣’,也在浪哥壮烈后,被悲愤瓦根一式‘邪能飞踢’击出窗外。

      “失算了。”

      白浪心中自我检讨,同时看向正从他裤兜中掏出半截手机,一只手僵在半空,既不知该放回去,还是取出来?正一脸尴尬+恐慌的温富贵。

      浪哥死而复生,彻底吓坏他,富贵丸惊呆了!

      这是比‘尸生人’复活更加惊悚的场面,半截浪凭空重生?!同样再度加深了白浪在他心中的‘恐怖地位’。彻底打消一些不该有的小心思。忠诚的天平也背弃了‘恶人救世主-迪奥’,瞬间偏向‘迪奥的亲爸爸-奥特兰德’一边。

      “主…主人,我…我看到…这件神…神器掉落,就捡…捡起来,想放回您的口袋里。”温富贵脑子转的飞快,露出谄笑讨好的表情,编了一个谎言。

      “咦……你的项圈不见了?真是好手段啊!居然没爆炸。”

      白浪仔细打量对方,富贵温的叛变是无疑的。除了迪奥的强大,带给他充分的自信,以及尸生人不死的诱惑外;对方挣脱‘电击自爆项圈’,也是叛逃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我……我。”

      富贵温想解释点什么,却理屈词穷。他的背叛实在太明显了,根本找不到托词狡辩。内心无疑更加担心害怕。

      但白浪没有理会他的紧张与恐惧,反而自言自语道:“控制手段太差,无法驾驭高智商富贵丸,需要提升科技含量。还是富贵丸二代目的‘远程核电池震荡弹’更加专业。但我的医术太差,无法独立完成心脏起搏器安装手术。”

      白浪心中感慨,历代富贵丸都注定弑主+养不熟+白眼狼,所以他并不苛责温富贵的背叛,反而在自责自己的‘控制手段’落后。

      如果他有更先进的御兽技术,比如‘颅内炸弹+监控窃听器’,富贵丸就算再狡诈,哪怕它能大闹天宫,又如何逃出自己的五指山?科技劣势啊。

      白浪玩味的看向温富贵,如今胜利在即,这货已经没用了:“现在你有一个选择,是效忠迪奥,还是我?”

      温富贵一个激灵,在求生欲的催促下,连忙跪服:“我一直都是主人您最忠实的仆人,都是那个迪奥太狡猾,既不信任我,还派人盯着我,所以我才不敢和主人您联系,为您提供最……哇!”

      富贵温没有说完,心头便一阵抽痛,张口吐血。低头看去,一柄锋利的剑刃从背后贯穿他心脏,从胸前刺了出来。

      “咳咳咳……”温富贵连连呕血,表情惊疑不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当然不是‘黑色荆棘’的御剑飞行。

      此刻,雌雄莫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原来是你这个叛徒!你该死。”

      原来是被瓦根一脚踹飞的‘伪娘剑圣’并未死透,反而拖着残躯重新爬了回来,想要为迪奥尽忠,恰好听见温富贵向白浪效忠的交谈,将他当成了叛徒。

      “迪……迪昂?”

      温富贵此刻一脸‘我艹’,心中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我?什么都没有做,对迪奥大人忠心耿耿,只不过想来摸尸捡便宜,你究竟是如何脑补出我坑害迪奥大人的?!我有辣个本事吗?

      富贵心理苦啊,但富贵不能说:“救…救我,主人救我!”

      大剑被拔出,暗红色的血液止不住向外流淌。温富贵双手徒劳的堵在前胸,期盼、乞求的望着白浪,艰难说道。

      见识过浪哥的可怕,他才明白对方的深不可测。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奇迹?那么一定是白浪的颜色!

      浪哥也不是绝情之人,既然认了‘温富贵’做仆人,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这哗啦啦往外流淌的血,淌了一地多可惜?不能浪费了。于是从储物空间内取出‘富贵丸必须死’,将球棒置于温富贵怀中,说道:

      “来,抱紧它!别说话。”

      温富贵闻言,连忙将球帮牢牢抱紧。根本没注意到,球棒正不断汲取着他邪恶腐朽的血液,加速他的死亡过程……还以为这也是一件‘圣器’,寄托着他生还的期望。

      同时,他也期盼着主人快点结束这场战斗,来抢救他!

      “人类,一决死战吧!”

      欧罗巴剑圣拖着重伤残躯,身形止不住颤抖,看起来分外娇弱逞强,令人怜惜。

      骑士迪昂,生前49年以男性身份活着,而后33年以女性身份活着,是世界史上雌雄莫辩性别不详之人,举止柔弱形同女性。

      无论她是伪娘还是真娘,能为难住‘史书’,引起路易十五情人‘蓬巴杜夫人’的强烈嫉妒,足以说明对方的天生丽质。同时,她也是神一般的间谍+剑术大师。

      面的这样的敌人,白浪被对方不屈的精神感染,仿佛看到了的孤高的自己。

      “你是个伟大的骑士,我将赐予你光荣的战死!出来吧,黑色荆棘。”

      没有任何犹豫,白浪唤出黑色幽灵,给予敌人最高敬意。

      女剑圣将大剑拄在身前,艰难的摆出起手式,白浪与黑色荆棘亦是一左一右。

      下一刻,剑光迸起、狂嗥爆发,快若流光的剑刃被黑色荆棘一把握死,狂嗥的精神干扰让对方迟滞刹那,白浪再次挥出巅峰一拳,流星般坠落,轰击在残破不堪的身躯上。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无力……

      画面定格,白浪与女剑圣彼此错身。白浪出现在她的身侧,近乎水平的位置,正反对立,一只拳头再次洞穿她的身躯,没有回头。

      剑圣双臂高抬,双手紧握剑柄,弓步前倾身体,长剑水平呈向前刺出的姿势。在她对面,一只黑色的人形怪物伫立,伸出右臂,单手抓住剑尖,静静的与她对峙。

      “……我败了。”

      下一刻,浪哥手中波纹爆发,将欧罗巴剑圣的上半身点燃,化作飞灰,手中大剑无力跌落。最终只留下一把深蓝色钥匙。

      捡起钥匙,来到温富贵身边。

      本来能活的‘富贵’在‘富贵必须死’的祝福下,邪恶生命力迅速流失,此时气若游丝,眼神黯淡无光,绝望的盯着白浪,用眼神呐喊着:“主人请不要抛弃我,我还可以抢救一下啊!”

      接着,温富贵脖子一歪,鞋子掉落,眼看是活不了,反而成全了‘富贵丸之死’,这把邪兵的符文又被鲜血浸染点亮不少,得到了成长。

      “等等!我不开口,谁敢让你死?”说着,白浪从温富贵的胸口,拿回属于自己的‘螺丝刀’,接着拨动握柄处的圆环,调整功率档位,反手刺入胸口中。

      鲜血注入!

      “呵……嗤!”

      静止的胸口突然再次起伏!

      温富贵猛吸一口气,睁眼,诈尸,瞪大了眼睛盯着白浪,我这是死了吗?不,为什么我的胸膛感受到了温暖?为何我的眼眶常含泪水?因为这是对生命的感动!

      下一刻,白浪取出‘石鬼面’,划破指尖抹上鲜血,随后按在温富贵的脸上,开口道:“是时候展现我过人的医术了。”

      骨针弹射,石鬼面激活了富贵丸大脑中的某种潜力,被蒙古神医白浪从‘必须死’的诅咒中拉了回来,从垃圾尸生人升级成高贵的吸血鬼,获得了新生。

      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温富贵顿时热泪盈眶,跪在地面感激的五体投地:“谢主人,谢谢主人……”

      ?_To_Be_Continued……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