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泽说杨丞琳水多

      可她们最终没能回到平州城。

      经过两天两夜的奔逃,云舒和清歌精疲力尽、伤痕累累地站在悬崖边。身后,瀑布如天河般垂挂而下,发出雷鸣般的轰响。面前,杀手的包围圈在不断收缩。

      清歌勉强举着剑,小声问云舒:“你还有什么药?中者立死的那种。”

      云舒小声答道:“断肠。但是毒性太强,就算咱们提前服了清心丹,也会中毒。”

      “会死吗?”

      “那倒不会,清心丹总还有些用。只是会伤身体,毒性短时间也拔不出来。”

      清歌果断地说道:“那就用,不然我们马上就会死在他们手里!”

      云舒颔首,暗暗倒出一丸药,使劲捏破,无色无味的断肠,无声无息地笼罩向四面八方蔓延。所有的杀手都来不及出手,就倒在了地上,血从眼耳口鼻缓缓流出,渗入泥土中。于此同时,清歌和云舒也剧烈咳嗽起来。

      云舒等咳嗽平复下来,马上拉过清歌的手臂为她拔毒。银针是中空的,下针后轻轻捻动,毒血从针尾流出,滴在地上。等了大约两盏茶的时间,云舒拔出银针:“暂时可以了。”

      清歌的笑容明亮而锋锐:“有了这个药,再来多少人都不怕了!”

      云舒拿出清心丹塞到清歌嘴里:“解药也不能多吃,你受不了。你余毒未清,得每天拔毒,直到清除干净。”

      清歌不解:“什么叫我受不了?你难道是传说中的百毒不侵?”

      云舒将口中的清心丹咽下去,才道:“没有真正百毒不侵的人,只不过长期服食灵药的人,不容易中毒,中了毒也更容易救回来。比如这断肠,没服过解药的人中了马上会死。你服过解药,能抵御少量的毒性,再多就没救了。而我,再多中几倍的药量,也能坚持几天。但不论你我,都要及时拔毒,拖得越久越伤身体。如果一直没机会拔毒,还是会死。这样的药,哪敢用两次!”

      清歌刚要答话,突然脸色一变,猛地将云舒一推。

      一道凌厉的剑光从身边划过,如暴起的野兽。剑光之后,一道熟悉的身影幽灵般出现。

      云舒此时的心情,跟看到幽灵没什么分别:“是你?”

      若盈向来冷若冰霜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我只是奉命行事。”

      犹如一道闪电劈中了天灵盖,云舒脑中一片空白。是了,除了穆风的敌人,还有穆风和若盈,知道她随身带着药物。

      或许是云舒的反应取悦了若盈,她没有再急着出剑:“不明白为什么?也难怪,世子没告诉你他的救命恩人是谁。那我来告诉你吧,免得你死不瞑目!”她盯着云舒的眼睛,慢慢道:“是周雅南。”

      是她?原以为是横空出世的陌生人,没想到是朝夕相处的老熟人。

      若盈观察着云舒的神情,笑盈盈地补刀:“神策大将军之女,名门闺秀、交友广泛、天姿国色,这样的人才是世子的良配。而你,”若盈一字一顿地说:“是世子生命中的污点和错误!污点,自然要抹去。错误,自然要改正。”

      云舒的心紧紧缩成一团,像一张揉皱了的纸。

      清歌怒道:“住嘴!”长剑随声而出,碎冰崩雪般向若盈泼过去。

      若盈微一拧身,手腕轻转,长剑在清歌肩头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这样的剑术,也敢在我面前造次?我现在还不想杀你,别找死。”

      又偏头笑看着云舒:“你刚才说的话我听见了,你的药只能用一次。我很好奇,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是求我放过你们呢,还是拉着她跟我同归于尽呢?”

      云舒如置身冰水,寒意彻骨。她说得没错,奔逃几日,药物早已用尽。那两粒断肠,本就是最后的杀招。若是云舒一人,可以选择与若盈同归于尽,可她不能不顾及清歌的性命。可是若不用毒,她和清歌加起来也不是若盈的对手。

      云舒将装断肠的瓷瓶攥在手心,双眼紧紧盯着若盈:“让我的朋友离开,我随你处置。”

      若盈讥讽地一笑:“等她一走,你就会打碎那个瓶子吧?”

      云舒将瓷瓶交到清歌手上:“让她把药带走,这样可以了吗?”

      若盈神色微动:“我一直不明白,世子怎么会看上你?出身低微、胸无大志、孱弱怯懦、心无城府,这样的你,只会拖累世子,根本帮不上他的忙。不过现在,我倒是觉得你有几分本事和血性,但还是不配跟世子站在一起。”

      她向清歌偏偏头:“算你走运,快走吧。”

      清歌傲然抬起下巴,像一只美丽而骄傲的孔雀:“扔下朋友自己逃命,我可不干!”

      敌对的两人同时转头看她。若盈是不屑,云舒却是意识到了什么,绝望地哀求道:“清歌,别!”

      清歌唇角上扬,露出一个艳如春花,明若骄阳的笑容,左手用力一捏,瓷瓶碎成了几片,瓷片割破了她的手掌,鲜血顺着衣袖流下。

      若盈陡然变色,抽剑急退。

      清歌左手紧握,右手执剑,提气向若盈追了过去。可是还没跃出一丈,就如断翅的蝴蝶一般落下来。

      云舒扑过去,将清歌搂在怀里。倒了三颗清心丹在手心,凑到清歌嘴边。三颗已是极限,再多身体就不能承受。

      清歌咳嗽着,每咳一声,就喷出一口血。她艰难抬手,去推云舒的手,可她此时没有一丝力气:“别浪费解药了。”

      云舒的手止不住颤抖着,坚决不肯拿开。清歌只得张开嘴,将药丸吞了下去。

      云舒又连忙拿银针,清歌拉住她的手:“她还活着。”

      云舒抹了下眼睛:“嗯,君穆风知道我总是随身带着药,她也见过我用上好的金创药疗伤,所以提前服了解药。不过断肠是我亲手炼制,只有我知道配方,她解不了毒的。”

      清歌笑了,面容苍白如雪:“那就好。这些杀手,死的死,伤的伤。方舟、博古和我的仇,都算是报了。云舒,忘了这些事,好好活下去!”

      云舒心如刀绞,眼泪扑簌簌落下来:“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别说话了,先让我帮你拔毒。”

      明媚鲜妍的清歌,此时虚弱得如同一片雪花,她用最大的力气攥着云舒的手:“你明知道我没救了,还不赶紧走!等着她回来杀你,或者逼着你为她解毒吗?谁知道她到底带了多少人?”

      “要走一起走!”

      清歌狠狠瞪着云舒,但她此时实在没有威慑力。她叹了口气:“好吧,扶我起来。”又指指对岸:“穿过这条河,从那边走。”

      云舒看看周围,面前是一条宽阔清浅的河流,河水从左边断崖处跌落,形成一条宽阔瀑布,右边是若盈退走的山路,身后是悬崖,对岸是草木丛生的陡坡。也只能从对岸走了,至于若盈多久会追上来,云舒已不愿去想,她此时想的都是清歌所中的毒。

      云舒扶着清歌踏水而过。清歌像一匹湿布,软绵绵地挂在她手臂上。走到河水中央,清歌脚下一滑,身子软软地向一旁倒去。云舒连忙用双手抱住她,两人一起险险地摔倒在瀑布边缘。岚昔以手撑地,直起身去扶清歌。清歌却突然用力一推,云舒被推得后退几步,脚下一空,落叶一般随着瀑布坠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