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安卓app下载

      “咚咚~”

      林疏莫在门口立着一块“辛言酒肆”牌子的房子前停下,敲了两下牌子,扬声礼貌地问:“请问有人在吗?”

      “谁啊?”房内传来一道中年女声。

      林疏莫老实回答:“买酒的。”

      “大早上的喝什么酒?”房门内的女声听起来有些不悦,“砰”的一声响门被打开,随即一股浓郁酱香的酒味扑面而来,缭绕酒香中一位打扮干练,头上系着素色头巾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应该是酒肆的老板娘。

      老板娘见到林疏莫后明显愣了愣。

      “不好意思,您的意思是早上不卖酒吗?”林疏莫把老板娘的怔愣自动归类在见到陌生人的惊讶反应中,见怪不怪地问。

      “没,不是这个意思,”老板娘声音轻缓下来,“进来吧!”

      林疏莫跟着老板娘进了酒肆内,酒肆的内部空间很大,两排巨大的木架摆满了各种不同品类的酒。

      “坐吧,”老板娘指了指小吧台,顺手倒了一杯不知名的洋酒放到林疏莫面前,“给,先喝一杯。”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林疏莫略带歉意地拒绝。

      “不喝酒?”老板娘风情万种地倚在吧台上看着林疏莫,挑了挑眉,饶有趣味地说:“那你买什么酒,我这有规矩,我的酒不卖给不喝酒的人。”

      “为什么?”

      老板娘笑着说:“不喝酒的人买酒在我看来是糟践了我的酒。”

      “我的确不会喝酒,”林疏莫说:“不过我是替会喝酒的人买你酿的烧酒,这种情况酒可以卖吗?”

      “这样当然可以,”老板娘点点头,“不过,我看你应该是新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会酿酒?”

      “当然是托我买酒的人告诉我的,”林疏莫说。

      “谁啊?”

      “拉斐尔!”

      老板娘一听“拉斐尔”三个字,风韵犹存的秀丽脸庞顿时染上了愠色,冷笑道:“如果是他托你买酒,那我也不卖。”

      林疏莫皱了皱眉:“理由?”

      “哼,理由?”老板娘嗤笑一声,说:“那个老酒鬼,上次赊账,欠了我二十年的酒钱到现在还没还。”

      赊账?可林疏莫如果没记错,拉斐尔说他没有权限进入小镇,既然连小镇都没法进来,又何谈赊账。

      “他说他没有权限进入小镇,怎么会跟你赊账?”林疏莫用怀疑的口吻问。

      “你信他的话,”老板娘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他在扶桑系统里混迹了快二十年,早就是个老油子了,扶桑的门路他摸得门清,他要是真想进来,系统能拦得住他?”

      老板娘的话倒是点醒了林疏莫,之前光顾着跟拉斐尔扯皮去了,没注意要是他真的进不了小镇,怎么会知道小镇里有个“辛言酒肆”,还点名要买老板娘自酿的烧酒。

      “小帅哥,”见林疏莫不说话,老板娘忍不住调侃道:“拉斐尔那个穷鬼就是想诓你给他买酒,你可别上当。”

      林疏莫听着老板娘看似是调侃实则是提醒的话,低头轻笑了笑,解释道:“其实我买酒也不是为他,不过没关系,他欠你的酒钱我来还。”

      “我说你这小帅哥是听不懂我话的意思吗?”老板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你帮那穷鬼买了酒,还了钱,他可没钱还你!”

      “我知道,”林疏莫说:“我来之前,他告诉过我他没钱。”

      “………”

      听林疏莫这么说,老板娘还以为他是拉斐尔哪个人傻钱多的亲戚来了,也就不打算再劝他了。

      “行吧行吧,”老板娘笑了笑,妥协道:“你要帮他买哪种烧酒啊?”

      林疏莫低头思考了片刻,温吞地问:“拿你这最贵的。”

      “最贵的?”老板娘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我这的酒都是按年份算的,年份越久价钱越高,年份最久的可是和系统同岁,一千三百多年前的酒,折合现在的价钱来算就是一千三百多万,你确定要买?”

      “那就这个吧,”林疏莫没有丝毫犹豫,“你有多少存货我全要了。”

      “!!!!”老板娘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全,全要?”

      “嗯,”林疏莫点头确定,“没错,全要。”

      再次得到林疏莫肯定的答复,老板娘双眼放光。

      “你在这等着,别跑啊,我这就去酒窖给你拿,千万别走啊!”老板娘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反复叮嘱林疏莫别离开,就差没找根绳把他给栓起来。

      半个小时后,林疏莫扛着两大箱子的“古董酒”出了酒肆的大门,在老板娘一声声的“常来啊”中,消失在酒肆拐角处。

      老板娘盯着林疏莫消失的背影,煞是无奈地轻笑了笑,呢喃道:“臭小子为了媳妇倒还真舍得花钱,这么好骗!”

      系统控制中心,南桑在阳台支了个懒人椅,一边喝着牛奶一边抱着本《家庭养花—从新手到高手》【1】看得聚精会神。

      “你怎么还在看,”南安在考生休息处玩够了,心满意足地回来,“你不是大早上的一起床就在看了,还没看完吗?”

      “是呀,没看完呢,”南桑敷衍地应着,“你玩够了?”

      “嗯,”南安双腿一登,坐上了桌台,小短腿来回的晃荡,心情很是不错。

      南桑转头瞥了一眼小家伙,把书翻到下一页,看了会儿才漫不经心地说:“你悠着点,小心别把人吓坏了。”

      “才不会,”南安身子往后一仰,双手撑在身后,反驳道:“姓柏的肚子里装的小九九多得很,能跟这批进来的,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是吗?”南桑合上书,端着牛奶进了控制室,“那你从他嘴里套出什么信息了?”

      南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敢直视南桑:“没有。”

      “那不是还有一个嘛,”南桑说:“你今晚去吓吓那个姓林的。”

      “………”南安晃腿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点头回答道:“我本来也有这个打算。”

      “真的啊?”南安的小动作被南桑看在眼里,忍不住想逗逗他,“不过,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怕他呀!”

      “谁怕他呀,你在开玩笑吗?”南安有些急眼了,“我今晚保证要把他吓得说不出话来。”

      南桑憋着笑,边点头边说:“好,那我等着看。”

      逗了逗小家伙,南桑心情大好,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扶桑】A国科技建设发展银行提示,您有一笔汇款汇入。

      南桑:“?”

      南安:“??”

      【扶桑】您尾号0263的卡于11月15日10时14分转入元,当前余额为元。

      南桑:“!!!!!!”

      南安:“!!!!!!”

      “咳咳咳,”南桑一口牛奶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被扶桑的提示音惊得卡在了嗓子眼,引发一阵剧烈的咳嗽。

      南安也被惊得一个趔趄从桌上掉了下来。

      一分钟后,南桑终于止住了咳,清了清嗓子问道:“你说汇了多少?”

      大概是怕南桑听不清楚到底有多少钱,扶桑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在控制屏上把那条汇款信息给投了出来。

      南桑睁大眼睛把控制屏上的信息一字一字的看完,确定自己没眼花,她的账户上真的多出了三个多亿的金额。

      “这是军方的科研资金到位了?”南安不确定地问。

      【扶桑】该笔汇款来自考生林疏莫在系统“辛言酒肆”的消费。

      南桑:“…………”

      南安:“…………”这位大佬喝了什么酒要花几亿?

      “这位林先生是不是脑子不太好?”南桑秀眉微蹙,忍不住吐槽:“还有,酒肆老板娘确定没有坑他。”

      【扶桑】系统已确认,该笔消费为正常消费,双方均为自主自愿。

      “……………”这难道就说是传说中的人傻钱多?

      就在南桑还没从天降横财的震惊中缓过来,扶桑接下来的提示音让她瞬间乐不起来了。

      【扶桑】警告!警告!系统“源计划”测试程序正遭受不明代码攻击!

      南桑:“??”

      南安:“!!!”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扶桑生硬的系统音伴随尖锐的警报声一直在重复,响彻各个考场。

      【扶桑】为确保测试人员安全,首轮测试即将终止,所有考场考生已全部召回,请主考官立即前往查看。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南桑被系统的警报声吵得耳朵疼,揉了揉耳朵说:“赶紧把警报声关了。”

      南桑话音刚落,警报声便戛然而止。

      【扶桑】为保证系统正常运行,扶桑申请启动漏洞初级自查程序,请绑定者接收信息,开启漏洞初级自查权限。

      漏洞自查,基本相当于电脑杀毒软件的功能。

      从扶桑系统诞生到如今,每天都有人试图攻击改变它,虽说能传到系统内部的攻击寥寥无几,可南桑每年也都能听到五六次类似的系统警告,攻击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可毕竟系统内外科技的较量从未停歇过。

      南桑身为扶桑系统的绑定者,除了帮助系统升级,更重要的任务是保证系统安全平稳的运行。

      “知道了,”南桑点了点头,走到控制台前输了一段同意漏洞初级自查的权限代码,然后扭头对南安嘱咐道:“你帮着扶桑查查怎么回事吧,我去看看那些考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