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

      下午,烂霞坡。

      烂霞坡位于南面,阳光充足,雪最先化,冰最晚结。春夏秋三季颜色斑斓,远望犹如漫天云霞,因此得名。

      日头刚斜,正是一天中温度最高的时刻。初夏时节,山下此时该起了三分燥意。然山上才堪堪舒适宜人。柳叶刀即在这熏风里如约而至。

      晏诗和阿煦刚互搏完一场,此刻正在树荫底下擦汗。见他过来,阿煦便从旁包裹中掏出两个当天领到的瓜果,怂恿柳叶刀。

      “柳师兄,这猴子受了惊吓,老躲着人也不是办法,你不是一向同它们挺要好嘛,要不给他们尝尝?让它们好快些同我玩耍。”

      晏诗也在一旁揉揉发力酸痛的手臂,边冲他点点头。

      柳叶刀垂眸微微沉吟,“此时距离它们受惊时候太近,不该打扰。”

      阿煦看了晏诗一眼。

      晏诗道,“山猴得你数年情意,总不至于一朝忘却。只远远放下便走开,不会惊扰它们。”

      “是啊,若不是怕它们不记得我,我想自己去,就不劳烦柳师兄了。”阿煦把手中瓜果往柳叶刀跟前递了递,双目求恳。

      柳叶刀不说话,反看了晏诗一眼。轻飘飘的,晏诗却心头一跳。

      柳叶刀“既然如此,那好吧。你们不要离我太近。”

      “嗯嗯,”阿煦忙不迭的点头。

      柳叶刀接过阿煦手中瓜果,三人朝树林深处行进。

      有了上次的经历,晏诗阿煦都抬头眼睛不眨的扫视着树杈间。

      没多会辰光,柳叶刀便举起了右手,示意停下。

      晏诗阿煦均有些诧异,此处并未发觉猴子踪迹。

      只见柳叶刀却矮下身子,脚步放得更轻,更缓,手中瓜果高高举在头顶,慢慢向前挪动。

      晏诗阿煦不由得心神一凛,亦步亦趋。

      “别跟了。”

      柳叶刀说着脚步不停,继续向前缓步走着。

      晏诗却没发现任何猴子行踪,兀自游移不定。只停下来愣愣的看着柳叶刀远去。

      “别怕,别怕,”忽听柳叶刀柔声低哄,身形却慢慢停了下来。

      来了?

      晏诗环顾柳叶刀身周,都没发现迹象。

      只见柳叶刀口中低哄不断,开始慢慢后退。

      晏诗心中诧异,想看个仔细。便使劲勾头去瞧。却不妨脚下没点防备,往前踏了一步,发出了声响。

      只听一阵树叶摆动的哗啦声响,一抹灰影自柳叶刀身前倏然远去,隐入重重树丛之中。

      手里抓着的瓜果也丢在半途。

      阿煦毫不客气的朝她扔过来一个恼怒的眼神,晏诗只有嘿嘿讪笑。

      柳叶刀反倒没有特别失落的神色,直起身来,示意她们一齐退出树林。

      退到太阳底下,到底驱散了那份慎重与阴寒。

      柳叶刀:“若是无事,我便告辞了。”

      晏诗意外,“柳师兄有事否?我还没向你请教呢?怎么这么快要走?”

      不料柳叶刀却同样意外,“你真要同我切磋?”

      “这是自然,中午我便如此说过了。”

      柳叶刀“唔”了一声,“我以为方才便是切磋。”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他。晏诗暗藏的心事一下被揭穿,老脸顿时红了起来。讪笑道,“那个,柳师兄误会了。”接着想起同伙阿煦,便把话题抛给她,“是吧,阿煦。”

      怎料阿煦在一旁凉凉的道,“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晏诗只好继续讪笑,“嘿嘿,你知道有人睡梦中也能杀人吗?”

      柳叶刀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说这个,面容不变,眼神却露几丝好奇。

      “所以必要的时候,连自己也要怀疑一下的。”

      更何况是别人。

      再者……“师兄您擦擦手。”

      柳叶刀看见晏诗双手捧着自己的帕子,笑得谄媚,他双眼划过一抹笑意,算是认可了她的解释。“何时动手?”

      晏诗心头一松,明白此事算是过去了。即可系紧腕带,活动了几下身子,嘴里道,“现在。”说罢便当先朝柳叶刀冲了过去。

      柳叶刀见她过来,姿势依旧随意,只伸出一只手,便拦住了她左劈右砍,上掏下踢。

      晏诗见状,暗哼一声,“让你托大,”双手齐上,绞住柳叶刀右臂,脚下就要踢向对方腰眼。

      怎料柳叶刀身体竟避也不避,依旧不出左手,只将被锁住的右臂一抖。晏诗只觉双手一麻,似要吃力不住,柳叶刀右臂便抽脱而去,迅雷似的拍在晏诗的脚背上。晏诗吃痛,不由蹬蹬蹬后退数步。

      “诗妹,你别是被美色迷了眼吧。”阿煦在一旁大乐。说完才想起柳叶刀就在旁边,赶紧住了口,转脸过去偷偷的继续笑着。

      扭了扭脚踝,晏诗不由一怒,“呸,你再好好看着,我是怎么把你打趴下的,就……”一边说着,晏诗一边重整旗鼓,再次先出了手,速度比方才更快了些。如一道残影。

      柳叶刀依旧面色如常,出手如电。仅凭一条右臂,便如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将晏诗快到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尽数封挡在外。

      晏诗偶然得手,亦禁不起对方轻轻一拨,自己的拳脚便如同琴弦,无法着力,不得不得不移开重来。

      晏诗只觉得自己好似一只尖嘴蜂鸟,对上一只石块般的乌龟,上下左右都使不上劲,下不去嘴。

      晏诗发了狠,不管自己身前空门打开,誓要将这石头劈成两半。结果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一掌拍飞,落地后还退了七八步,才堪堪稳住身形,狼狈至极。

      “你没事吧?”柳叶刀上前一步,关切询问。

      阿煦却看出晏诗看似狼狈,实则柳叶刀那掌没用什么力,径直抚掌大笑,“你方才说,就怎么样?”

      晏诗颇为郁闷道:“就怎么被他打趴下的。”

      阿煦笑得直不起腰来,直捧着肚子在石坪边打滚。

      虽然停云心诀练习时日不长,可晏诗对自己身手还是有几分自信的。没想到在柳叶刀手下却居然走不过三招,何况对方还是一只手。她突然对自己第一次生出了怀疑。

      柳叶刀见她无恙,便喟叹,“何以至此。”

      晏诗闻言笑得放肆,“谁让我下了赌呢。”

      心中却想,再白白在外门浪费一年时间,我宁可下山磨砺去。那十余具焦黑的遗骸又浮上眼前,令她心头沉沉。

      “你很快,只不过我一力降十会罢了。”

      或许是她心境沉闷,竟连带着听见柳叶刀的声音也认真郑重了许多。晏诗抬眼朝他看了一眼。

      见他神色端和,似有开解之意。

      “男子力气本就比女子大过许多。你,应该没问题。”

      明知他所言非虚,可仍然提不起半分高兴。耳朵里只反反复复冒出一个声音:难道仇人杀你,还分男女不成?

      无意瞥见阿煦在旁,状似有些无聊,便冲她道,“阿煦,你来不来?”

      阿煦闻声一振,“好啊,”便蹬蹬蹬跑过来。

      晏诗在旁仔细端详柳叶刀的出招,其实如他所言,并无花哨机巧,平平无奇,但就是想攻能攻,欲守则守,浑不管阿煦如何钳制阻挡,自在来去,反教阿煦手慌脚乱,同样的招数在此二人手里竟然差若云泥,晏诗一时痴了。

      “哎哎,我不来不来了,怎么普普通通一招“白云回望”,我用就毫无成效,到你手里就威力大增呢,真怪,”阿煦气喘吁吁直罢手。

      “其实,你应该比晏师妹更有胜算些。”

      “嗯?”不仅是阿煦,连同在旁观战的晏诗也是一奇,“为什么?”

      柳叶刀:“你应该比晏师妹,重些吧。”

      阿煦两条眉毛迅速的倒竖起来,“你说我胖!”

      柳叶刀面色尴尬,急忙解释,“不是,就像你一拳打死一只狗,总比打死一头猪,要容易些。”

      “你说我是猪……”阿煦气得眼睛像铜铃。

      “……”柳叶刀一时张口结舌,哑口无言。

      晏诗终于过来一把拉住阿煦,挡在二人中间。“阿煦,你去旁边看着,我狠狠揍他,替你出气。”

      “用力揍!”

      “一定。”

      “让他知道光长得好看也不能骂人,哼!”

      “嗯额……”

      晏诗听见最后这句差点一口气全泄了,瞧见柳叶刀哭笑不得,耳尖又开始泛红。她大叫一声,“看好了!”

      这回她速度不如前一次快了,甚至还不如第一次。

      “我……”柳叶刀想要开口解释,却见晏诗出手,只得应战。

      柳叶刀还是一只手。

      然而数息过后,柳叶刀退了半步。二人相隔数步站定。

      阿煦宛如得胜的孩子般雀跃起来,“好!诗妹干得漂亮!”

      晏诗眼眸亮了起来。柳叶刀的目光亦亮了,开口道,“是这样,但是还不够。”

      “我,知,道,了……”最后一个字出口时,晏诗的脚尖正挟了凌厉的劲风即将扫中柳叶刀的腿弯。这下若扫实了,胫骨非折不可。

      然则,柳叶刀半步未退,还是右手,准确的拿住了她的脚踝。

      “速度慢了。”柳叶刀松开手。

      晏诗抬手背擦了擦鬓边留下的汗,“再来!”

      她把眼前人想象成了邱敏,一咬牙,糅身再度扑了上去。

      半个时辰后,她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汗水不住从还有些圆润的下巴上滴下来,在青石板上积成一滩。

      柳叶刀也拭了拭额边细汗,抬头看看天色,“后日便是内门考核了,明日我再过来。”

      晏诗大为感激,立马从地上爬起来,一鞠到底,“谢谢师兄!”

      待柳叶刀走后,阿煦滚过来幽幽道,“你这次真要进内门吗?”

      “当然啦。”晏诗大声道,“那是多少人的梦想,你可惜还没入三重,否则你也该进的。”

      “可是,我怎么觉得不太吉利呢。”阿煦托着下巴沉思。

      晏诗失笑,“你还会看风水?”

      “还用看么,你看猴子死在那,那个段辉师兄的狗也死在那,就在内门考核之前,接连血光,不吉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