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姬是什么意思

      小七依稀看到孩童时的自己,骑在父亲的脖子上,努力去够那一丛丛翠竹上的竹叶。又依稀记得大雨来临时自己躲在父亲的巨大蓑衣下,父亲抱着自己趟过山上的小溪。父亲是那么高大和温暖。

      小七此刻心中却说不出的难受,不知道那群人把父亲掳走到了哪里,更不知道父亲遭受着什么。

      小七焦虑又愤怒,一脚踢飞了家里的大磨盘。

      堂弟和众叔伯兄弟,全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惊讶得要掉了下巴。

      小七自己也惊呆了,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小七又试着轻轻挪了一下那剩下的石碾,平时三四个壮年大汉才能搬动的石碾,竟被自己轻轻松松的挪开了!

      “莫非昨晚的二郎真君爷,不光显灵治了我的伤,还顺便给我加持些了力气么……”小七寻思起来。

      “你小子!早他妈的有这本事啊,看来那群人说得没错了,你小子在外边惹事,结果却害死了我爹啊!你早干嘛去了,人都死了才回来……”堂弟竟然哭骂得更凶了。

      小七忽然之间感觉自己确实犯了错似的,也不再纠结到底哪来的这么大力气了,内心充满愧疚。

      哭归哭,骂归骂,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处理后事。

      众叔伯弟兄通知了亲戚邻居,买了棺木麻布,操持了三日白事,才把叔父和白眉道长后事料理清楚。

      白事过后,众叔伯弟兄亲戚邻居散去,小院里就留下了小七自己。母亲去世的早,从小就小七和父亲在这小院相依为命,如今父亲也因为自己被歹人掳走了,只剩自己孤零零一人,内心无比凄凉和难过。

      “一定要救回父亲!”小七咬紧牙说道。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小七就再也在小院里呆不住了,即刻动身准备去找父亲。

      然而,要到哪里去找呢?堂弟说那群人掳走父亲时,只是要小七拿命去换,但去哪里换,那群人压根就没留下任何话。

      茫茫人海,到底该到哪里去找父亲?

      那群人是找凌明云寻仇的,那凌明云也就应该知道那些仇家都是些什么人。问问凌明云,也许一切就会明了很多。

      然而,小七所认识的凌明云并不是真正的凌明云。真正的凌明云是凌府的公子哥,是昌名城的小霸王,岂能与自己这穷小子随意共享仇家身份?

      不过凌府里另有小七熟识的人,那就是姻云小姐。

      “看来,无论如何必须得再去一趟昌名城了。”小七打定主意。

      小七拎一把砍竹刀,来到栖凤山自家竹林,找到那株凌姻云呆呆参了一下午的高竹,轻松几刀砍倒,再斩成一尺来长的小竹段儿,在包裹中码放整齐,背起包裹下山骑上棕毛马,向昌名城赶去。

      ————————————————

      到达昌名城已是第三天的晚上。

      夜晚的昌名城繁华依旧,到处灯火通明,一片歌舞升平。

      小七来到凌府外,却并不打算从正门进去。如果小霸王凌明云知道自己进了凌府,一定第一时间轰出自己,那此行目的也就很难达到了。

      所以小七第一个要见到的,必须是凌姻云。

      小七绕着凌府高大的外墙,向深处走了许久,再抬头看那墙头里时,夜色中依稀看见几株高挑的翠竹高出了墙头,此处就是凌府的后院了,前几日小七进到凌府,对这里的翠竹印象深刻。

      小七后退几步,看准墙头猛跑,脚踏上外墙,纵身用尽力气一跃,竟轻松的翻过了墙头,来到了内院。

      那内院里也是灯火阑珊,小七刚翻进来,就见游廊里两个丫鬟提着琉璃灯,边走边聊。

      这个轻声道:“老爷还是最疼姻云小姐,这么晚了还让咱俩给小姐送吃的……”

      那个小声道:“可不是吗,如果老爷当初没被贬前,性子也像现在这般有耐心,咱家明云公子也就不会这样浑了……”

      两人这样边走边聊,上了一间雕梁画栋的阁楼。阁楼里檀香悠然,姻云小姐正在伏案,秉烛读一册东坡的词。

      两丫鬟道:“姻云小姐,老爷送了些点心做小姐的夜宵,老爷知道小姐一定又在夜读,嘱咐小姐不要太晚。”

      姻云柔声道:“知道了,这就休息了,你们退下吧。”

      小七见两丫鬟下了阁楼,又等了一会,听楼上再无其他人说话,便纵身一跃翻上了阁楼,从窗户跳了进去。

      此时姻云小姐正要解衣休息,发丝自然的垂落下来,白皙的双肩下一袭白色抹胸裙,精致的花边衬出白皙的双腿,修长挺拔,玲珑的曲线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来。

      那可人儿小姐忽然见有人闯进来,慌忙用被单遮住自己,大叫道“来人来人,有歹人闯进来了!”

      小七看到了姻云的诱人曲线,瞬间心跳加速,慌忙转过身去,轻声道:“小姐莫嚷,是我,小七!”

      凌姻云听到熟悉的声音,再看背影,似乎也认出了小七,紧张的气氛缓解了许多。

      小七背对着凌姻云,直到姻云小姐又穿戴整齐。

      姻云小姐盈盈坐到书案前。

      “擅入闺房,不是好汉行为,为人所不齿,哼!”姻云娇柔的声音,耍起了小姐脾气。

      “呃,失礼了,事情紧急,我脑袋一热就进来了,没想太多……”小七依旧背身道。

      “你都看到了什么?”

      “……”小七看到了他心爱姑娘优美迷人的曲线,一时竟不知如何说。

      “你!赶紧出去!我不管你紧急不急的!”姻云小姐厉声道。

      小七放下包裹,深深一揖手道:“姻云小姐,小七确实冒失了,这就离开——这包裹里是我家山上的高竹,那日你参想半日,我看你喜欢,想你以后也许不会再到栖凤山,就给你砍来一株,放这儿了。”小七说罢,便往外走。

      凌姻云看到包裹里的高竹,前几日和小七相遇、共生死的一幕瞬间浮现眼前,忽然有些于心不忍了。

      “小七哥,你站住,有什么事你说吧,若不是重要的事想你也不会如此。”凌姻云缓了缓语气。

      小七听出凌姻云原谅了自己的冒失,长舒了一口气,转身把分开后这几天的遭遇讲给了凌姻云。

      “姻云小姐,你知道那天晚上那些认你当做明云公子,要杀你的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么?”小七满怀期待的问道。

      凌姻云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哎。”

      小七有些失望,看来自己只能找凌明云去问了。

      凌姻云忽闪着大眼睛,接着又说:“我哥肯定知道,不过我哥对你有成见,你问不到的。这样吧,明天我去找我哥一趟。”

      小七看着那双认真迷人的眼睛,心里充满了爱意和感激。一切都已妥当,小七便翻身出了凌府。

      然后就是揪心的等待——既是等待再见凌姻云,又是等待消息。

      ——————————————

      第二日,凌府那位新婚后的明云公子纠结了一帮下人,在凌府的大院落里比试射术,凌姻云陪着自己的新嫂子闲来无事,围观热闹。

      几轮下来,哪个下人敢赢自己府上的少爷?自然又是凌明云拔得头筹。

      “他奶奶的没劲,每次都是老子赢,你们也太窝囊废了。”凌明云摔下弓箭,瘫坐在椅子上,显得有气无力。

      姻云小姐咯咯一笑:“不是他们窝囊,是我哥太厉害了!”

      凌明云喝口茶,不屑一顾:“切!”

      姻云小姐继续打趣道:“哥,你这么厉害,上次妹妹在栖凤山,替你差点被一群黑衣人要了命,哥你替我报个仇呗。”

      “这个仇可就不好报了,那些黑衣人都是黑龙教的人,和咱们家梁子结了很久了。”

      “那黑龙教号称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不定。前些年他们总教在咱们昌名城,咱这小霸王那几年没少跟他们斗——咱还他奶奶的打死过他们一个什么尊者来着。“凌明云说罢摇头晃脑起来,甚是得意。

      “现在他们还在昌名城么?”姻云小姐急忙问。

      “早不在了。没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了,老子还以为以后彻底安静了呢。”凌明云摇头道。

      凌姻云一阵失望。看来小七只能另求他法了。

      “不过,咱凌府在各处也都多少有些眼线,”凌明云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拍着自己的脑袋仔细回忆道,“这几天有个眼线说过,在他奶奶什么地方来着,好像发现了黑龙帮踪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