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娱乐性交经验

      二楼房间的格局,是崇祯和周皇后的两间大房在中央,李邦华三人的房间居左,周世显的房间居右,算是左右拱卫寝宫。

      周世显回到自己房间,先脱个精光,从水缸里打出凉水,跟热水兑了,痛痛快快地大擦大抹了一番,换上干净的里衣,往床上一倒,心想这回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了。

      自己这边安静下来,却听到了隔壁的动静,隐隐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传来。他一个不小心,把刚才昭仁公主的那句话给想起来了,心头一热,不免绮念丛生。

      结果这一晚就没怎么睡好,无数奇思妙想在梦中纷至沓来。

      早上倒是醒的还早,懵懵懂懂坐起身,先照脸给了自己两巴掌,打得生疼,才算彻底清醒过来。

      今天还有事情要办呢。

      要办的事情,首先就是要弥补自己一个绝大的疏漏。

      这次离京,他的准备做得很充足,银钱方面,有前后两辆银车装着抄家得来的金银,拜许总旗所赐,这笔财富折银在二十万两以上,不仅足以用于途中的军饷、应付可能发生的意外,甚至连到达南京之后这笔钱怎样使用,他都做了预案。

      千算万算,还是忘了一点,直到昨天,他在御驾之前,请发四千五百两贼赃来赏军的时候,崇祯听到银子数目,眼中一亮的神情,才让他恍然大悟自己哪里做错了。

      皇帝的身上,连一文钱都没有。

      皇后的身上,也连一文钱都没有。

      所以皇帝在嘉慰将官的时候,只能口头表扬,然后着周世显记下。

      皇后想奖赏瑞常的时候,干脆就把自己戴着的镯子赏出去了。

      没有钱,就只能等着臣下知情识趣,主动孝敬,不能开口要。

      开口要,那就变成乞丐了,臣下决不可将帝后置于这样尴尬的位置之上。

      这是自己的疏忽,好在亡羊补牢还来得及!周世显有一个优点,就是行动力特强,一旦发现自己有什么不足,立刻就会设法予以弥补,昨天晚上补上了李邦华和倪元璐的,今天就该为帝后打算了。

      吃过早饭,他把阮明叫到房里,两个人写写划划了半天,才算是拟妥了两张单子。周世显袖了单子,来到崇祯的房间之外,让阮明等在外面,请王承恩代自己通报。

      崇祯听说驸马来了,很是高兴,他知道这个准女婿一路劳心劳力,要管的事情太多,因此如无必要,从不去打扰他,现在他主动来见,自然是立刻召入。

      “世显,今天这么早,是有事要奏?”

      周世显被昭仁公主弄得对“世显”这两个字有点过敏了,现在听崇祯一喊,差点就走神,连忙答道:“是,臣在陛下面前,不敢言早。”

      “说到这个,不是我自夸,朕自御极以来,十七年间从未断过早朝。”

      周世显看着崇祯脸上那微微自得的神色,心想这话虽然不假,可是南辕北辙的故事告诉我们,若是走错了路,越是坚持,反而就错的越远。

      “陛下勤政自俭,天下皆知,就是在度支上面太过克己,清苦之至,我们做臣下的岂能无愧。”

      崇祯听他这么说,略觉奇怪,明明在说起得早,怎么一转就转到花钱上去了?

      “世显,你想说什么,只管奏来就好。”崇祯笑着说道。毕竟做了十七年的皇帝,臣子这种先抑后扬、先铺后立的道道,他见得多了,知道周世显有话要说。

      “是。”周世显见自己的小心机瞒不过崇祯,干脆就乖乖听话,直接说,“臣奏请复设内承运库。”

      “哦?”崇祯神情复杂,侍立在一旁的王承恩,也忍不住抬头看了周世显一眼。

      大明的税收,是以国税分入太仓和内库。太仓是国库,由户部管辖,内库则是皇帝的私库。

      内库有内承运库、广积库、甲乙丙丁戊五库、赃罚库等十二库,这其中只有内承运库存的是金银,其他存的都是布匹之类的各种实物。

      内承运库中的金银,就是通常所说的内帑了,在大臣们眼里,那里就像是有个聚宝盆,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在弘治、嘉靖、万历三朝,皇帝强势,能从国库搬来百万两白银,但在崇祯即位之后,没有从太仓挖过一次银子,反倒不断地发内帑,以至于朝臣都知道户部没钱,要钱找皇帝陛下发内帑。

      因为京师三大营和上直二十六卫的军饷都是内帑支撑,所以只要有帅臣带了京营的兵出去,就可以理直气壮要求发放内帑。

      内承运库毕竟不是真的聚宝盆,近两年更是出多进少,内帑终至于完全枯竭,连守城兵卒的一点赏钱也给不出来。

      库还在,钱没了。

      到现在逃离了京城,更是连库也没有了,身边亦无一两银子,复设不复设的,也无非是镜花水月,望梅止渴。

      崇祯摇摇头笑了,驿旅在外,不比朝堂奏对,不用那么严肃。

      “世显,要说复设内承运库,当然好,”他开玩笑似的对周世显说道,“只是你打算设在哪里?内帑从何而来啊?哈哈。”

      “陛下,臣奏请将内库设于银车之内,随圣驾而行,”周世显笃定地说,将衣袖中的清单双手奉上,“至于内帑,请自臣手中这张单子而始。”

      “什么?”

      崇祯不等王承恩上前,自己伸手便将单子接了过去,单子上寥寥数行,简单明了,一眼便看清了:

      足纹银锭四百个,每个重五两,计银二千两

      金元宝一百二十个,每个重十两,折银一万九千二百两

      赤金一千五百两,折银二万四千两

      大东珠五颗,折银一万二千五百两

      大红宝石五块,折银七千五百两。

      这样通算下来,总有六万五千两白银。

      崇祯激动得手都有些发颤了,这孩子说复设内承运库,竟然不是一句虚言!他咳嗽一声,把单子递给王承恩。

      “世显,这许多银钱,你是怎样筹集出来的?”

      这个,臣就用抢的。

      “臣破家从驾,报效君父,份属当然。”驸马恳切说道。

      “这……”崇祯心想,我家长平这是嫁了个富贵人家的娃吗?太仆寺的少卿,一年的入息看来也不少啊。

      “亦有离京前锦衣卫所起获的贼赃。”驸马补充道。

      王之心的家产,陛下您也有份花了的。

      “好,好,”崇祯双眼放光,点头说道,“就复设内承运库于银车之上,着王承恩总司其责,与……与……”

      “启禀陛下,是与兵部司务阮明协力办理,”周世显奏道,“娘娘的体己,也与内帑放在同一辆车上。”

      “体己?”崇祯困惑地说道,“皇后离宫之时,不曾有带得什么银两……”

      话还没说完,忽然明白了,心中大起感慨:这孩子,真是的。

      “你说有,那就有吧。”皇帝微笑着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