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福利app引

      “呵!我和他们可不一样!”云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些愿意和恶鬼同流合污的人不管是为了什么,既然选择加入恶鬼的阵营,那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沉睡花刃!”云树释放出忘忧草,右手一甩,无数刀片射向这些拦住了他去路的人。

      “啊!!!”

      一阵阵惨叫声响起,拥有宇智波一族投掷术的他,花瓣刀片全部射在了这群人的要害上,他们不是喜欢做梦么,就让他们全部在睡梦中死去吧。

      武魂的攻击可以让炭治郎察觉不到到底是谁下的手,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云树的武魂,而且花刃在命中后不久就会消失,毕竟是魂力凝聚而成的东西,本就不是实体。

      之前在珠世那边的炭治郎并没有见过那两只恶鬼的伤口,所以炭治郎也不知道云树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解决的。

      “这样会拖累我的进度……不如直接走上面!”云树想了想,从窗口一下翻到了火车上。

      云树记得魇梦似乎把整个身体与火车融合了,而他的脖子,就在装煤炭的地方,只需要把那里斩断,就能直接消灭魇梦。

      云树所在地车厢本来就比较靠前,在越过了四节车厢后终于来到了魇梦的面前。

      “这可不行哦!我还没有彻底完成呢!你先睡一觉吧……”云树的正前方,一个不男不女的身影看到云树后有些慌乱地说道,随后抬手对着云树释放了一个血鬼术。

      “写轮额……”

      扑通!

      云树刚准备开启写轮眼防御,没想到写轮眼并没有什么作用,整个人突然一怔,倒在了火车厢上,而那倒不男不女的身影也没想再动云树,只是转过身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

      “亲爱的……快来看看我们的孩子!”某个如仙境一般美丽的地方。

      一个男人此时正抱着一个婴儿欣喜若狂地说道。

      “我的孩子……”一旁刚生产完,有些虚弱地母亲带着宠爱的眼神看着身旁的婴儿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孩子?谁是孩子?谁的孩子?”云树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这幅画面,此时的他好像无法动弹。

      “我们能不能……”

      “不能!”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给打断了。

      “他留在我们身边太危险了!”男人心中同样充满了痛苦,他也不舍的抛弃自己的孩子。

      但是,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他们必须这么做……

      ———

      “诶?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云树又是一脸懵逼地看着此时他所身处的地方。

      对于刚刚发生的事好像忘了一般。

      “怎么了臭小子!”一旁的男人见云树愣神地样子来到他的面前挥了挥手。

      “爸?你怎么在这儿?”云树看到男人后,突然想了起来,原来今天是自己大喜的日子。

      “怪不得我会穿着这种衣服……诶?我为什么要说这种衣服?”云树无奈地挠了挠头,他明明一直穿的都是这种衣服啊。

      “来!小树过来拍照了!”云树的母亲朝着云树挥了挥手。

      “来了!”云树低头看了看,放下手中的食物,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是一些很常见的东西,但他就是感觉好久没吃过了……

      “为什么我会感觉到一种孤独的感觉……”

      和亲戚朋友站在一起,虽然大家都是欢声笑语的,但是云树总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茄——子!!”

      咔嚓!

      闪光灯亮起的瞬间,云树面前突然闪过一个画面,一个穿的像个兔子一样的小女孩躺在他的怀抱中。

      “小舞……”拍完照片,云树嘴里喃喃道。

      “小舞是谁……”云树顿时陷入了迷惘中,他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快醒过来……快醒过来!!”一个熟悉声音在云树的耳边响起。

      “谁……在说话?!”拍完照片,所有人都散了,只剩下云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

      “快醒醒!!”

      一声怒吼,将云树彻底惊醒,大堂中的云树突然从一个青年变成了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孩子。

      “我靠!”云树此时终于回想起来了所有的事情,他在斩鬼的途中中了那只恶鬼的血鬼术。

      云树二话不说拿起桌上的餐刀直接对着自己的脖子捅了进去。

      意识瞬间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云树冲上前去瞬间斩断了这个魇梦的部份身体,本以为自己的写轮眼可以无视血鬼术,没想到自己还是大意了。

      “哈哈哈!!没用的,我已经和整辆列车融合!而且你似乎有一点点不同呢!”魇梦看着云树露出了一个诡异地笑容,他在云树沉睡地那段期间已经彻底和这辆列车融合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