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官方网站

      “师...师兄你去哪?”

      嵇璇的声音自陆川身后传来。

      她刚出议事厅就不见陆川的身影,转了半晌才在鹤晓峰入山口见到了自己的师兄。

      “我去主峰逛逛。”

      陆川心思活跃,一路上对山中环境赞叹不已,远处山脉叠峦起伏,一座座大殿置于其上,云雾飘渺其中,幻若人间仙境。

      就是这边少了些许生气,一时间,陆川迫不及待想要去其他主峰四处逛逛。

      “啊?”嵇璇惊呼,此刻也是靠了上来,盯着陆川不可思议。

      打自己入门起,自己印象中这位师兄离开鹤晓峰的次数屈指可数,今日破天荒的要出门了?

      嵇璇捂着嘴,楚楚可怜,看着陆川说道:“师父不是那个意思,师兄你可不要离山出走啊!”

      “我为什么要离山出走?”陆川满头雾水。

      “哦,那就好那就好!”

      嵇璇拍了拍胸口,舒了口气。

      别拍了别拍了,再拍就扁了,陆川摇了摇头,心中一阵吐槽。

      一旁的小师妹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小声道:“我陪你一起去。”

      “妙!”

      一路上,陆川也是从嵇璇口中得知了化清寒池的情况。

      要说这离天大陆,可是有着一番惊天动地的历史。

      青山宗所处地域,位于离天大陆南域极南处,这里属于太清皇庭的管辖境内。

      这个南域可不简单。

      或许是万年前,又或是数十万年以前?总之历史太过悠久,已经无从考证。

      很久以前,这里可是修玄者的温床,当时的南域,灵气汇集,比大陆任何一个地方都要精纯浓厚,无数大能皆诞生于此处。

      可是有那么一天,不知为何,整个大陆出现了两级反转的变化,昔日的温床,竟成了灵气稀薄之地,相比于其他地方弱了不少。

      无数高手想要查探究竟,全都一无所获,最后一致认为,多年来的人群汇集,修玄者数量太多了,以致于灵气吸收过多导致枯竭。

      于是整个修玄中心转移了方向,全都汇集到了现在的大陆中心,中部神州。

      至于那中部神州,嵇璇所知甚少,只知道从南域大变以后,是现在的灵域之地,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轻易能够过去的。

      为了不重现南域的灵气枯竭之状,整个中部神州严格控制人口进出,经过历年来无数大能的努力,现在有着万万里的玄道阵法隔绝。

      若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外面其他地域的人想要进去,都要花费一番不小的代价,不过具体的代价是什么,谁也不清楚。

      在这种南域边陲小地方中的玄者,中部神州就如同神话般无法触及。

      然而就是在这被人遗忘的蛮夷之地,太清皇州境内,有着一处自古遗留下来的秘境。

      “是化清寒池?”

      “没错,师兄你是该出去走走了!”

      嵇璇有些无奈,这种史书记载的的常识,师兄都听得津津有味。

      “师妹所言甚是,师兄近日有所顿悟,以往作风,属实是有些不妥。”陆川惭愧。

      一旁的小师妹满意的点了点头,师兄这次伤得好呐,整个人都变得开朗许多啦。

      “那化清寒池可是我们太清皇州的宝贝呐!”

      要知道这南域之中,如今最为稀缺之物是什么?

      当然是灵气了。

      化清寒池秘境,每隔二十年自动解除封印一次,玄体之下,方能进入,这种巧合,颇为奇妙,似是老天有所眷顾,弥补南域灵气亏空所做的补偿。

      玄者突破到仙人五境,在南域,可是极为困难的,因为这其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灵气破凡。

      顾名思义,突破至求玄境,所需的灵气极为庞大,想要成功突破,如若不是青山宗这类大门大派,寻常人等没有自身宗门底蕴或者天大的奇遇,只能止步于此,永远无法迈入那高更一层的境界。

      以往想要突破,只能动用宗内聚灵大阵,这等高级阵法每运行一次,都要消耗极为庞大的资源,哪怕是青山宗,都是肉疼不已。

      而聚合而来的灵气,并不精纯,这也导致了整个南域的修玄者哪怕成功突破进入仙人五境,往后的成就,也是一言难尽。

      那秘境之中,有着比外界浓郁无数倍的灵气,其纯度,更是令人吃惊,简直就是为玄体破凡量身打作的一处福地。

      二十年一次的破封,更显得尤为珍贵,不过普通玄者可无福享受。

      整个秘境,早已被太清皇族与三大宗门牢牢控制在手。

      而青山宗,正是这三大宗门之一。

      陆川细细听着,颇为好奇,如此说来,自己如今玄体七重的修为,恰恰是赶上了一个极巧的时候。

      “化清秘境......”陆川喃喃,陷入沉思。

      ......

      一路上,师妹似乎不知疲倦,绕着师兄喋喋不休,要知道之前,可是难得有着样的机会与自己的师兄在外闲游。

      临至山脚,一处阵法阻拦了两人的脚步。

      陆川拿出一枚青色玉佩,这是内门弟子专有的玉佩。

      玉佩不算大,约莫半个手掌,入手一片温润,材质自是极好,通体幽青,其上刻着鹤晓二字,又有山水绘于其上,意喻着青山宗,雕工精细,美妙绝伦。

      陆川摸了摸鹤晓玉,抬起手来将其朝着阵法探了上去。

      嗡~

      一股反阵之力将他的手掌弹开,陆川吃痛不已,右手发麻不止。

      “噗嗤!”

      身后传来师妹忍不住的笑声。

      “师兄,这鹤晓玉可是上不去昼颜峰呢。”

      陆川有些疑惑,拥有内门玉佩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去吗?

      “昼颜峰早就换了阵法啦,上面师姐师妹太多了,好多弟子经常来这边闲逛,夜澜峰主一怒之下把阵法给改了。”

      闻言,陆川才微微颔首,自己对昼颜峰还是有印象的,夜澜峰主是四位峰主中唯一一位女峰主,座下也全都是女弟子,这里也算是宗内独有的一道风景。

      不过现在嘛,看样子那些同门师兄弟可是郁闷不已了,还好自己有个小师妹在身边,虽然平平无奇,也算是独有的待遇。

      美女到哪待遇都是不一样,哪怕在异界也是如此,陆川心中感叹。

      旋即也是不再逗留,对于这个世界的仙女,陆川也是颇为向往,不过原主太过令他失望,自己现在是瞎子过河,全靠手摸。

      还得多多了解这个陌生的地界。两人穿过数道丛林,这山门地域之大,哪怕陆川早有所料,也不由得暗自咂舌。

      不愧是大门大派。

      正在这时,一位弟子自远处赶来,神色焦急,不知遭遇何事。

      瞧见两人,来人打了个招呼。

      “两位,可是准备上炼药峰?”

      见两人在山脚,刘浩善意提醒。

      “现在最好不要上去,如今吕葵峰主闭关突破,药长老可是翻了天了,我再晚走一步就差点被他拉去听课了。”

      刘浩擦了擦额角的汗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陆川一愣,听个课至于这么紧张吗。

      待得好心的同门走后。

      嵇璇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

      “师兄,要不我们就别上去了吧?”

      显然听到刚才那位弟子的话,她也有些犹豫。

      陆川却是不以为然。

      “师妹,师兄对炼丹一术也是颇为向往,如今适逢其会,上去瞧瞧也是甚好。”

      “那...那行吧,正好师兄伤势刚愈,噩梦频发,上去向药师伯求一颗定魂丹也好。”

      嵇璇好不容易有着与师兄独处的机会,见他如此,也不想违抗他的想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