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力猪

      与赵诗雨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进到了赵诗雨的住处。

      过了转角,一个不小的院落呈现在眼前。

      正月寒意正浓,虽说院中没有绿意,但是一些装饰性的摆件,依旧是让人叹为观止。

      院中的树下,一小孩儿正抱着书简苦读,身边的两个侍女则在说着闲话,看起来关系不错。

      “就是这小孩儿!”墨云儿双目紧盯着啃书的小孩儿,暗自沉思。不过很快,当看到那两个侍女之后,眼底一僵,有些忧虑。

      这时,两人也来到了院中,赵诗雨指着别院中的屋舍,说道:“看,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了!”声音引起了院中三人的注意,小绿奴和雨妃连忙过来,跟在赵诗雨身后,乖巧站立。

      墨云儿见状,很配合地惊叹一声,道:“真大呀~~!”说话之间,却是有些敷衍,很明显心中另有心事。

      见此,赵诗雨也不说破,对着身后绿奴两人道:“我跟云儿进去聊会儿天,你们俩帮我看着小政子,不能让他偷懒!一到时间就去荆先生那儿,习练剑术~!!”

      “是!”小绿奴和雨妃自然是连忙应是。

      “哼~~”一旁传来微不可察的屁哼声,赵诗雨看也不看,一脸公式化的笑容,引着墨云儿进了房屋,关上了门……

      屋内,两人相继落座,赵诗雨从火炉上拿起了铜壶,为墨云儿和自己添茶倒水,这时,赵诗雨出声了……

      “云儿,方才看你有些失神,不知是为何呀?”这时的赵诗雨,哪还有方才的嘻哈之相,小脸平淡,声音肃然。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看呆了墨云儿,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连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呵呵,你刚才进来的时候,多看了小政子三息,多看了雨妃五息,这又是为什么呢?”赵诗雨淡然一笑,将漆碗拿到嘴边,轻轻吹了吹茶沫,云淡风轻地说道:“他们两人,有什么能让你上心的?能让你们墨家上心的?”

      “……”墨云儿无言,暗自想道:“没想到赵诗雨的眼睛这么尖,真是小看了她!”

      “云儿~~”此时,赵诗雨一声,唤起了墨云儿的心神。只见赵诗雨双目真诚,满脸柔和,声音诚恳地说道:“既然你我二人已是朋友,还有何事不能明说呢?还要作此隐瞒?”

      看着赵诗雨一脸的“真诚”!墨云儿有些感怀,叹息了下,明言道:“诗雨你可知,你院中那个男孩儿的身份!”

      反正此次前来,父亲也会说起,赵诗雨早晚也会知道,不妨就此明言了!

      还真是为了嬴政!!!赵诗雨心里一惊,面上不动,充满疑惑地问道:“什么身份?我怎么不知道!”满脸都是戏,装得贼像!

      “那小男孩儿,名为嬴政!是秦国公子异人的嫡子,也是当今秦国的嫡公子,秦王位的继承人!”墨云儿一脸郑重,为赵诗雨倾情讲述~~

      赵诗雨很配合地显露出一脸惊讶,忙出声道:“什么,他竟然是秦国公子?!这个消息,你们从哪里听来的?”

      “自是从秦国王宫中传出,秦王已令大夫冯去疾,领秦国使节杖,出使赵国邯郸,为的便是此事!”墨云儿出声回道。

      “……”赵诗雨没有回声,只是皱眉思索,眼含莫名之光,看着墨云儿,良久无言。

      对于赵诗雨表现出的“不可思议”,墨云儿表示完全可以理解,当即重重地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可是,即便这嬴政是秦国的嫡公子,那与你墨家有何干系?!”赵诗雨抬起头,还是一脸疑惑,出声问道。这却不是装的!

      见此,墨云儿深吸一口气,小脸儿郑重,解释道:“秦国势强,经常挑起兵戈欺凌各国,挑起战事,令百姓死伤无数,苦不堪言。而我墨家就是为此而来,以秦国嫡公子为质,要挟秦国闭关不出,如此一来,没了秦国带头征战,天下或可和平与共,息兵止戈!”

      “啪!”一声脆响,赵诗雨一脸怒容,狠狠地一拍桌案,怒声呵斥道:“愚蠢!既然是秦国,那你们以为,仅仅只是控制住了秦国的嫡公子,他秦王就不会派兵讨伐了吗?!”

      还有另外一事,也是赵诗雨担忧的。嬴政落在墨家人的手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无人可预知!这才是赵诗雨最担心的。

      被赵诗雨突然的这一下子吓得娇躯一抖,墨云儿表示脑瓜子有些懵,呆愣愣地问道:“诗雨,你这是……?”

      “以前以为墨家只是执着了些,没想到今日一见,竟是如此迂腐!”赵诗雨恨声骂了两句,随即看着墨云儿,严词问道:“那你父亲来此,是不是为了此事?!”

      “没错!”墨云儿弱弱地回了一句,显然是被如今的赵诗雨吓着了,不明白其反应为何会这么大。

      “那若是我父亲不允呢?他想怎么做?”赵诗雨继续问道。情急之下,赵诗雨两手掰住墨云儿的肩膀,直视着她的双眼,就为问出答案。

      见此,墨云儿一脸惊慌,道:“若是君候不愿,墨家会将此事禀明赵王,然后趁乱劫出秦公子,以达成目的。”

      好嘛!这墨家就是一个来搅局的!!赵诗雨对此是一脸愤恨,也顾不上再跟墨云儿“谈情说爱”了,起身就准备出门,前往中泰院,与这墨家巨子好好理论一番!

      “哎哎~~你去哪儿啊!”见赵诗雨气冲冲地跑了出去,墨云儿顿时慌了神,连忙跟在后面,娇声喊道:“你等等我!”

      两人这一追一赶,自然是引起了院中三人的注意,不过当看到脸上阴晴不定的赵诗雨,小绿奴和雨妃很明智地没有上前,怕惹得小姐不开心。

      现在的赵诗雨,恐怕就算是十个美女脱光了摆在她面前,她也看都不看一眼!

      另一边,中泰院当中。

      “巨子究竟何意?明言即可!”此时的赵岳,脸上很不好看,嘴里僵硬地吐出了这一句,夹带着遮不住的怒火。

      见此,墨桓子轻轻一笑:“在下之意,君侯想必也已经猜到了,我要在贵府寄居的秦国公子:嬴政!”说话间,云淡风轻,不遮不掩。

      “我要是不答应呢!”赵岳冷哼一声,满脸的冷意。

      “君侯若是不答应,那我只能将此事告知给贵国王上了!”墨桓子邪气一笑,似乎已是胸有定见。

      “哼!巨子莫不是以为,这能吓到本君?”赵岳冷哼一声,说话间,也不再客气了。

      “君侯可能不惧,但是若真到了那个时候,几方相争之下,君侯可能保得所有人?”墨桓子一脸平淡地说道:“君侯麾下的能人众多,暗卫萧闫,豪侠荆轲,这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荆轲更是天下少有的宗师剑客之一。不过我墨家,有同样的宗师级剑客仓睢,还有一流顶尖剑客嵩师、兆夕、南岩等,君侯真有信心,能以一己之力,抗衡我墨家和赵王的联手?即便是可以,可争斗之下,难免会有闪失,君侯就不怕届时……呵呵呵,说到底,君侯乃是名扬天下之大贤,我墨家不愿与君侯为敌,君侯只要应了在下之请,我保证,墨家定不会扰君侯分毫!”

      说到这儿,墨桓子的威胁之意也昭然若揭,偏偏还真就击中了赵岳的死穴!

      “……”闻言,赵岳脸上阴暗得可怕,双目之中隐有杀意滚动,目标正是眼前的这位墨家巨子。

      屋内一时有些僵持,赵岳始终不松口,冷眼注视着墨桓子。而墨桓子则一脸的轻松写意,时不时品茶饮水,好不从容。

      就在这时,屋外的一声厉喝,打破了这份紧张,也使得屋内两人,面色一变。

      “好一个墨家巨子,你可真是仁义之至啊!”屋外,赵诗雨的冷笑声飘然传至,随着渐至的脚步声,赵诗雨出现在两人眼中。

      身后,跟着的便是气喘吁吁的墨云儿。在见到屋内两人的变化之后,墨云儿看着墨桓子投来的目光,无奈地笑了笑。

      见女儿这般架势,墨桓子心中已经明悟了七七八八,当即深吸一口气,面容沉着冷凝,眯眼道:“公主方才之言,何意?”

      “何意?!!”赵诗雨生生被这话给气笑了,面露愤色,话语中怒气掺杂,特别明显:“巨子乃墨家之首,诸子百家中赫赫有名的存在,居然不惜使用这等下作手段,对待一个小小的七岁孩童,巨子可知羞?!”

      “小雨……”赵岳面带隐忧,担心地唤了赵诗雨一声。

      墨家巨子,可不是寻常人物,就连各国都不敢轻视。这等人物,可不像是吴孙、孔穿之流,言辞当中须得谨慎!

      “只要各国息兵止戈,即便是下作手段,我墨家也不弃一用!”墨桓子一脸正气,回得理直气壮。

      “难道堂堂墨家,能与儒家相提并论的存在,竟然只能靠要挟稚童这样的手段,才能达成自己的目标吗?你们墨家难道光养了一群废物吗?”赵诗雨被墨桓子这等嘴脸撩起了心火,破口痛骂道。

      面对赵诗雨的唾骂,墨桓子虽气得不行,但却并未失态,依旧保持镇定,只是说的话语有些冷:“还望公主慎言!我墨家如何行事,还轮不到公主指手画脚!”

      “呵呵~~”闻言,赵诗雨冷笑一声,道:“墨家行事?!墨家不是信奉‘兼爱众生’吗?那我问你,这秦国的小公子难道就不算是你墨家兼爱的对象吗?嘴上标榜着兼爱,背地里却是另一番作为,违逆自家宗旨,墨家还算是墨家吗?!!”

      言辞虽不激烈,但是这三两句话中,却把墨家批得一无是处、离宗背祖!

      “……”墨桓子沉默了下,出声解释道:“墨家兼爱,不曾遗漏任何一人!只是秦国攻伐列国,长平一战更是陨灭数十万条生命,天下皆惊、天下皆恐!这已经不是世间征战杀伐之事了,这完全就是屠戮!我墨家虽人力单薄,但却甘愿冒大不违,以暴制暴,阻挡秦国再添杀戮!”说到最后,这位墨家巨子双眉凝聚,异常严肃。

      赵诗雨听闻后,稍顿了下,却是想到了方才所说的长平之战,所带来的影响。

      长平一战,秦国大破赵国,至此山东六国再无一国有拒秦之力,秦国也从此冠绝各诸侯,成为了真正的霸主!而决定战国局势的这场战争,所带来的不光是秦国兵甲无敌的讯息,随之而来的便是山东六国对秦国的恐惧感,以及难以磨灭的抗拒!

      在六国平民的心中,秦军早已是只知杀戮的残暴之军,秦人的骨子里更是杀伐成瘾,难以平息!也正是这些内心的抗拒,让秦国统一后的治理变得难上加难!

      如今,墨家对于秦国的看法,便是其他各国人民对秦国的印象。秦人嗜杀!这便是所有人都共同认可的观点。要为以后打算,如何抹消长平之战所带来的阴影,便是一个重要的关节。

      想到此处,赵诗雨也就没再发怒,冷静下来道:“巨子有此心,诗雨敬佩。但是巨子有没有想过,墨家如此行事,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难道真的会如巨子所愿,秦国甘愿缩首不出函谷关?”

      “公主……想说什么?”墨桓子沉吟道,面上有些不定。

      “秦国东出之念,自百余年前秦国孝公始,就已是坚如磐石,不可摧折!这样的情况下,秦国会在乎一个从未进过宗室祖祠的幼年公子吗?只怕你们所谋之事根本就不会有成效,反而徒然惹恼秦国,招来祸事!”赵诗雨静静分析局势,提出了不同的猜想。

      “公主所言,只是虚妄的猜想!即便是此行无功,墨家也可以与列国一道,阻挠秦国东出之路,直至秦国不出!”墨桓子言之凿凿,仿佛是在宣誓一般。

      “巨子既然觉得我的猜想太过虚妄,那不知对于你自己的想法,巨子抱有几分希望?”赵诗雨回辩道。

      “公主辩论之才,天下人皆知!在下自认在辩论一道上绝非公主的对手,你我都无法说服对方,如此多说无益,我等还是早些决定那少年的归属,才是正事!”墨桓子正色道。

      “巨子,请恕诗雨无礼。在我看来,如今的墨家,已经算是众生之疾了!”赵诗雨见墨桓子不愿再与自己分说,便想到了一个“偏门”的法子,用以“劝解”。

      只是,赵诗雨此言一出,墨桓子当场就炸毛了……

      “公主,你是在挑衅我墨家吗?!”墨桓子一脸愤怒之色,紧咬着后槽牙,双目之中似有火光闪烁,欲要喷发出来:“公主先前辩我墨家之言,我墨桓子可以当做是戏言。可如今公主之语,恶言相辱我墨家,若是不给在下一个交代,今日就算是强攻合信侯府,墨家也在所不惜!”

      这时,赵岳也顾不上怪责赵诗雨了,面对墨桓子的威胁,当即回怼道:“强攻我合信府?你可以试试!”说完,目光睥睨,满含傲气地哼了一声。

      看着上面两个大人眼冒火光,相互怒视。墨云儿在下面听得是大汗淋漓,真担心这两个人会上手干一架……

      就在两个人眯眼相对之时,赵诗雨出声了:“巨子,墨家既然秉持兼爱非攻,那为何还要参与到列国之争?”

      听到这话,墨桓子收回了与赵岳对视的双眼,扭头看着赵诗雨道:“墨家兼爱世人,不论是平民百姓还是诸侯大夫,都是平等的生命,维系这一原则,便是我墨家之愿!而一旦有人想要破坏这一平衡,恃强凌弱,攻伐诸国,那天下如何能安?届时不知又有多少无辜之人惨死在这场争伐下,我墨家要做的便是制止这种情况,令天下诸国和平相处,百姓不会蒙受战争之苦!”

      “墨家之愿,是为天下众生,诗雨敬仰!但是……”赵诗雨先是点头赞许,随后话锋一转,质问道:“墨家成立两百余年,可与儒家争辉。这两百余年以来,墨家为此愿奔波不停,可是结果呢?如今之世征伐不断,死伤无数,诸国矛盾比之两百年前更加切骨,战争也更加频繁,这又是为何?”

      “这……世人皆苦,但是各诸侯王室却不能体悟,只知为了各自私欲,攻城夺地,争夺霸主之位!所以这乱世之由,是在于各国庙堂!”墨桓子沉吟道。

      “既然巨子觉得乱世之由是天下诸国,那如今为何只知桎梏一国,而放纵其他六国呢?秦国百年前势弱,更是差点儿就被魏国亡国灭种,当时何尝不是有墨家出手相助?墨家既然能相助于曾经弱势的秦国,为何今日却要舍弃,转而囚禁秦国王公子,以保护山东六国?这前后之差,何其之大!”赵诗雨将心中所想尽抒,说得墨桓子一愣,沉声不言。

      良久,墨桓子才出声回道:“正如公主所言,当时秦国为弱势方,我等当然要维护秦国。可如今,秦国横空出世,列国再难阻挡秦国兵锋,秦国已然是霸主之位,却屡屡挑起战争,杀伐不断,侵夺他国,这已经触犯到了我墨家的底线。墨家没有侵犯诸国之意,只愿保持各国均衡,民众祥和,不再相互争斗,即可!”

      “笑话!”此等言论一出,赵诗雨小脸严肃,郑重说道:“方才巨子所说,这乱世之由,在于各国庙堂。那此刻诗雨想说,这乱世之由,便在于你等百家之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