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啪嗒啪嗒视频在线观看

      “那么,我的任务是什么?”黑翼询问。

      “你的任务是收集消息,收集关于霜巨人深渊的一切信息。”

      “还有,找一艘船,我们要从冥河上进入霜巨人深渊,当然,你能找到直通霜巨人深渊的传送通道,就更好了。”

      “三天后,还是在这里,我们出发。”

      法师塔下,黑翼把玩着亮晶晶的高等魂晶,不愧是疑似传奇的大佬,出手就是大方,仅仅打探消息加几张船票,就给了一颗高等魂晶。

      三天,那位自称贤者的家伙给了黑翼三天的时间,这个时间很宽裕,足够做很多事。

      黑翼突然觉得,要是白银法师三天内不回来,他干脆就跟着这群家伙,一走了之算了。

      一旁的力魔盯着抛来抛去的高等魂晶,长时间的注目,他那仅剩的独眼都快花了。

      高等魂晶啊!那可是相当于一百颗魂晶的宝贝!

      如果再有一些高阶恶魔的血肉或者心核,他可以立刻进阶成大力牛魔!

      摆脱低阶恶魔的身份。

      上千年了,一直停留在低阶,力魔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更进一步。

      那不仅仅是力量上的提升,也是身躯和灵魂补完,进阶的力量可以修复他失去的那只眼睛,让他再次完整。

      “想要?”黑翼的双眼带着笑意,他不害怕手下拥有力量,就怕他们没有需求和欲望。

      力魔连连点头,神态恭敬之极。

      黑翼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好的守在这里,等待我的召唤。”

      如果计划不成功,在他跑路之前,这两个家伙还能有点用处。

      黑翼环顾了一眼法师塔周边的环境,这寂静、荒凉的深渊世界,除了无垠的天空,就是灰黑色的荒凉大地,没有草木,没有鱼虫,甚至连沸腾的岩浆,喷薄的火山都没有,只有那永恒不变,永远枯寂的冥河静静流淌。

      三天,一旦踏入这座宏伟的法师塔,要么在三天后以另一种姿态出来,去见识更加缤纷多彩的深渊世界。

      要么就像丧家之犬一样逃离这里,逃向霜巨人深渊的战场,那个延续的数千年的绞肉机、角斗场。

      ······

      色雷斯城,古城丝毫没有受到深渊阴暗天空的影响,种类繁多的灯具遍布整座城市,将古城变成不夜城。

      城中法师塔监察一切,宏伟的建筑错落有致,巨人建造的城市,充满了秩序感,带有远古的粗犷。

      宽阔的街道上拥挤不堪,热闹的景象依旧,没有因为进入夜间而冷淡,只是一些性喜炎热的种群,被暗冷属性的种群替代。

      恶魔是个例外,恶魔只要还有精力,就没有睡眠这个概念,只要能量供应的上,恶魔可以一直保持在战斗状态。

      深夜的传奇酒馆更加热闹,简直人满为患,或者说魔满为患,来这喝酒找乐子的还是恶魔居多。

      酒馆中的恶魔是如此的多,宽阔的大厅都显得有些狭小拥挤了,有限的好位置都被高阶恶魔霸占,一个个恶魔中的壮汉不得不端着玻璃杯站着喝酒,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放开肚皮痛饮。

      奇怪的是,拥挤的酒馆内却有一张桌子很空旷,整个长桌只坐着三个人,准确地说,是三个披着黑袍的人形生物,旁边的恶魔有意的向着外面推挤着,偶尔瞥过三人的目光都充满着畏惧和忌惮。

      能让不服就干的恶魔如此畏惧,可是相当不简单呢!

      不时有新来的恶魔不信邪的,带着满腔怒气挤过来,可是一看到地上躺着的巨大尸坟魔,顿时便没了脾气,纷纷落荒而逃。

      尸坟魔本是亡灵位面的物种,是亡者墓地中诞生的巨型魔物,以巨大体型、巨大力量和巨大食量出名,他们智慧低下,但是蛮力惊人,是高阶魔物。

      尽管只是高阶层次,但是他们能够通过无休止的进食,无限积累力量,在他们把自己撑死之前,力量的积累是没有上线的,足以令人忌惮。

      不过仅仅一具尸坟魔的尸体,绝不会让恶魔畏惧,尸坟魔的力量再强也无法质变,在法则层次的力量面前就是渣。

      一定是有着更深层的原因。

      原来地上的尸坟魔,只剩下一张皮,一张巨大的,数百米见方的外皮,外皮上没有一丝血肉粘连,表示这张皮不是被剥下来的,并且所有的血肉,心核,灵魂气息点滴不剩,恶魔对于此类气息异常敏锐,绝不会弄错。

      聪明的恶魔一看到这种情况,就明智的远远避开。

      他们暗中向同族打听,得到的结果使得他们倒吸一口凉气,看向矮小黑袍的目光越发畏惧。

      尸坟魔是被活活吸干的!

      根据在场的恶魔描述,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冒犯了矮小的黑袍,也没见矮小黑袍有什么大动作,仅仅是勾勾手指,尸坟魔的全身血肉精华都在一瞬间被吸干,尸坟魔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瞬间被掏空,只剩下一张皮,留在的原地。

      那张皮完整无缺,即便是最好的狱卒,最熟练的侩子手,也绝对无法剥出一张这么完好的皮。

      周遭充满了畏惧与好奇的恶魔,即便是围着他们坐了一整天,身披黑袍的卓尔也没有半丝不耐烦。

      对她来说,这样平静的生活实在是屈指可数,应当珍惜,曲线平滑的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如花的娇颜如初春般盛开。

      卓尔忽而想起白天那个实力低微,却心机重重的恶魔,笑容缓缓消失,微微皱起眉,这件事虽然已经定下,但她仍旧不能释怀,没有别的原因,恶魔这种生物,她实在无法相信。

      疯狂是他们的本性,背叛是他们的美德。

      一路上的经历在时刻提醒着她。

      家乡那些数之不尽的尸骸,为此作证。

      她微微俯首,以示尊敬,询问着坐在三人当中的矮小黑袍,这将她从绝望中拯救的隐秘贤者,在她濒死之时,给与希望和援手的引路人。

      “卡尔维因阁下,为何要接受那个幻象假面的契约?”

      “不过是一个中阶恶魔而已。”

      卓尔身为八级白银阶的战职,不要说一个三级施法者,就算是六级法师,她也是瞧不上的,除非是七级青铜阶法师,能够使用七环以上的高级法术,才有资格成为他们的同伴。

      在高阶层次的战斗中,七级以下的力量,很难对他们造成有效伤害,那么富有远见且智慧的贤者阁下,为何会接受那个幻象假面?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