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视频污版在线观看

      君如岚目露疑惑,“这是什么灵药?”

      花魂满心欢喜,“这是脉灵果!”

      “脉灵果?”

      无名凑近查看,灵药长势不高通体碧绿,主干有龙鳞,枝干和叶片都像龙角。

      枝叶间挂着几枚果实,形状就像龙头。

      啵!它张口就朝无名吐出一道雷电。

      无名眼疾手快,闪身避过。

      轰,一个山石直接炸开,化作碎石。

      “果实想跑路!”花魂微微一笑,“宝贝,我看你怎么逃?”

      她引动避水珠,打出一团重雾将整株脉灵树包裹起来。

      她轻轻挥手,重雾飘向无名,飘进天星石乾坤葫芦里。

      花魂一拍玉手,笑道:“搞定。”

      无名愣了愣,九幽恐怕又有技能觉醒。

      花魂看着他,“还呆。”“我们快闪!”

      无名心思念转,开始动作。

      三人抹灭相关痕迹,朝下一个目的地潜行。

      密林里,三人辨别方向。

      君如岚心有好奇,“九幽,那脉灵果是不是已经觉醒灵识。”

      “它有什么效用?”

      花魂笑道:“觉醒灵识很难,那是自主防御。”

      “灵株秘药,奇花异草也是拥有生命之物。”

      “灵药可以成精,不过也需要机缘。”

      “至于效用......”她莫名看着君如岚,“要是你们想要孩子,脉灵果就有大用!”

      君如岚笑了笑,“怎么说?”

      无名干咳一声。

      花魂笑道:“所谓龙脉,是指山脉。”“脉灵果要山脉和地脉相合才能催生出来。”

      “山龙为阳,地龙为阴。”

      “脉祖,施陀?”无名自语道:“施陀守在这里,肯定有隐情。”

      花魂眸光闪烁,“脉灵果之事,也许施陀也不知道。”

      “我看见他药园里有很多极品灵药。”“若是知道,他早就采集走了。”

      君如岚拉着她,“你还没说,灵药有什么用。”

      花魂诧异,“你好奇心,真不小。”她缓了缓道:“脉灵果可以炼制脉灵丹。”

      “常人服用脉灵丹,易经伐髓。”“孕妇服用脉灵丹,胎儿直接脱胎换骨。”

      “婴儿获得父母的一半修为,这是中等概率。”

      “一半修为?”君如岚神情震撼,“如果父母是天帝,那孩子一出生就是大帝或者圣王?”

      “那只是比喻。”花魂笑道:“理论上是这样。”

      “只是丹药我也没试验过,你们要不要试试?”

      无名扶额,“脉灵丹效用逆天。”“我们得到的脉灵果,说不定已是此地灵药之最。”

      “消息不可外泄。”“或者,找个恶人来做掩护。”

      花魂宁静道:“这是自然。”

      三人查探许久,终于离目标更近一步。

      前面林木稀疏,有多个水潭。潭中寒烟朝上涌动,靠近后寒意扑面而来。

      周围有灵力痕迹。

      不远处还有打斗。

      无名优先前去查探,只见无数龙鳄将数名强者围困当中。

      “我运气时好时坏。”他看着花魂,“不过有你在,灵株秘药就像长在家门口。”

      “那是自然。”花魂笑了笑,“先记着我的好。”“以后要还回来。”

      “还回去?”无名心有不妙,他并无言说,而是看去战斗之地。

      刑宗、天剑宗、天外楼、神刀门、王家,各中小宗门强者被龙鳄围攻。

      只见龙鳄身长三米左右,身躯漆黑如墨,双眼暗红如血。头上长有龙角身上有龙鳞,尾部有刺锋利无比。

      它们口吐雷炮,前仆后继根本不惧生死!

      赵四、连惊云形神狼狈,另一名强者已经受伤,三人陷入被动境地。

      无名暗叹一声,原来赵四和连惊云还有宗族强者同行。

      君如岚星眼诧异,“龙鳄防御太恐怖。”“它们实力不凡,修为至少是圣王大圆满!”

      花魂轻声道:“它们数量众多,而且智慧不低。”“群攻、偷袭、进退有序。”

      “相互之间还暗含阵式。”

      无名眸光凝聚,“有强者在驱使它们。”“我们快撤!”说完扭身出剑,一剑钉向龙鳄眼瞳。

      “不好!”花魂也快速回身,一剑刺向另一头龙鳄的咽喉。

      君如岚双剑舞动,切向第三头龙鳄的前爪。

      咻咻!

      三团雷炮朝他们掠来。

      六头龙鳄转眼就将三人困在中央。

      嗷!一头龙鳄轰然砸向地面,泥土随之飞溅。它的一只眼睛已被无名刺瞎。

      叮叮,花魂三剑齐发,每一剑都刺在龙鳄咽喉上,只见星火喷薄,然而敌人并未受伤。

      咔咔,君如岚切在龙鳄前爪,有几片鳞甲随之崩落,不过对方中途变抓,朝她的肩膀拍下。

      她移身踢在龙鳄腹部,敌人翻滚出去,而后一个鲤鱼打挺再次扑来。

      嘭嘭,又是多个雷炮轰出。

      三人游身闪避,挥剑还击。

      雷炮威能无穷,地面已经炸出数个深坑,古树山石连余波都难以承受,纷纷爆化。

      “刺它们的眼睛!”“那是唯一弱点。”无名腾身引剑,一剑将另一头龙鳄的眼瞳刺裂。

      呼,龙鳄瞳孔里血雾喷薄朝无名涌来,他拂手扫过血雾被荡开飘向林木。

      林木成片倒下,枝干转眼就化成黑炭!

      瞧见多头龙鳄涌上来,无名快速抉择,“如岚,九幽,我们朝那些宗门强者靠近。”

      “将龙鳄引向刑宗、天剑宗阵营。”

      “我来断后!”

      “好!”君如岚和花魂且战且退。

      “快,那名隐匿强者来了!”

      无名不断出剑,身前,两侧有三头龙鳄被刺中,血雾暴起,它们扑在地面甩身哀嚎。

      同时,它们把自己的长嘴都抓得血肉模糊。

      无名闪身后跃踢开两头龙鳄,随后一掌拍中一头,两剑震退三头。

      游身之间他拦在花魂和君如岚前面。

      敌人纠缠不放,几十头龙鳄再次奔爬,涌向三人。

      “散修该死!”天剑宗阵营里有一名强者怒不可遏。

      “可恶!”“谁让你们靠上来!”刑宗阵营里也有人怒喝。

      天剑宗强者身形中等,明眸皓齿英俊飘逸,此时他面色阴沉,双眼里有杀意涌动。

      他剑来剑往,道道剑气从身旁浮现,将数头龙鳄逼退。

      天剑宗长老花意飞竟然来了,他果然强悍!

      无名三人游身而动,从两宗间隔地带弧形掠过。

      龙鳄早已杀红眼,见人就攻击!

      远处之人它们口吐雷炮,近处之人它们不是张口撕咬就是挥爪破防。

      刑宗长老朱红也来了。

      他身材高大,阔脸浓眉不怒自威,神情满是正义感,身上流淌着上位者气息。

      “谁让你们靠上来?”朱红看了看无名,不及呵斥,数头龙鳄已经冲向他。

      “该死!”他运掌外切,瞬间击中四头龙鳄的咽喉。

      龙鳄直立扭身,随后瘫软在地。

      “好强!”无名暗叹一声。他两剑刺瞎两头龙鳄的眼瞳,而后将他们踢向同伴。

      “小子该死!”“谁让你刺它们的眼睛!”花意飞身上有杀意卷起。

      噗通......天剑宗阵营里几名弟子接连倒地。

      龙鳄冲涌,它们咬住敌人大腿,直接把天剑宗弟子甩飞。

      咔嚓!

      有几名弟子被直立扑来的龙鳄或撞倒,或踩踏,或咬住咽喉。

      嘭嘭,又有数名弟子被雷炮击中。

      惨呼连连,声动四方。

      “杂总,我会撕碎你!”花意飞恨不得冲开龙鳄,将无名斩杀。

      无名给花魂和君如岚传念,“我们游斗就好,时不时刺破龙鳄的眼睛。”

      花魂和君如岚移形换位,始终将龙鳄引向两宗人群。

      无名感知四方,几个散修群体也被龙鳄追赶到附近。

      他只觉不妙,突然——

      时空瞬间陷入困顿,淡淡雾气转眼就被抽空!

      所有人动作变得缓慢,灵力运转不畅。

      一道年轻身影从深空缓步走下。

      他一身白衣随风浮动,银发如丝容貌俊美。他以血红眼瞳安静看着众人。

      “你们,胆子,真是,不小。”“采集奇花异草,灵株秘药也就罢了!”

      “还敢打矿脉的主意!”

      “刑宗?”“天剑宗?”“天外楼?”

      刑宗阵营里,朱红心神震动,“你是谁?”

      “我是谁?”银发青年看着朱红,“你还不配知晓。”

      他想了想又道,“我就是,矿祖,跋东!”

      原来是矿祖跋东!他竟然有口吃!天剑宗阵营里,花意飞暗自惊异。

      “你觉得我口吃?”矿祖跋东看向花意飞,“老子,故意,这样说!”

      花意飞瞳孔收缩,身躯微抖。

      他的身躯不由自主朝上飞起,啪啪,他的脸被扇打,啪啪,他的屁股已经开花。

      花意飞身上疼痛,内心无比屈辱,然而他无可奈何!

      众人心底发笑,可是没人敢笑出声来。

      所有人努力憋着!

      “还有,你!”“你!”跋东在人群里乱点,最后指着朱红、还有天外楼强者。

      两人同样飞起,享受同等待遇。

      朱红被打得更重!

      “你,作为,掌法者。”“还想采集矿脉。”跋东打得笑起来,“你,狗胆,不小啊!”

      朱红的脸颊被打得又红又肿,鼻子歪向一边,鼻血飞溅。

      天外楼强者门牙几乎掉光。

      “其他天域之人也敢跑来黑山山脉!”跋东并未动身,他安静看着众人,“现在,你们全部喂鱼。”

      “住手!”

      轰!时空解封,雾气再次流动。

      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动作。

      只是众人不敢逃跑。都抬眼看着来人。

      无名神情诧异,脉祖施陀,他怎么会来干涉?

      施陀身悬天际,懒散看去跋东,“已经死了很多人,你还想斩尽杀绝?”

      “别忘记自己的身份!”

      跋东笑了笑,“老鬼,你说的好听。”“他们明着采药,暗里偷挖矿脉。”

      “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嘭!天外楼强者直接当空爆化。

      朱红心神激荡气机紊乱,双眼凹陷下去。

      花意飞英俊面容瞬间变得惨白,嘴唇变成深紫。

      “够了!”施陀依然神情慵懒,“我可是要动手了?”

      跋东笑道:“也罢,打也打了。”

      噗噗,朱红和花意飞重重摔在地上!

      施陀神情淡然,他转头看向无名,双眼里有莫名意绪。

      无名暗自惊异,糟糕,还是被他发现!

      施陀又看去跋东,言语有气无力,“我们不能自己动手,破坏规矩。”

      “你要学我。”说完他看着人群,指向无名,笑道:“那小子身上有百骨木!”

      “不对,是七窍心!”“反正,你们可以问他!”

      “百骨木,七窍心?”无名极度郁闷,“可恶,好个借刀杀人!”

      花魂和君如岚快速朝他靠近。

      施陀用手捏了捏脖子,随后看着无名,诧异道:“你还不跑?”“要不要我送你?”

      “不必!”“再见!”无名拉住花魂和君如岚飞身掠出,没入密林而后在幽暗深处潜行。

      此时,身后也有数名强者追来。

      花魂言语担忧,“现在去哪里?”

      无名心思念转,“我们深入黑山山脉。”

      “故布疑阵,制造逃离迹象。”

      “我们朝内突破,我记得山脉深处还有三个灵药分布点。”

      花魂轻叹一声,“好,我打头阵。”“如岚跟着我。”

      “你负责断后,磨灭痕迹。”

      说完花魂优先掠出,君如岚快速跟随。

      无名朝来路冲出。

      赵四、连惊云兵分两路追踪无名,另外一名同门追向山脉深处。

      神刀门众人分散开来,继续探索。

      刑宗、天剑宗、天外楼,各中小宗门都有强者朝来路追去。

      无名曲线逃逸,同时抹去拐点上的痕迹。

      他将追踪者引向藤蔓世界。

      敌人越来越近!

      他以最快速度将无数藤蔓砍破皮,接着腾身掠过孔洞,最后连另一面也数剑割破。

      莫名气味流淌在空气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