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官方网站

      “老五,别出声,千万别出声。”一个声音突然在若的耳边低声道,若夔就迷迷糊糊在这石桌之上呼呼大睡起来,梦乡中若夔又回到了八年之前……

      若夔本在烈英城千里之外的万兽山中历练,想找些草药换些钱财好给六妹准备礼物。烈英城各家规定弟子练气境时,只可同辈弟子切磋武艺,不许外出历练,毕竟时光珍贵,练气境界只有不断压缩气海,提升灵气厚度才能打下坚实的基础。而凝脉境、淬骨境和入髓境,则需要不断得突破身体极限,将练气时的灵气一点点的洗刷经脉、骨髓。这和练气之前的炼体又不一样,练气之前的炼体是为了将来能够更好的感应灵气,需要将灵气融入血肉之中,以此打磨周身窍穴。但若是长时间的中断炼体,这部分灵气又会慢慢消散到天地之中,而凝脉、淬骨、入髓三段就是要将自己身体内的灵气炼化至经脉、骨髓之中,和丹田之内的灵气建立一个新的循环,以体内的小天地小循环来保持与天地之间灵气的互换平衡,同时不断提升自身的体质,让身体能够远超凡躯。这个阶段也是唯一能大幅提升自身体质的境界,之后不管一个人天资如何优秀,除非花费惊人的代价,否则也只能慢慢利用天地灵气磨合经脉、骨髓。而且若是一等灵根的天才不凭借外物则需要十五年之久才能磨合完美,若是二等灵根则需要二十年之久才能磨合完美,依次类推而去又如何不让修士不去重视天资。

      一般修行者在筑基境界之前,只有百年的寿命,与凡人无异,而更多的修士不得不在凝脉淬骨时花费太多时间,许多人可能还未筑基便已然老朽,于是在修炼界流传着一句戏言:“淬骨入髓多老朽,筑基一朝披青丝。”。面对这种两难的选择,于是许多人为了尽快提升修为而提前筑基,导致自身根基不稳,且不说成功与否,就算成功进入筑基境界,之后的修行之路也必将险隘。修士根基不牢除非有惊世的机缘相补,否则恐怕修行之路前途无望。而唯一能够缩短凝脉、淬骨、入髓时间就只有同辈比拼和生死磨练了,而生死磨练又是最有效的办法,最快甚至可以缩短五分之二的时间,但是为了弟子们不会出现无辜的伤亡,各大主城的弟子们一般会在凝脉境时在城池同辈之间历练,在淬骨境之时开始在各城池之间历练,以此压缩修行时间。但在入髓境时非生死历练已经无法再缩短时间,这时各大主城的弟子也有了基本的保命能力,可以用灵气激发一些家族赠送的保命灵器,这时生死历练又成为首选。

      生死历练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进入妖兽群山之中,即能探索机缘又能够磨练己身;另一种是参加行伍,在对敌生死之中磨练自己,通过军功还能获取修炼资源。当然一般的家族弟子和主城弟子只会选择用妖兽磨练自己,而不是参军入伍。世家弟子并不缺少低端资源,与妖兽拼杀安全性更有保障,而进入军队,面临的一般都是贫民弟子,或是对自己有极度自信的人,这些人既然能在无数场生死之中存活下来,必然都有自己的看家本事,若是遇上死亡率将远远高于与妖兽厮杀。对于烈英城的陈家来说当然也不会让弟子涉险,于是陈氏弟子进入万兽山就成为了首选的历练方式。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一朝进得入髓境,从此小爷法外天。”陈若夔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外出历练时与家族长老拜辞的豪言,记得那个给自己保命符的长老都被气得脸色发白,若夔才拿着保命符跑路。不想今日在这个自己已经磨砺了无数次的万兽山之中,却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意外,改变的陈若夔的一生。

      他本正在等待一个二级妖兽魔猿放松警惕趁机偷袭,若夔并不求胜,反而做好了逃跑的打算,有保命符在身恐怕它真的追上也只能呼之奈何。二级魔猿虽然是二级妖兽中最顶级的存在,但它强的是力量却不是速度,再说当年他趁着若夔初入入髓境时,凭借着浑厚的修为追着若夔满山乱窜,差点就让若夔成为烈英城第一个只用一个时辰就结束自己首次历练的修士,一想到这里若夔就恨的牙痒痒,这份憋屈的侮辱让若夔终身难忘。于是若夔但凡进入万兽山历练就一定要来骚扰魔猿,虽然自己仍旧不能获胜,但是看着魔猿气急败坏的样子,若夔便心理十分舒畅,于是这也渐渐成了若夔在万兽山历练的必修功课。

      就在若夔耐着性子等待的时候,突然一个信号弹在空中升起,耀眼的光芒不仅惊动了若夔,也惊动了眼前的这只魔猿,见魔猿心生警惕让若夔心中升起了无数问候。若夔本来不打算去管闲事,毕竟出门历练死伤在所难免。而且基本上每个修士都会随身备着信号弹,来向附近的人求救,这些信号弹都会有特殊的标记或者信号,以此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万兽山广阔深远,但偶尔也会遇到信号弹求援的情况,但随着一些心术不良的修士将信号弹作为陷阱之后,大多数修士一般会远离救援的位置,避免误伤。直到后来有人在信号弹中加入了特殊的东西,让原本只能凭借视觉听觉获悉的信号,现在能够通过血脉感知,于是现在信号弹的发放对于外人来说更多是一种驱逐劝诫的意思。

      不巧的是这枚信号弹恰恰是陈氏弟子发出,这让本来打算骚扰魔猿的若夔十分恼怒,在关键时刻是谁闲的无聊乱放信号弹,能来这里历练的人基本上都是入髓境之上的族人。而我目前已是家族最弱的入髓境了,我都没有危险,这个区域来磨练的其他陈氏弟子还能有危险吗?不会是哪个淬骨境的弟子来这里找死吧?本来想着要是真有危险自己就算去了也是炮灰,与其添堵还不如继续在这里与魔猿一较高下,但转念一想,看到家族信号弹,不去立刻支援,一旦被家族发现将会严厉惩罚,而家族长老又知道自己在这里历练,恐怕是一抓一个准的。

      于是若夔带着满心的牢骚,慢悠悠的向着信号源处奔去,边跑边骂,放信号的混蛋你最好千万能够打的过我,要是那些不要命的淬骨境的师弟们,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嗖,啪”突然又有一个信号弹在空中爆炸,若夔一看心中一惊,信号弹的位置正在快速移动,而且这枚信号弹的意思仿佛是在告诫支援的族人赶紧离开呀!若夔本想顺势退却,但又转念一想这烈英城附近还有我陈家不能惹的人吗?若是小爷我半路就被吓退岂不是输了名声,今天我还就要一探究竟。

      于是若夔更加小心的向着第一个信号源的地方摸去,他知道陈家的人此时必定已经离开,但是只有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自己才能更好的去支援。送人头这种事情,向来与若夔无缘,毕竟个人性命才至关重要。若夔躲在一颗参天大树背后,不断的寻找遮掩物前进。在距离事发地点只有十几米的地方,若夔蜷缩着身子,尽量和自然界的声响保持一致。若夔透过一些树枝多的枝丫,找到一个合适的视角,待将自己完全隐匿入树丛之中,等到前方没了任何异响,若夔这才眯着眼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向着前方看去。

      那里有一个年轻人半坐在地上,嘴角还挂着鲜血,在腹部满是血迹,双腿的皮甲已经被鲜血浸染,不过看样子血已经止住,就算面色还有些苍白,身边有两个护卫看守,其中一个人正半蹲着正服侍这名年轻人喝水,而另一个人全神戒备着望着四周。护卫知道对方既然发出信号弹,肯定会有人来支援,若是少爷再出什么意外,恐怕自己也难独活。

      “追,赶紧给我追,一定要给我抓住那个丫头,我要叫她生死不能,还有你们这些护卫是怎么保护的,一群人连个丫头都看不住,废物,废物,都是废物”。

      “少爷放心,我们的人已经去追了,一个小小入髓境后期的丫头定会抓来听后少爷发落。刚才若不是后来支援的俩个少年竟有筑基境界,又怎么会让他们成功逃走。”那个半蹲着的护卫说道。

      其实他的心理也瞧不起眼前的这位少爷,这位小侯爷完全就是靠着父辈的功劳胡作非为,如若不是他父辈对秦国有功,他又怎会年纪轻轻就成了侯爷。如此身份尊贵难当,因为大秦律令,除天子亲封的功臣外,任何人不得世袭侯位,只可凭借军功封侯。可是要想封侯就必须斩杀敌国同等境界侯境大将的人头,有时甚至要斩杀数人,因此除了那些顶级的侯境高手外,谁又能轻易封侯呢。但是谁让这赵家公子福源深厚,其父一生夙愿就是封侯,但是空有一身上元境修为,却因为军功不足,空耗了数十余载也未曾取得侯位,这次好不容易立下大功却又落得身死战场。按秦律规定,因战而死的侯境将士统一追封英烈侯,入英烈词永久供奉,子孙后辈可推荐一人入官学修炼。

      看似已被封侯光宗耀祖,其实不过落得一个伪侯而已,在秦国除非有正式侯位之人战死之后,才会在史书中以封侯开篇,而面对英烈侯这等伪侯,史书编撰一般会以将英烈为序,说白了就是赵家这位英烈侯的梦想到死都没有实现。于是赵家多次向皇帝请命希望能够追封士侯,以激励有功之士,这种情况在以前也曾有过先例。于是在赵家势力的各方运作之下,考虑到赵家这位烈侯爷确实有超凡的功劳,秦皇便特封赵家这位侯爷为勇侯,恩赐其子能够继承其父的侯位,并暂封为小勇侯。虽然只是单字薄侯,但总归会在史书里也会以侯作篇,至于这赵家可就将这公子保护起来,一位将来的侯爷,不说其他,只要等到他到达成丹境之后,朝廷必然会恩赐归元丹一枚,有了这个丹药这位小侯爷但凡争气,进阶侯境便是铁板钉钉之事,要知道这归元丹在大秦帝国一年也只能炼制十枚左右,这些丹药朝廷自己培养的有功军士都不够分的,又怎会恩赐给这些忠心程度远低于朝廷将士的氏族子弟呢?

      于是,秦国之内这归元丹可谓一丹难求,唯有朝廷药师运气好多炼制了几枚枚才会作为恩赐或者拍卖处理。若是恩赐则不一定会赐予谁家,若是拍卖怕却只有顶尖的大家族,大城主才能买得起,一般的小家族看看就行,买不上还好,若是买得上,恐怕家族能不能消化还得看他们的造化。但这种恩赐的归元丹是朝廷登记备案的,谁若是敢枉动心思,就算皇境高手怕也承受不住朝廷的怒火。再说这今后继承侯位的封赏,光是每年的俸禄也足够一个家族多出几个成丹境的高手,毕竟家族要存活世俗的金钱是永远不可或缺的。

      但是这位本来衣食无忧,美人争相入怀的小侯爷,却有个强抢民女霸占人妻的嗜好,在回烈英城的路上就干了不少这样的缺德事情。但这位小侯爷也十分有头脑,只强抢没有背景的女子,而且从不伤及性命,完事之后还会送一笔金钱给被抢女子作为抚慰。于是仗着自己的背景和周边护卫众多,他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将这苦果咽下。

      本来这种事情顺风顺水,偏偏遇上了那个励志为女刀皇的陈若凤,她一听竟有这等恶人,立马便要去除恶。几位兄长也多劝他莫要私下寻仇,若是没有证据反被赵家诬陷,可怕会落人口实为家族惹祸。但是也承诺如果能有机会一定给这位赵家小侯爷深刻的教训,让他不敢再这般行事。而陈若风天生就是烈火侠义的性子,如何能让这般龌龊事情再次发生,于是多次上门挑战,而赵家小侯爷自知惹不起,干脆避而不见。若凤也多次问讯过官府之人,可是赵家死不承认,那些受害者碍于赵家强势也闭口不谈此事,最后反倒是若凤自己被家族训斥数次。

      于是,若凤仔细谋划想出了李代桃僵之计。通过鸣伯帮忙,暗中派潜陈氏弟子私下监视赵小侯爷,得知他最近又物色了一个平民女子,于是趁着赵小侯爷还未动手之计,若凤伪装成那女子的模样主动等待鱼儿上钩。

      这赵小侯爷本不愿去万兽山历练,奈何家族长辈逼迫,想着正好顺带能够偷腥,便也勉强答应。于是自己先行带着护卫奔向着万兽山,又安排护卫前去抢掠这名女子,护卫哪里知道这次抢走的是易容之后陈家的小姐,心中还想着恩赏,便只管带人奔万兽山追去,而若凤见正主没来,便也将计就计索性跟着护卫去了万兽山。

      陈若凤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伤及赵小侯爷的性命,否则烈英城的赵家必定会开展血腥报复,本是想着教训他一下,让他发下再也不强夺民女的毒誓,顺带着发泄自己心中的恶气,却不曾想这后面居然还有如此多的变故,而这一系列的变故,却将自己最亲的二哥推上了逃亡之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