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林若兰小说免费阅读

      夏青竹这条命,在夏山河这,下贱如草芥!

      他这一声令下,一块来的夏家子弟立马不再犹豫。

      要知道,这次阴亲一结,他们可都是有好处的!

      当即,就冲过来,要将夏青竹绑走,直接送进棺材里。

      李长歌看到这里,哪还忍得了?

      一个箭步冲上前,一脚直接就将冲得最前边的夏城踹飞了出去!

      “我看谁敢!”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只等待猎食的狮子,择人而噬的眼神,直接震住了夏家众人。

      “好你个傻子!”

      哪怕是夏山河,也好一会才喘过气来。

      夏城是自己最疼爱的孙子,竟然被这个傻子打了?

      他指着赵清池,就质问道:“赵清池,你是怎么管教你这个傻子女婿的?”

      “我……”

      赵清池哪还好意思说话。

      这件事和她脱不开干系,这是她对不起女儿啊!

      “青竹,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跟爷爷走?”

      “你活到二十多,受了多少苦?如今爷爷给你找了个好人家,到时候你下葬了,也算是享福了!”

      赵山河似乎是意识到自己一把年纪,和李长歌一个傻子较劲有些不好看,直接就劝起了夏青竹来。

      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一笔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要知道,张家为了给短命的儿子找个作伴的,可是直接给出了两千万的聘礼!

      不光如此,夏家在江城,只是个不入流的三流小家族,这日后,若是攀上了张家这样的高枝,那岂不得飞上枝头?

      这阴亲,必须结!

      “夏山河,你也配让青竹叫你爷爷?”

      从小到大,夏山河就没有关心过夏青竹这个便宜孙女,可即便如此,夏青竹也是认他的。

      听到对方要来,刚做完手术,也要硬撑着从手术台上爬起来。

      可他呢?

      巴不得对方快点死!

      此刻说的话,更是一点脸都不要!

      李长歌内心怒火喷涌,恨不得当场撕碎了这个老不羞!

      “别……”

      可夏青竹却及时拉住了他。

      她的手,在止不住地颤抖。

      显然,这一幕,让她很难受。

      但她还是不愿意,让李长歌去替自己承受这一切。

      “爷爷,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不答应?”

      她鼓起勇气的拒绝,完全没被夏山河放在眼里。

      “把合同拿过来!”

      只见夏山河让夏家小辈拿出一份合同备份,就给夏青竹扔了过去。

      “青竹,这合同可是你妈亲手签的,我们替她还那五十万的赌债,她拿你来还!”

      “白纸黑字,你还想诋毁了不成?”

      赵清池见夏山河把事情捅破,顿时羞愧不已。

      当场就给夏青竹跪下了。

      “青竹,妈妈也是没办法啊!”

      “你这个病太花钱了,我不去赌,上哪凑钱给你治病啊!”

      若不是自己一时糊涂,事情不至于闹到这番田地。

      此刻,赵清池万分后悔,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白纸黑字,要想反悔,只能赔钱!

      “五十万而已,我来赔。”

      本以为,凭借夏青竹的善良,多半舍不得让母亲遭罪,可谁晓得,李长歌这个傻子,竟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了。

      他直接就将合同抢到了手上。

      一脸的云淡风轻,就仿佛五十万和一包烟一样。

      夏家众人,顿时笑了个人仰马翻。

      还以为这小子好了呢,原来还傻着啊!

      “借五十万,还五十万,傻子,这天底下可没这么好的事!”

      夏山河更是连瞧李长歌一眼,都觉得丢人。

      眼看这么一闹,周围人越来越多,他也不好再继续逼夏青竹。

      反正张家那边给出的期限是七天之内把人送过去。

      就夏青竹这懦弱的性格,他是吃死了对方的。

      “青竹,爷爷也不逼你立马下决定,这两天你好好想想吧。”

      撂下话后,便领着夏家子弟离去。

      临走前,夏城还恶狠狠地看了李长歌一眼。

      显然,不打算把刚刚那一脚就这么翻篇了。

      “青竹……”

      待到人都走了,赵清池没忍住,就来找女儿了。

      这次惹出麻烦,是她一时糊涂。

      她想着和女儿道歉,可夏青竹,却没打算追究这件事。

      “妈,没事,都过去了。”

      她说完,故作轻松的,就往李长歌看了过去。

      “咱们,回家吧。”

      李长歌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等到收拾好东西,夏青竹换好衣裳,一家人就回到了家。

      似乎是受了那合同影响,这一路上,一家人都没有说过话。

      而回家之后,李长歌便独自一人,观察起这住了三年的地方来了。

      老旧的装修风格,不到一百平米的空间,处处透着贫瘠的气息。

      夏青竹家里的经济,因为她的病,一直以来都十分拮据。

      他实在很难想象,这三年来,她是怎么顶住母亲的压力,硬把自己这么一个拖油瓶养在家里的。

      “你饿了么?要不要,我做点东西给你吃……”

      很快,夏青竹过来了。

      她如同以往一样,带着笑容询问李长歌想要吃些什么。

      但脸上的笑容,却不那么自然。

      她不傻。

      与李长歌相处了三年,今日的不同,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估计,这个昔日里缠着自己叫夏姐姐的大男孩已经康复了。

      说实话,夏青竹曾不止一次好奇过李长歌的身份。

      可现在。

      她的内心,只有害怕。

      她害怕李长歌好了,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自己。

      她现在,只有李长歌了……

      “跟我去一趟民政局吧。”

      似乎是在观察这套破旧的房子后得出了答案,很快,李长歌就开了口。

      一旁的赵清池听后,瞬间就动了肝火!

      这家伙要去民政局,是打算离婚?

      他就没点良心么!

      自己女儿,可是心甘情愿照顾了他三年啊!

      赵清池下意识就想要骂李长歌没良心。

      但却被夏青竹拦住了。

      “好,你等我一会。”

      她还是笑得那么好看,没有犹豫,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夏青竹是一个拎得很清的女人。

      当年是自己害了李长歌,照顾他三年,是自己该做的。

      他从来都不欠自己什么。

      更何况,如今自己家里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他要离开,人之常情罢了。

      当即,默默地拿出家里的户口本,就和李长歌出了门。

      “其实……我们没有领证。”

      当年,之所以和所有人说,李长歌是自己的丈夫,夏青竹最主要的,是害怕李长歌会被人欺负。

      自己保护他,也有个理由。

      这三年来,她也早就习惯了两人之间这样的身份,以至于这会出了门,才想起这件事。

      这会提起,本以为,也就省去这一步的麻烦了。

      可李长歌却没有停下脚步。

      他嘴上噙着笑容:“我知道呀。”

      “那?”

      夏青竹一脸不解。

      这时候,只见李长歌温柔地牵起了对方的手。

      “所以啊,得办张真的。”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