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屏向日葵视屏安卓苹果APP下载

      所幸运的是,虽然随着网络信息科技技术的发展,有关部门对于住宿旅馆这种场所实名登记入网管理的是非常严格的,但奈何这是乡村镇上……陈叶没用身份证依然顺利住了进去。

      否则,即使不能大晚上引人注目的包车离开,他也不会住进旅店留下明显记录。更多是徒步趁着夜色奔往松柏镇去,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一点也不困难。

      经过了一夜的宁静,窗外早起的太阳再次不吝啬的将温暖送向了山中的村子,让小村再次迎来了全新的一天。

      陈叶昨天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虽然换了个环境,但他依然睡得很是舒服。但也奈何睡眠质量太好,这就陈叶早早的就睡够醒了过来。

      既然醒了,他就也没过多纠缠于舒适的大床,而是痛快爬了起来,因为今天该动身回家了,想想,其实还是很急切的。毕竟,他也没想到他还能活着回去。

      没有太多的啰嗦,随意的收拾了一番,他就背着旅行包下楼准备退房了。

      今天早上守在前台的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想来应该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了,陈叶没有和他过多言语的意思,还了钥匙取走押金即可,整个过程几位简单迅速。

      然后陈叶来到了村口处,搭乘了早就已经等候客人的首班面包客车去往了松柏镇。而到了那里,他又将从那儿转坐大巴前往十堰,最后再搭乘上晚上七点多的火车回到成都。

      “你好,先生,醒一醒哈,前面马上要进入到成都站了,麻烦先换哈车票。先生,你好……”一个操着川普的漂亮女乘务员走了过来唤醒了睡着的陈叶,提醒他将要到站了,并交换好了车票。

      归家的路程总是会让人感觉那么漫长难耐,而车上人多眼杂,陈叶自然不好加以修炼。但好在陈叶买的是卧铺,可以躺着休息。而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在睡眠中,总会到达旅途的终点。

      火车稳稳停靠在目的地却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九点半,随着人流回到地面,陈叶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火车站,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火车站离陈叶的出租房打的也不过就是二十来分钟的路程,很快,陈叶就到家了。只不过,看着大门上贴着的电费缴纳通知单和催收单据,让陈叶也是不禁哑然失笑,离开九个多月了,看来还是有人惦记着自己的。

      但所幸房租是一年交一次,去年4月中旬才交过房租,还有一个多月才会到期,房子目前还属于自己。

      而正常情况下,房东阿姨也会提醒自己准备下一次租金了。但他的手机在山洞受到空间裂缝的影响,一直开不了机,这些自然也是接收不到,只能等重新买了手机才清楚了。

      陈叶伸出手推开了家门,想象之中的温馨之感没有丝毫,扑面而来的反倒是一股腐臭味,让陈叶不禁是眉头大皱,连忙将包甩在了凳子上,然后全力冲到窗前拉开了窗户透气。

      许久,屋子内的才被新鲜空气汇入冲淡了一些,陈叶忍下恶心,将神识张开,四下寻找异味的来源。

      不过瞬间,就在厨房锁定了冰箱,也就在这时,陈叶突然想到了刚才在门口看到的电费缴纳催收单,又看了看眼前的冰箱,空气中还弥漫的臭味,不禁头疼。

      一切都已经是不明而喻,他们小区的电费每三个月就要缴纳一次,如果没缴纳电费,就会发来催收单,并给予一定时限,然后超过时间期限依然没有缴纳的,就会被断电。

      如果没有意外,家里已经断电五六个月了,随手按了按厨房门口的灯开关,果不其然,停电了!

      那可想而知,冰箱内本来冻着的食材已经腐烂的……

      带着纠结的表情,陈叶抬手打开了冰箱,果不其然,看到了冰箱门上爬满了蛆虫,一股更加浓郁的恶臭再次扑面而来,陈叶连忙运转身上的法力屏蔽了自己的嗅觉,但一时的冲击感仍然消弭不去,

      “呕……”

      陈叶再也忍不住腹中的翻滚,忙退后两步,将脑袋撇向别处干呕不断,两眼直冒泪水。

      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再次看向冰箱,虽然已经屏蔽嗅觉闻不到臭味,但视线不可能屏蔽,入目依然触目惊心,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里更是情不自禁的冒出了要施法烧了这破冰箱的念头,要知道他虽然才炼气四层,但一个小小火球术还是能勉强放出来的!

      这不,不是大老远开开心心的回来嘛,这么一出,美好的心情全没了,满脑子都是纠结、火大的心情。

      而当初离家出门时,心中被其他心思充满,哪想到这么多杂七杂八的小事情。再说了,当时他也抱着大有可能不会再回来这个家的打算了,哪知道自己此行不单单平安回来,还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机遇,无非就是过程太过于凶险。

      一道清水自半空中凭空凝结而出,然后被陈叶挥手扔向冰箱,包裹住污秽之物。随即他又再次掐动了法诀,控制着污水飞入水池中冲进下水道消失不见。

      再抬眼望去,冰箱已然恢复干净,污秽之物都已经清理干净了。

      “呼……”

      做完这一切,陈叶的精神略有些不振,这是由于法力消耗过大的原因而造成的后遗症。

      他所施展的清水决就跟火球术一样,只是一个炼气初期就可以修炼的基础小术,虽然由于修炼时间时间不长,也只是将将达到入门阶段,但施展起来除了略有生涩之外也不至于如此耗费法力。

      真正消耗过大的因素其实是他将污水控制飞起,然后飞向水池的这个动作。其所使用的乃是另一个只有达到炼气中期才够门槛修炼的辅助性法术—“控物决”,这个法术不仅仅需要耗费陈叶的法力维持,更需要其持续用神识去操控,再加上水又不似有形之物本就一体,乃是无形之体,想要操控就需用神识将整个水团完全包裹住,方能全部控制,如此操作,自然就会更加导致了精神力过度的消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