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怀孕小妖精

      尹剑春被女工作人员领进一间类似接待室的房间。

      “尹先生请坐!”

      她就像招待客人一样,热情为他接了一杯净化水。

      尹剑春道了一声,“谢谢!”随即又问,“小丽今天可以出去吗?”

      “当然。您稍等片刻,我去领她出来。”

      女工作人员转身出去了,接待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顿感口干舌燥,端起那杯水,咕嘟一下,一饮而尽。

      他随即打量一下屋里的摆设,尤其是墙上悬挂的宣传画,皆是重新做人的意思。他心里不由想到,芸儿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可她的妹妹却令她蒙羞。她放弃局里的文职工作,主动请缨加入一线缉毒工作,足以说明她的态度。

      大约等候了一刻钟,门外走廊里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他陡然紧张起来,脸膛莫名的发烧,就像一个刚相亲的小伙子要面对相亲对象。

      嘎吱!

      门被打开了,女工作人员首先探进微笑的面孔,“让您久等了。”不等尹剑春表态,她又回头冲着门外,“小丽,快进来。”

      尹剑春屏住呼吸,一副紧张的眼神直盯着门口。

      可是,门外人比他更紧张,迟迟不肯现身,就像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

      当她被千声万唤才现身在尹剑春的视线时,令对方大感意外。

      此刻的刘丽身穿一套休闲服,一头短发,面色憔悴,手里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提包,看起来像一个三十左右的农村妇女。其实,她今年刚满二十岁,看起来却比她的姐姐成熟许多。如果姐俩站在一起,肯定会让所有人错觉她才是姐姐。

      尹剑春赶紧站了起来,冲对方投去一幕尴尬的笑意。

      刘丽冷眼打量着他,嘴唇蠕动一下,并没有发声。

      女工作人员特意向她做介绍,“这位尹先生是你姐特意聘请照顾你的人。你以后要多听他的话。”

      尹剑春眼望着成熟的女子,嘴巴张开一半,却不知道该说点啥好。对方毕竟不是孩子了,这样的‘托付’合适吗?

      这个场面顿时僵持起来。两位当事人的表情都显得迷茫。

      女工作人员见状,不得不从中斡旋,并频频冲尹剑春使眼色。

      尹剑春一想到刘芸对他殷切的嘱托,赶紧迈步向前,殷勤地伸手去接对面女子手里的提包,并冲她含笑可掬,“小丽你好!我是你姐姐的好朋友。你姐姐因为外出执行任务,特意委托我接你回家。”

      刘丽白了他一眼,刚想发作,却被对方的眼神吸引了,仿佛从中读到一丝的亲情,抵触的情绪顿时荡然无存,拎提包的手一松,任由对方接过去。

      当尹剑春近距离与对方的眼神衔接时,终于感受到对方就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尤其是那眼神令他很是震撼,仿佛产生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就在那一刻,彼此之间的隔阂荡然无存。

      女工作人员从中读到一丝玄机,赶紧示意道:“小丽还愣着干啥?赶紧跟尹先生回家吧。我这里就不留客了。”

      尹剑春终于拿出绅士般的姿态,一只握紧提包,另一只手伸向了腼腆的她。

      刘丽含羞般的把自己的小手递过去,任由对方的大手牵着。

      尹剑春感觉自己的身份是一位家长,代表身边的女孩向女工作人员表达由衷的谢意。

      女工作人员发出爽朗的笑声,“呵呵,您不用跟我客气。小丽从此就拜托您了。”

      尹剑春听得有些别扭,但在那种场合下,不能表达任何不满的态度,反倒诺诺连声,“一定一定!”

      刘丽就这样被他牵着手走出了戒毒所大门,一旦离开女工作人员的视线,她大胆地跟身边的男人贴近了。这让尹剑春感觉她有点自来熟,仿佛彼此就是密不可分的亲人。

      由于大门外并没有接他俩的专车,尹剑春只好牵着她的手奔向公路边打车。

      刘丽感到很诧异,终于打破沉寂的嗓子,“大哥,难道您没开车过来?”

      尹剑春轻轻摇头,“我没有车。”

      刘丽一副诧异,“这个年代,就连拾破烂的都开上汽车了,就凭你···连个车都没有?”

      尹剑春表情一囧,“我一不是本地人,二不需私家车。”

      “您是哪的人?”

      “陈阳人。”

      “您为什么来这里?”

      “受你姐姐的委托,特来接你回家。”

      “她呢?”

      “不是告诉你了嘛,她出外执行特殊任务。”

      刘丽狐疑的眼神审视着他,突然尖声质问道:“你也是警察吗?”

      尹剑春不由浑身打一个冷战,眼前的女孩似乎对警察有一种深仇大恨,赶紧摇头,“不不不,我只是一个大客司机。”

      刘丽全然没有刚才依附的模样,继续追问道:“你既然是陈阳人,又是一大客司机,怎么会受我姐的委托?”

      “这···”尹剑春难以招架了,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机,“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直接给你姐打电话。”

      刘丽也许不放心自己的姐姐,当即默许对方拨号。

      尹剑春当着刘丽的面,果真拨通了刘芸的手机号码。当然,这是他们预先设计好的。

      “喂,刘警官吗?我已经接到您的妹妹了。她就在我跟前,您能跟她讲几句吗?”

      尹剑春当着失足女孩的面,不敢对她的姐姐有暧昧的称呼,有故意拉大距离的含义。

      刘芸在电话里也显得极为客气,“谢谢尹大哥,辛苦您了,快让我妹妹接电话。”

      尹剑春会意一笑,把手机往她跟前一递。

      刘丽迟疑一下,才伸出颤抖的右手。

      “姐?”

      “小丽,姐姐总算听到你的声音了。你还好吗?”

      刘丽听到姐姐的声音,显得格外激动,却紧咬下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双眼噙满了泪花。

      刘芸听到妹妹的话,似乎理解对方的此时此刻的心情,并没有勉强,继续讲道:“姐姐因为要执行一项紧急任务,不能接你回家了,只好委托尹大哥了。他是一个好人,肯定会不负姐姐所。你要尊重他,由他帮助你彻底戒掉毒瘾·······”

      尹剑春就站在接听电话的刘丽对面隐约听到一些内容,心里隐隐不安,难道她的毒瘾并未戒掉?难道芸儿指望自己帮这个忙?

      刘丽继续一言不发,默默听着姐姐在电话另一端的叮嘱,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尹剑春见状,赶紧从自己的提包里取出一盒纸巾,并小心翼翼抽出一张,刚想亲自为她擦拭,猛然想到对方不是自己心仪的警花,而是她的失足妹妹,尴尬地往前一送。

      刘丽并没有接他的纸巾,而是任由委屈的泪水喷涌而出。

      尹剑春有点惊呆了,再要留神聆听手机里的声音时,讲话却结束了。

      刘丽表情木然,刚想把手机放进自己随时挎包里,却被尹剑春制止了,“小丽,我的手机。”

      刘丽冲他瞥去不满的眼神,但还是乖乖送还了手机。

      尹剑春接过手机一看,早已经挂断了。他不想再拨回去,心仪的女孩正在养伤,不宜多接听电话。

      他放好手机,又重新提起了刘丽的提包,向朝公路上来往的汽车张望,希望捕捉到一辆出租车。

      刘丽默默擦干眼泪,瞥了一眼坐落在公路旁的饭店,又一次打破沉寂,“您要带我去哪?”

      “回家呀。你和姐姐在市里的出租房。”

      “准备好饭了吗?”

      尹剑春愣住了,“没···没有。等我回家再给你做好不好?”

      刘丽轻轻摇头,“我饿了,能在这里随便吃一口吗?”

      尹剑春自然没有异议,冲饭店方向一挥手,“那好,咱们就在这里大吃一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