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派10

      凄冷雨雾和着隐隐的尸臭。

      这是旧巫大陆的荒野常有的味道。

      墓红三与元墓正在赶路。

      忽闻一段吟诵:

      “一场清欢

      一场梦

      俊马何惧无人等

      别也一场

      聚也一场

      又何必纠结怎么离开

      或许

      旧巫族人真正的宿命

      就是死去吧。

      ……”

      图空跪在一张艾草编织的蒲团上,缓缓的从天而降。

      手中的竹扇依旧像往常一样,发出点点荧光。

      待落至墓红三二人身前时,图空淡然道:“能在这里找到你,情况或许还算不坏。你们要去魔法学院我不拦着,但需要过了我这关。”

      墓红三:“你什么意思?”

      “身为旧巫族王室,怎可修习新巫大陆的魔法?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图空言辞激愤。

      “这么说,你是一定要阻止我们了!”

      “是!”

      “哼,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说罢,墓红三踱步而飞,在凄冷的冥雾中,只在片刻,周身便孕育出玫瑰花瓣一般的白色巫力场。

      见到此景的元墓惊叹道:“这,没想到他启用巫力的速度已经快到这种地步了么?他是如何做到的?没有几百年的修炼是达不到这种境界的啊!”

      显然,图空也被墓红三惊艳到了。

      除此之外,墓红三的速度也远在图空的预料之外。

      墓红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从手心中穿射出一道巫力光束。

      图空来不及躲。

      正在图空以为大事不妙之时,却发觉自己竟然,毫发无伤。

      此情此景,图空苦笑:“呵呵,速度有余,力道不足。看来,这些年你确实没有做过什么有价值的训练。”

      墓红三停滞在图空身后气喘吁吁:“什么?怎么会……”

      图空冷言道:“你还没发现么?在旧巫大陆,你的巫力值能排上用场的已经所剩无几。你根本不知道,在这个你离开了几十年的古老世界里,你究竟为何物!”

      “你说什么?!我墓红三乃天之骄子!无人可及!我不准你这么对我说话!”墓红三恼羞成怒。

      可刚才用力太猛,竟觉自己有虚脱之感,怎么也提不起气力了。

      图空摇了摇头:“你们还是跟我走一趟吧,你们也看到了,墓红三现在的样子,别说被新巫魔法学院录取了,属于他的法器能不能看的上他还不好说呢!”

      墓红三听到这里,忽然觉得身体被掏空,径直垂落而下。

      元墓连忙起步接住,问道:“你是墓红三的朋友?”

      “是,也不是。”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旧人罢了,你们的路还很长。今后要学会谦卑,学会隐忍,学会请教!必要的时候,还要学会隐藏与欺骗!切不可再如此莽撞。明白么?”

      这番话,倒是让元墓多多少少觉得有些道理。

      看图空态度诚恳并无恶意,便放下了戒心。

      元墓低头看了看怀里昏迷不醒的墓红三,无奈道:“我相信你,我们跟你走。”

      “阿弥陀佛……随我来……”

      ……

      巫童寺:

      在将墓红三与元墓安顿好后,图空便去找雪巫回话:

      雪巫:“墓红三是必须要尽快完成破镜的,只要在旧巫大陆破镜成功,旧巫大陆的环境就不会再对他有天生的压制力!”

      图空:“可是,他的出生之地已经沉入海底不复存在,若贸然破镜,会不会影响他的记忆?”

      雪巫不以为然:“不,你不用担心这些,他若为王,就不会忘!他若忘了,就不配为王!”

      “是!还请师傅明示!”

      “如今之际,只能把墓红三丢到坟巫崖了。既然是万年一遇的天选之子,理应有浴火重生的本事!有逆天而为的天份才是。”

      “什么?师傅,您确定您说的是,坟巫崖??那可是旧巫族的坟场,是灵魂的焚烧地啊,您不怕他魂飞魄散么??”

      雪巫眼眸深邃,坚定。

      “我当然知道什么是坟巫崖!但我更相信,一个特立独行,空前绝后的开创者,理应具备创造奇迹的能力!”

      雪巫确实显得比往日更加急切与激动。

      仿若一个走火入魔的魔巫才会有的模样。

      图空有意反对,却是力不从心。

      旧巫族一直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对于拯救这个濒临灭绝的民族而言,走在最前端的一直都是雪巫这样的老前辈。

      身为后生,他没有资格质疑雪巫的决定。

      而,时至今日,在短短的几天中,其实雪巫已经亲手解决了数十个来自旧巫族未知部落里的孩子。

      每个人都是从新巫大陆送回来的。

      因为在墓红三真真正正成为王以前,真真正正打败巫母,拯救旧巫大陆之前,没有人会绝对的信任他就是那个天选之人!

      这也包括雪巫。

      ……

      “疯了,疯了!师傅疯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变故?”图空不信这一切会没有一个原因。

      这时,空中白雪忽落,错落冰凉。

      惹得图空唇角颤抖,看不清明天。

      同时,鹰呖响彻天空,这是塞北雪国的鹰。

      出生于塞北雪国的雪巫,一直都会有雪鹰在暗中守护。

      只是这一次,这鹰太多了些。

      成千上万的雪鹰,颇有一股,威风顶顶,孤绝肃杀,气吞天下之势!

      仿若在告诉图空,一切都已经势不可挡。

      群鹰俯冲二下,直奔墓红三所在地而去!

      墓红三在霎那间,便被雪鹰犁勾般的爪牙抓上空中。

      并朝着极西侧的坟巫崖而去!

      崖顶的彼岸花有一股特殊的香味。

      这让墓红三在被丢下的前一秒种,睁开了眼睛。

      仿若只是为了,看一眼这彼岸花的花香,是来于何物。

      这西方的天际尽头,被绯红的霞光笼罩。

      悬崖之下,云层之上,墓红三又被绝情的抛弃。

      他还来不及打理思绪,自己又进入了一个坟场。

      没人知道这一次,他经历了什么。

      ……

      寺庙里又新来了几个少年,五十岁到六十岁之间,年龄不等。

      这些人大多都是来历不明的孩子,偶有沾染王室后裔者。

      ……

      “你走吧!带着这些新来的孩子,趁师傅还不知道,赶紧走!”图空慌忙的跟元墓吩咐到。

      元墓:“我只想知道,你们把红三带到哪里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