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小生粤语

      过了小一会,小队名字还没确定下来。四人中,救父心急的何三水有点待不住了。

      开口道:“要不咱小队名叫“雪月东水“,你们看怎么样?”

      幕雪:“不错哎,挺有诗情画意的,我同意。”

      许月:“我也同意。”

      其实她也挺开心的,这个名字不过是把她刚才提过的意思,重新组合了一下。

      顾东的意见已没那么重要,队里对名字的投票已经达到了三比一,基本没他什么事了。不过还是要展示一下存在感,

      顾东:“没看出来啊,小伙子,你很有拍马屁的潜力嘛。”

      何三水听出话里的揶揄意思,现在三人没一个是他想得罪的,本来都是来帮他忙的。也听出这话里没有恶意,就安静的没有答话。

      幕雪:“好了,顾东。不要对每个人都这样,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你认为的热情。”

      这时何三水替顾东开脱道:“没事,本来作为向导进这黑水空间有些忐忑,听了这话,倒是对小队增加了些归属感。“

      顾东嘿嘿笑了笑,许月不答话,幕雪认为这何三水有点脑子坏掉了,好心没好报。

      幕雪:“好了,既然都没有意见了,这就进黑水空间吧。”随既迈步向着沙滩上的那团光华走去。

      “等等”这时许月开口道。

      幕雪停下了脚步道:“又怎么了,再这么整下去,咱们还进不进去黑水空间了。”

      许月:“不要着急,听我说,进遗迹空间难免会遇到危险,到时候咱们怎么办?”

      毫无疑问,许月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顾东没有经历过遗迹空间的探险,随口道:“怎么办,随机应变呗。”

      幕雪却是一个有经验的猎人,随既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和许月的互怼影响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只想着进空间去表现再压许月一头。虽然这种情绪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但现在听到许月的问题,拉回了自己的思维,对于这个很现实的问题她也有自己的见解。

      幕雪:“你意思是说,大家互相了解下各自的能力,和擅长的东西,进空间好配合?”

      许月:“对的。”

      何三水:“我熟悉鸣鹿镇的地形,进去负责引路,剩下的就是,进去尽可能的照顾好自己,不给你们带来麻烦。”

      顾东:“如你们在猎人注册点所见,我安眠者,有三级异灵珠一枚。可遗迹空间也不能展开战斗空间作战,现在那颗三级异灵珠还不能俱现化,做为助力。拳脚功夫有一些,也算有点战斗力,还可以处理不太严重的内外伤。”

      幕雪:“我可以用音域,驱散两位数以内带自我意识的敌对物种,需近身,消耗很大,非紧急,我不会施展。“

      许月,何三水刚听幕雪可以用神异还有点高兴,细品有点鸡肋的感觉,属于一用就废的的点。

      幕雪继续道:“我还可以幻化出光盾,抵挡一个方向的攻击,承受力在普通三百下刀击的范围。当然这是我的极限。如果有可能,请不要让我做出极限的事情,这会使我们陷入极端危险之中。”

      听幕雪说可以化出光盾补足防守面,也是有点诧异这与姑娘的气质可有点不符,不过小队现在一攻一守的两个常规面都有了。也不纠结她弱小的身体,怎么承起防守端的强大压力。

      等幕雪说完,三人好奇的看着许月,想看这个猎人公会出身的姑娘,会拿出什么强大的神异。

      许月:“我可以施加给三个不同的目标,三个不同的状态,耐力,体力,力量,三者选其一,持续三分钟。另一个神异和顾东的有点重复,可以做一些内伤方面的救治。”

      正当三人对她的神异略显失望的时候,许月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继续道:“我最擅长的神异是解毒。很显然何大水在这黑水空间的遭遇,我想解毒的这个神异应该会派上用场。”

      听到许月说会解毒的神异,几人正想问她为什么治不了何大水的伤,明显他也是中毒了。

      许月吐了吐舌头道:“当然没见过的毒,目前解不了,可稳定毒伤没有问题。”

      几人释然,也不发问了。

      顾东:“都介绍完了,可以出发了吧。”

      说着小心的看了三人一眼,生怕再有人提出问题。见三人都点了点头。顾东带头向黑水空间的进口光华走去。

      在旁边休息,围观了几人在这里大讨论的猎人们,看几人要向黑水空间开动了,纷纷开口道:“菜鸟,祝你们好运!”

      顾东正在挥手向他们致谢,另一只手触到了进口的光华上,被一大力拉扯着消失。

      幕雪听周围人把菜鸟的称号也送给了她,正要找话反驳,就见顾东已经进了黑水空间。

      虽说遗迹空间的入口处,基本已经被以前进去的猎人清理过,现在应该是安全的。可顾东说到底是一个新手没进过遗迹空间,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危险也不一定。随即不再在意猎人的轻视,跟着进了黑水空间。

      许月,何三水二人倒是对菜鸟的称呼没什么意见,还友好的对周围的猎人道了一声谢,也踏进了黑水空间的入口。

      等他两人在新空间里,重新拿到身体的控制权,就看到眼前的顾东被幕雪在教育着。

      原来第一个进来的顾东看周围的环境,和自己在河边码头见到的一模一样,正好奇的四处走动打量,正要往小镇的方向走去。后来的幕雪就到了,急忙喊住了顾东。

      幕雪:“你要干嘛去?”

      顾东:“这里好神奇啊,入口这里和咱们上岸的码头那里一样哎,我还想去小镇那边看看,是不是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鸣鹿镇。”

      幕雪:“别瞎跑,进遗迹空间的第一要求是安静下来,等待你的队友进来和你会合。因为谁也不知道刚才还安全的地方,会发生什么危险。”

      顾东打消了向远处探索的兴趣,道:“知道了,程老师。”从一个调皮少年变回一个老实学生。

      等到四人汇聚,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摆在四人面前,因为四人都没有进来过四水空间,向那个方向探索成了问题。

      由于入口开在码头上,一面是水,他们没有船肯定不能从水面走,那还剩下三个方向的选择。

      一是小镇方向,看空间有没有把鸣鹿镇映射进来,也是顾东刚才想去的地方。

      二是空间入口方向,看那里有没有空间锚点重叠。

      三就是这两者中间本不存在路,被先前进来过的猎人,开辟出了一条通往森林的小路。

      三人一块看向了何三水。

      顾东:“你父亲回去后有没有告诉过你,他们是走的那个方向。”

      何三水:“我的父亲除了说过,他们想得到一个宝贝遇到了危险。并没有留下其他对咱们有用的信息。”

      顾东也明白自己这个小菜鸟,在这时候没有决定的权利。哎我什么时候从小白丁升成小菜鸟了,真是令人恐怖的习惯。还是等大佬决定方向吧,遂把目光投向了许月和幕雪这两个有经验的人身上。

      幕雪:“我觉的还是向小镇方向走更稳妥一点,路程也不远。”

      许月:“我不同意,明显的那条森林小路很多猎人都走过。一路上的东西都被清理过,肯定更安全。”

      幕雪:“遗迹空间的情形不定时会改变的,前人清理过,不代表就一定没有危险。再者说咱们有何三水这个土著熟悉地形,冒然进入森林,不就失去了带他的作用。

      如果小镇方向还有一个鸣鹿镇,他熟悉情况。咱们现实中也都进去过,有事情也容易应付。路也不远,容易撤回来。”

      随后两人各自有理陷入了争论中。

      顾东看着小队里的两位女性,又发生了矛盾。处理这事,真不是自己擅长的,想起了在外面起小队名字的时候,何三水发挥过至关重要的作用,就把目光投向了他。

      何三水心道,你看我干嘛,决定方向是我这种没有存在感的人,可以参与的事情吗?

      顾东似乎读懂了他意思,还在看他。像在说,我不看你怎么办,让我卷入女人的战争里,我可没那么傻,是时候发挥带你作用的时候了。

      终于,何三水在顾东坚持不懈的目光里败下阵来,冲顾东竖了竖大拇指。扭头向二女道:“不如咱们来投票决定吧?”

      二女停止了争议,一同看向了何三水,刚才的争论,眼睛都有点红了,这时的目光让何三水吓了一跳,正要说“当我没说,你们继续的时候。“

      二女同时道:“好,这个主意不错。”

      顾东把拇指竖给了何三水,还加了个眼神,仿佛在说,“相信自己,你可以做的更好。“

      那料到何三水根本不接他的打趣。直接道:“我弃权。”

      走那个方向的决定权又回到了顾东的发言上。

      许月正在说话,幕雪向顾东道:“你不准弃权。”许月见幕雪说出了自己的意思,也停下嘴巴,看着顾东。

      顾东那里还在想着,好你个何三水,妄为我刚想夸赞你,就把难题给我抛回来了。复又听到幕雪的话,看着二女,感觉二女不从自己身上得到一个答案,今天这事不能善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