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芭比娃娃

      葵屋,最机要的暗阁中,柏崎念至面前飘动着一缕熏烟,与一名体态丰盈的美妇。

      “你还没有上他的床榻吗?”柏崎念至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首席暗蝶。

      “为了可以获取他更深的秘密,属下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这种男人,如果只是春风一度,那是不会敞开自己的心防的。唯有水磨入情,方可真正有所收获。”

      “这方面的你是最深知其中三昧的,我相信你的判断。我已经向首领大人汇报了这一切,你以后没有其他任务。只负责陈天一个人的情报。”

      “这是番内对你最大的信任。这个陈天背后的秘密,一日不可知,一日对我们整个组织都是威胁。”柏崎念至想起自己在江户与首领卷町龙崎的对话,不得不承认,他们现在就是真的搞死陈天,也不知道他背后的组织会给予他们如何的报复。毕竟,自己心房中最深的机秘对方都一清二楚。至少组织内部的内奸现在还没有查到。

      “属下一定竭尽全力。”

      “不是竭尽全力,是必须成功。”

      “主人,这里是哪里?好多大姐姐啊。”玲今天的课业已经完成,陈天就带着她们姐妹一起出来走走。他是从来不会让她们姐妹完全离开自己视线范围。免的出什么节外生枝的事。

      “祗园,京都最大的花街。也是你们原来要被送到的地方。”陈天今次是来探探路,那袋子金小判,让他很是疑惑,一个人贩子真的这么赚吗?特别是其中有一张小纸条,祗园三本木。

      “主人,不会是想要?”玲被陈天的话吓的手上的糖糕都掉了。

      “乱想什么呢,主人怎么会卖掉我们。”怜小手一拍,打在妹妹的头上。

      “主人我是要在这里风流快活的,哈哈,哈哈哈哈。”陈天难得的恶搞一下,肆意的大笑,搞的周边来围观他这个巨人的人群中有人觉得他是脑子不好。

      陈天就这样带着两个小跟班来到了“三本木”的门口。果然,这里的风格还是相当别致清秀的,还真没有陈天想象的那种怡春园的感觉。

      “这位客人,里面请。这两位小姐也要进来吗?”门口接待的侍女有些好奇陈天带着女生来这里。

      “无妨,我们一起的,我去哪里,她们也跟到哪里。”陈天进屋随便赏了一些钱给接待人员。

      “这自然是无妨的,一切随着客人心意来就好。不知客人有哪位相识的姐姐,我这就去传信。”

      “我也是第一次来,谁都不认识,你们这有没有卖身不卖艺的那种。”陈天今天就是要显的自己很是粗鄙,也是他在葵屋装君子装久了。葵屋的那个浑身都熟的滴水的美妇心里是什么意思,他明白地很。但是她这种可不是蝴蝶一般的女人,而是只吞噬男人的蜘蛛。他现在还不想去招惹。

      “客人这就说笑了,我们这可都只有陪客人怡心清谈的佳人。不做那些生意的。”

      “我今天就在这里睡一个女人,不行吗?”陈天就以他“巨人”般的身躯挡在了人家店门入口处,一幅你们不能满足我,我就不让你们做生意的架势。

      “客人何必为难我们这些苦命人,我们这里还真。。。”小侍女还没说完,陈天就掏出一枚金小判塞在她手里。

      “这样可以代表我的诚意了吗?在这种地方睡个女人就这么难吗?”

      “阁下何必为难一个小女孩,既然店家不愿意接待,此处花柳之巷未必没有阁下钟意之所。不如由在下请阁下另寻他处,如何?”一个清朗的男人声音从陈天背后传来。

      “是桂大人啊,松子姐姐已经恭候多时了。”小侍女一见来人,犹如大赦般的向来人打着招呼。

      “有劳小蛮带路了。”来着一幅标准贵族武士的打扮,虽然不是很高,但一对剑目清澈透亮,整个人给人一种如玉公子般的风采。他面对一个小侍女时举止也是极为优雅,看的出是有传统武士那种“文化人”的感觉。陈天一眼就认出了他,桂小五郎。或者说是未来的明治三杰之一的“木户孝允”。就是这个人将剑心培养成了拔刀斋的。

      他可谓当代文武全材的典范。作为吉田松阴的弟子,长州正义派的长州藩士,齐藤道场练兵馆的塾头。

      幕末江户剑术界公认的三大流派,分别是“位之桃井、技之千叶、力之斋藤”。这三所著名的道场网罗了绝大多数为磨炼剑技而从各地来到江户的年轻人。桂小五郎所入的道场,便是以“力之斋藤”著名的练兵馆。自此时起小五郎师从神道无念流剑客斋藤弥九郎学习剑术,一年之间突飞猛进,第二年便成为了练兵馆的塾头。将幕府讲武所总裁男谷精一郎的直系弟子击败,直到受藩命归国的五年余,小五郎作为练兵馆塾头,其间以剑豪之名闻名于江户,被延揽于大村藩等各藩的江户藩邸,请其对藩士进行剑术指导。

      不得不说,如果剑心不做拔刀斋,那么桂小五郎就是维新一派中剑术最强者。他才是这个世界隐藏的真正大剑豪。在追忆篇中,也是他替剑心完成了后续的杀人工作。但他作为维新派的核心领导,真是少有拔剑的时候。

      “阁下这是打算扫我的兴致吗?”陈天身体一横,挡在了对方身前,不让对方上楼。陈天既然今天遇到桂小五郎,为了以后可能出现的合作机会,当然是想和对方结交一番。至于,结交的方式嘛。不打不相识,不是挺好的吗?

      “既然好言相劝无用的话,在下也不得不用手中的刀剑来和阁下讲道理了。”桂小五郎现在还是处于青年气盛的阶段,何况这里有他钟意的女子,也是他未来的妻子,松子。

      “位之桃井、技之千叶、力之斋藤,今天我也想见识一下神道无念流的绝技。”陈天气机扑向桂小五郎,身边的姐妹俩与小侍女都纷纷退开。但在这种情况下,怜还是屏气凝神,向着陈天再靠近了三步。她内心之中一直有股坚韧的意志。

      “阁下知道我?”桂小五郎听陈天直接说出他的出身,有些诧异。

      “桂先生是有资格让我拔剑的男人,阁下可要小心了。”陈天这次主动的将天牙连鞘带刀一起拔出来。大喊一声:

      “全部捂住耳朵!!!”

      怜玲姐妹已经本能习惯于听陈天的命令,好不迟疑的将耳朵捂起来。而在场的其他人就有些不明所已了。

      “飞天御剑流~龙鸣闪!!”

      “铛!!!!!”一声刺耳的音声从陈天的手中天牙之中发出。

      陈天以与神速拔刀术相反的神速收刀术。以极快的速度将被拔出来的天牙收刀入鞘,霎那间产生超音波,将他周身所有的器皿都震的碎裂。而听到这超声波的人都捂起耳朵面容扭曲的痛苦。

      包括桂小五郎。

      “桂先生以为在下此招如何,方才在下不想伤了周遭无辜,所以已经留手了。否则,这里所有人耳内的三半规管都会被破坏,造成听力的永久下降。”

      “这技法,好可怕。你收刀时堪称神速,收刀的力量也是霸道绝伦。在下算是开了眼界了。”桂小五郎,细品一下方才陈天的动作,已经将龙鸣闪的招数原理看的七七八八了。

      “我只是想让桂先生知道,与我比剑,不出全力的话,会死的!”陈天刚才出招收力,主要还是为了不真正误伤到他的那对小跟班。

      “在下今日见猎心起,遇到阁下这等高手,岂有不出剑之理。”桂小五郎虽然为人低调,但真正遇到生死决斗时,也从来没有怕过。

      “三招!”陈天突然开口言道。

      “??!!”

      “阁下何意?”

      “我怕三招过后,桂先生没命再和我讲道理。”陈天一股威压自剑透体般的压向桂小五郎。

      “在下于阁下眼中,就如此不堪吗?还是认为我神道无念流只是路边草野,不值一提?”桂小五郎现在已经不是管闲事这么简单了,陈天这话,是在挑衅他们整个流派。

      “桂先生如能接我三招不死,今日之事,但凭先生做主。”陈天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陈天走过桂小五郎身边,在他耳边轻轻说出一句话:

      “位之桃井、技之千叶、力之斋藤,属实各有千秋,但桂先生可听闻过,在这三者之上,还有一句密语。”

      陈天已经率先走到门外空地,留下桂小五郎一个人还站在原地。

      “冠上一派,飞天之剑!”桂小五郎不是不准备跟陈天出来比剑,而是听了陈天的话后,想起师范曾经提到的那句话,而喃喃自语。

      桂小五郎整理好自己的激动的心情后,走出门外,站在陈天10步之外的地方说道:

      “阁下难道真是那传说中的古剑流派?”

      “镜心明智流的位之优美洒脱,北辰一刀流的技之变幻无穷,神道无念流的力之刚猛无涛。然在这三者之上的飞天御剑流,才是真正将位之美,技之变,力之猛,这三者完美合一的飞天之剑。”

      陈天一字一句的说出这段皇剑宣言,自身气势也随之不断拔高。已经让对面十步之外的桂小五郎握刀的手都起了汗水。而将这段话听在耳中的怜也升起一股满满的自豪。

      原来这就是主人的剑,飞天之剑是这个意思啊。好强!真的好强的感觉!

      “今天是在下有幸可以一窥飞天之剑的神妙,在下先行谢过了。”桂小五郎已经将自己的心,技,体的气势都凝聚起来,摆出以命相博的姿态。

      “怜,仔细看着我的剑。今天给你再上一课。何为飞天之剑!”

      “怜谢过主人,怜一定牢牢记住这节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