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快猫vip

      一沾枕头就着的佟小颜,昨晚失眠了。

      她带着两只国宝级黑眼圈,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长款睡衣,飘飘悠悠地走过来,仿佛脚底踩了二斤棉花,深一脚浅一脚。

      眼睛瞪得像铜铃,小脑无法支配四肢,走一步,摔一跤。

      “妈妈,你终于醒了!”

      “我一直醒着。”

      “……”安安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一笑,问:“妈妈昨晚没睡吗?”

      佟颜木讷地摇摇头,说:“我想了一晚上,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

      “什么问题?”

      “女娲是按照自己的模样创造的人类,那她为什么能造出男人,难道她是雌雄同体?”

      唐安尘:“……”

      这是什么鬼问题,还值得你想一晚上。

      安安眼角抽搐,他按着眉心想了想,说:“这是神话,妈妈还是别当真了。若是女娲真的按照自己的模样来造人,那我们这些后代就应该都是人首蛇身。”

      “这不是关键!”佟颜突然拔高嗓门,一脸认真地看着安安,说:“关键是总裁爸爸他有可能对我动了真感情!”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安安的两只卡姿兰大眼睛翻成白色乒乓球,他歪着头眨了眨眼,憋了好久,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呃——妈妈,这和女娲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就是因为昨晚被总裁爸爸扰了心神,我才会胡思乱想,从人类起源一路YY到地球爆炸,光是外星人长什么样我就脑补了32种。”

      唐安尘:“……”

      妈妈果真是个狼人。

      “妈妈,那我建议你把这32种外星人的形象画下来,可以卖给影视公司或者动漫工作室,应该能赚不少。”安安一本正经地说。

      “颜颜”

      “啊——到!”

      与佟颜的国宝级黑眼圈不同,唐喻一脸春风得意,仿佛中了两个亿的彩票。

      他走到佟颜身边,拉起她的手,说:“来吃早餐,我让小B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豆沙包。”

      唐喻的声音极尽温柔,如清晨泠泠泉水划过山涧,流过田野,滋润万物。

      佟颜被他抓住手,脸瞬间涨红,条件反射地甩开,说:“我我我我自己认得路,不用你拉我。”

      唐喻手里一空,他回头看了佟颜一眼,这回不拉手了,直接揽住她的肩膀,说:“颜颜,我还是个病号,你应该让着我。”

      “……”让着你?让着你对我动手动脚吗!

      把你的咸猪手拿走,我可是能一拳打爆一只石狮子的。

      “还有,我伤了右臂,所以你得喂我吃饭了。”唐喻可怜兮兮地说。

      佟颜又气又羞地瞪了他一眼,说:“你别以为我没发现,你这家伙明明是个左撇子!”

      唐喻大萝卜脸不红不白:“医生说左撇子寿命短,所以强迫我改成右撇子了。”

      “……哪个医生说的,就知道传播伪科学,确定他不是江湖骗子?”

      “我不记得了,可能是陆一方吧。”唐喻相当顺手地把锅甩到陆一方头上,一丝丝愧疚都么得。

      安安在一边听了他的老父亲诓骗人的话,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爹,你为了追妻真是没节操了。

      这绝对不是我那个能用一个眼神秒杀对手的狂拽酷霸帅的神仙爸比。

      佟颜被唐总拉到餐桌,开始任劳任怨地喂那个巨婴。

      她冷漠地拿来一片面包,问:“你要番茄酱还是沙拉酱?”

      唐:“番茄酱。”

      “好的。”然后佟颜给他加了两倍的沙拉酱。

      唐喻:“……”

      他就知道。幸好他说的是反话\/狗头\/

      安安在对面忍不住偷笑,佟颜冷漠地瞟了他一眼,说:“你这个熊孩子别幸灾乐祸,昨天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竟然敢偷偷换掉我的化妆水……这就算了,给我说说你期末考试给我考三个零蛋是怎么回事!”

      安安最近放暑假了,不过他的期末成绩非常出色,语数外三门功课分别得了一个光滑的零蛋,卷面倒是工工整整,一个字都没写。

      安安努努嘴,说:“那天我背着书包去考场,结果半路遇到老奶奶过马路,为了助人为乐,我就错过了考试。”

      “……你逗我呢,扶老奶奶过马路用得着扶一天吗,你可是三门课全都缺考了!”

      “扶老奶奶过马路之后,我又遇到了要过马路的老爷爷,然后遇到了一只要过马路的流浪猫,然后又遇到了抱着洋娃娃的和妈妈走散的要过马路的小女孩,然后又遇到了一位被偷了钱包眼神儿不太好使的要过马路的买菜大妈,然后又遇到了掉到下水道里的要过马路监考老师,然后又遇到了——”

      “你给我等会儿。”佟颜咬了咬牙,露出核善的微笑,说:“你是想告诉我,你在去学校考试的路上状况百出,遇到了无数个要过马路却过不去的牛鬼蛇神,做了一天好人好事,刚刚好错过了三门考试?”

      “嗯嗯。”安安认真地点头。

      “你以为我会信?”

      “我有证据”

      安安捣腾着两条腿跑回房间,拿出一堆红红的锦旗,一个一个举起来给佟颜看:“妈妈,你看,这些都是我助人为乐得到的锦旗,全部都是货真价实。而且警察叔叔已经把我助人为乐的事迹登录到档案上了,锦旗上面还有二维码,扫一扫,辨真伪。”

      佟颜:“……”

      滚!

      扫什么二维码,我怕手机中病毒。

      “我看你这个臭小子就是皮痒了找抽,哪来这么多废话,打一顿就老实了。”

      佟颜去找鸡毛掸子,刚准备给安安上皮条,就听见门铃响了,她拿着鸡毛掸子走到门口,一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十分眼熟的小伙子。

      “嫂子好!”小伙子像是个小太阳,朝佟颜暖暖地笑着。

      “你是——汤药?!”

      佟颜瞬间反映过来这家伙是谁,二话不说,直接用鸡毛掸子把他打了出去。

      “我昨天都说了再见到你一定打爆你的头,你这混球竟然还敢找过来!连亲哥哥都下得去刀,你咋不上天呢!”

      “嫂子,嫂子,你听我解释,我没伤我哥——”

      “别给我笑嘻嘻地充大尾巴狼,为了给我找不自在,还扯谎跟我说总裁爸爸去医院看那个周什么雯,你不就是想膈应我吗!”

      佟颜一套祖传棍法把唐遥收拾得服服帖帖,直接跪到了地上。他委屈巴巴地撇着嘴,说:“嫂子,那些事不是我干的。”

      “脱了马甲我照样认识你!你这张笑嘻嘻的脸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不就叫那个什么汤药吗。”

      “我是唐远,不是唐遥。”

      佟颜微微一愣,“汤圆?”

      就在佟颜一脸懵逼的时候,唐喻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说:“眼前这个,是唐远,昨天那个,是唐遥。不用惊讶,他有双重人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