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辣福利网

      听到这样的结果,王渊和崔文涛土色的脸更如遭雷击,吓得一片煞白,“什、什么,我们回不去了!”

      “好了,别这样难过,反正你俩不幸没有通过神的考核,也没有再进入空间的机会了。一部份回到现实,还是全部回到现实,都没有任何区别。”

      白夜脸上似笑非笑,一副不但见死不救,反而顺手推一把的恶趣味,似乎乐意见得两人这样沉沦于恐惧。

      王渊和崔文涛脸上发白,不过面对即将临近的死亡,他们几乎停滞的脑袋,终于在这一瞬间动了起来,“等一等,如、如果能够再一次进来呢?”

      “唔,可惜你们已经失败了。”白夜无奈的摊摊手道。

      崔文涛脸上焕发希望,“大、大哥,你一定有办法的。”

      “这一个任务关键是幻想令,如果我们拥有幻想令,是不是就能像他们一样?”王渊竭尽所能道。

      白夜眼中闪过一抹有趣,微微点头,“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你们已经失败,不可能得到幻想令。”

      “不,还有一个机会。”

      王渊隐隐后悔学什么“螳螂捕蝉,守株待兔”的把戏,果然语文书上的故事没有骗人,但凡念想着守株待兔,以此一劳永逸的,都不会有好下场。

      白夜摆摆手道,“机会只有一次,别指望神有怜悯!”

      “神没有,但如果是你,如果是你这样的资深者的话,应该会有转机吧!”王渊拼命的抓住每一分生存的可能,他感觉自己从未如此用功思考过。

      白夜嗤笑道,“你的想法不错,但可惜你们面对的是我,神没有怜悯,我不是神,然而也一样没有那种无聊的情绪。新人,能够在我面前走到这一步,以你们刚才的表现,现在已经非常让我吃惊了。与这个世界一同寂灭吧。能够有一个世界为你们送行,哪怕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玩具。对于你们这些凡物,也是无上的荣幸。”

      “啊!”

      王渊听到白夜的话,不由痛苦大叫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夜,一股莫名的情绪正在酝酿、凝聚。

      崔文涛大吃一惊,忙拉住王渊,“大哥,冷静一点!”

      “我们是第一次参与任务的新人,虽然身上什么也没有,但是只要可以继续参与这个世界的任务,能够进入这个空间,未来也一定存在价值吧。”

      王渊想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在幻想过将白夜大卸八块,而又惊回现实后,终于鼓起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志,把一切都给赌了上去。

      那种徘徊于生死之间的虚无,他再也不想经历了。

      白夜眼中闪过一抹兴致,似乎对此有了一点点兴致,但神光很快又回归平淡,“你的想法完全正确,作为引导者,我手中正好拥有两枚幻想令,能够让你们参与下一次的任务,只不过下一次进入空间,这一枚幻想令就会立即被消耗掉。也即是说你们再次失败,什么未来,不过是镜花水月。失败者,在这个世界不配拥有未来。”

      “我们会加倍返还的。既然你将我们从虚无中救回来,也应该有一点点这样的想法吧?或许在您看来,我们龙虎兄弟不过是一个笑话,但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们未来一定会成功的。”

      王渊想到周虎那个在前途未明的情况下,就敢以身犯险的狠角色,也心中发狠。尤其是此前生与死之间的徘徊让他彻底明白,在这个变态的世界,不对自己狠一点,光靠小聪明是无法生存的。

      白夜嗤笑道,“有意思!既然如此,签下这份契约吧。以下一次游戏的机会为筹码,如果你们不能双倍奉换还,你们的灵魂就将为我所有。”

      “灵、灵魂?”

      王渊看着白夜抛出一张纸来,借助一看,只有寥寥几言,“予汝机缘,以灵还愿!”,心中似懂非懂,但也明白这是资深者的力量,而他们面对将要来临的死亡,也别无选择,只能豁出去答应了。

      两人没有多少犹豫,分别在契约上签署自己的名字。

      然后契约似乎得到响应,达成即焚,化为一股无形的干涉之力,拘禁在王渊和崔文涛两人的身上。

      “可不要失败了哦。尽管比起两枚幻想令,新生的灵,才是真正的无上珍宝。不过,让我人生第一笔投资,就这样失败的话,也是一件很扫兴的事情。”白夜挥手一抛,扔出两样白色事物。

      王渊奋力一接,正是两枚幻想令,同时关于幻想空间的常识,也在他接触令牌的瞬间,涌入脑海。

      “大哥!”

      看着王渊拿到幻想令便闭目不语,崔文涛不由担忧起来。

      一双锐利的精光从王渊眼中闪过,他轻轻的摆摆手道,“我没事。比起这个,我们七天后的任务是?”

      “那只有神才知道!”

      白夜轻轻的耸耸肩,给予他们一个理所当然的答案,然后身体渐白,就化为一道虹光,遁入虚空。

      “五千三百二十一!”

      “五千三百二十二!”

      “五千三百二十三!”

      “五千三百二十四!”

      安布雷拉三号基地,普明迎着朝阳,在安布雷拉医护人员的指导下,机械式做着比较常见的仰卧撑,唯一不同的便是,他自始至终都轻松写意,不要说气喘吁吁,连一滴汗水都没有冒出来。

      旁边负责采集数据的医护人员,不由感到惊叹不已,“他的数据又增强了。天啦,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或许连那群怪物,用不了多久也会被他轻易超越吧。”

      名为医护人员也是研究员的一群人,在后面议论纷纷。

      普明完全没有理会身后那群人,更没有起初的愤怒,无声无息的做着锻炼,他能够感受到体内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随着他对肉体永无止境的压榨,越来越强,仿佛将要从念感中实质诞生。

      他有一个预感,军部要他调查的核心,定然会在那股力量真实出现的一瞬间,向他毫无保留展开。

      尽管随着轻轻一踏便跃出两三丈,甚至能够通过极限踩踏水面,在海中做到那传说的“水不过膝”,逐渐非人化,他就已经意识到真相大白之后,未来迎接他的,将很可能不是他起初所预想的荣耀加身。

      “普少尉,这么早就已经开始训练了么?最近状态感觉如何?”

      楚风看着正在通过生命的剧烈活动,适应那逐渐出现的“灵”,并通过生命的运动,引导出那一股灵肉交汇而来的“气”,不由对自己的作品感到期待,同样也对完善这份力量,也多了一份动力。

      至少普明的存在,证明他已经成功。现在唯一的门槛,便是灵性的诞生,至少也得先天境界才有可能,想要普及到所有人,只能寄望于深度解构「灵慧智经」,将之引导为地球本土的力量。

      只不过要做到这一步,以【神】的高度,解析其背后蕴含得【造化万象】很容易,但面对基本构成的【灵】,反而由于这份力量太过微不足道,只能寄望于身在大乾世界的另一个“自己”了。

      正是那过于刻薄的微弱,才能深刻体悟到这份蜕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