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的正确跪姿

      伴随着积分增长速度的增快,苏云现在也算是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那就是绝对有人在帮助自己,提升着自己的资本。

      苏云现在已经在心里面不断的思考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帮助着自己,到时候自己要不要去给人家帮帮忙,还了这份人情。

      但是奈何这位大佬在这个时候没有发表任何和自己有关的信号,还只是打算进行无偿帮助,那他这一次也算是直接应了人家的帮助。

      毕竟既然老人家都不愿意出来承认这个事情,他又怎么能去逼迫人家了?

      更何况像他这样爱护老人的孩子也不多见了,所以说这份资助苏云也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至于回报什么的想都没有。

      玄玉宗高层要是知道了苏云现在心里面的想法,估计想要一巴掌将这货拍死了。毕竟他牺牲了这么大,专门开了权限,就是为了让这个少年能够获得更高的利润来快速的自己的实力好和那一群长老弟子们进行抗衡,要是不懂得自己的栽培,还在这里大言不惭,那可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那问题是苏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玄玉宗里面可以帮助自己的也就那么几个比较强大的人。

      但是这群好人都没有表现出来自己的身份,他又怎么能够满怀恶意的去揣摩,这群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干好事那肯定是为了不求回报吗。

      苏云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太过于恶俗了,居然能够把干好事这么高尚伟大的事情想的那么的低俗。

      一群大佬之所以要选择帮助自己,那肯定是看到自己平日里为人向善,与人交好,而且还不愿意搞事情。

      肯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帮助着自己。

      苏云在这个时候肯定要恬不知耻的相信这群好人就是为了帮助自己才做的这样的事情,至于其他的想都不要想,毕竟一想的话,内心就肯定会有感觉,欠着别人什么,只要自己不想,那就事情就很简单,没有都没有发生。

      只要自己不觉得难受,那么这些所谓的高人绝对不可能强迫自己难受的。有些事情如果你不表明身份而且还不表明态度的话。那就苏云可以直接装作是什么都不知道。

      像一条咸鱼一样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什么都不做,难道不是一件极其快乐的事情吗?

      苏云用这样的想法不断的安慰着自己的整个人,使得他原本有一些焦灼的良心在这个时候变得无比的平稳。

      “干好事肯定就是为了干好事图回报,那就变成了一场交易,这肯定不是自己这一群善良可靠,大方的。长辈们心里面所真正想的事情,自己要是真的这样想,那绝对就是在让自己的这一群长辈们陷入万劫不复之中。自己这干的事情那肯定不合格的,所以说为了能够让自己的长辈们更加的完美。

      我决定绝对不会像他们逃亡这件事情发生的真正以理由毕竟这样以来。就直接让长辈们陷入到了一场极其诡异的状态里面。”

      苏云直接开始了自我催眠,将自己原本的精神状态进行了催眠,毕竟只有这样的话。才能够让自己的焦灼的良心开始安稳起来。

      自我攻略最为致命,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这样搞自己的,但是苏云不一样,他已经不是一般人了。

      就连三尸神虫他都可以搞定,顺带的还会利用这些虫子的身体给自己制造一个凝聚着法力的内核。由此可见,苏云是多么的勤俭之家,他又怎么可能会平白给自己整个人背上这样可怕的东西?

      让自己整个人的状态陷入到了一种极其诡异的状态。

      宗门长老们,其实就是想要让苏云明白这里才是他温暖的家,毕竟这样一来的话,苏云这样修为强大而且认可度,还有种种神奇的。从在十分强大的弟子才能够安安静静的为宗门的发展作出属于自己的贡献。

      至于说白白赠送,那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先不说这样做对那些弟子们到底公不公平,就单单说这些积分,可以兑换多少天才地宝,直接就将这孩子给养肥了。

      同时他们心里也在暗自猜测了,接下来输赢会拿这笔积分去干什么,一定会购买一些基础的物资,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会遇见一个这么不要脸的人。直接开始自保攻略,将自己从这一场事件之中摘出来。

      他们之所以给苏云这么多的积分,其实主要原因就是在那处矿藏的上面,苏云和一批长老弟子们进行了战斗。

      而且打了三场都胜利了,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三场战斗。要知道苏云的这三场战斗,那可都是实打实的战斗啊。据说这三位弟子在那个时候恨不得直接一头撞死在旁边的土柱子上。

      现在在使用资源把苏云的休息往上堆一堆。等到了那群弟子们发现苏云修为提升这么快的时候,那群长老弟子肯定要追逐一下,到时候两个人或者说两拨人的战斗才会真正打响。

      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才会成为主要的矛盾,然后自己这个当着代理宗主的人才能够趁此机会彼此进行清洗。

      长老弟子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玄玉宗一颗毒瘤了,如果还不将其进行清理的话,那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搞不好到最后,他这个当代理宗主的家伙还要被坑一波。

      激活身份令牌的长老直接张大了嘴巴,瞪大的眼睛,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令人震惊的一幕,毕竟积分增长本来就是一件十分淡定的事情只要到了一定数值就可以达到。但问题是从来没有见过,还有二次增长的机会。

      一时之间,他开始看不懂自己面前这个少年了。甚至他对于专门记载这个少年当初光辉事迹的那群人有点看不起来了。

      毕竟书上记载的苏云最大的靠山只不过是自己的师傅,但问题是老怪物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喝酒喝了这么多年。很少出来惹事儿了,也很少出来和他人进行交流,也没见得老怪物最近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来。

      苏云身份玉牌的变化,直接就让自己面前的这个长老陷入到了沉思。

      “一万九千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