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胸募捐

      严沁很是不以为然,抢白到:

      “你这就是矫情了,我可听说了,这个证书含金量很高的。”

      话说完,她又忍不住拿出刚到手的证书瞅了瞅,不禁啧啧连声说道:

      “这上面盖的可是人民银行的戳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范伟进也不禁来了兴致,笑着说道:

      “那有什么奇怪的,人民币上不都写着的吗?”

      严沁不禁白了他一眼,说道:

      “那个能一样吗?”

      范伟进笑着说道:

      “怎么不一样了,既然你这么喜欢,这证书就送你了!”

      “我有那么眼皮子浅吗?”

      严沁很是不忿,埋汰道:

      “你这人也太没劲了吧,我这是替你高兴,你却在这埋汰我!”

      范伟进连忙解释道:

      “我真的没那意思,这证书对我真没什么用。”

      “那你还费那么大劲去考它干嘛?”

      严沁反问道。

      范伟进楞了下神,想了想才说道:

      “我就是想证明下自己。”

      严沁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渐渐相信了范伟进的话,想了想说道:

      “那我也不能要,你还是自己收着吧!”

      “这样,你帮我收着,我这人毛毛躁躁地,什么时候丢了都不知道,回头真有需要,你再拿给我。”

      严沁这下没再反对,小心翼翼地把证书收了起来。

      看着她谨慎的样子,范伟进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张证书对他或许就是一张白纸,这次考试对他却很重要。

      对于刚到手的证书,范伟进并不怎么看中。

      他知道,这张证书在国内金融界属于稀缺资源,如果再去考个外汇管理局组织的口语认证,拿着这两张证书,在各大国有银行谋份体面的差事肯定是不难的。

      可惜,这些都不是范伟进想要的,当然,考试本身对他也不是全无用处。

      原本范伟进还有点担心,怕自己跟不上京大的学习进度,经此一役,回头再看却感觉很有点无谓。

      智商高不代表能力强,光华管理学院参加这次认证考试的学生不少,也没见有几个通过的。

      想清楚这些,范伟进不禁有点小得意。

      虽说他英文水平本就不错,不过对金融英语接触可不多,前后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就能把高级认证拿到手,想到这,他不禁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这可不比一般考试,范伟进肯定没有机会知道考题,虽然有运气的因素在,可谁也不能否认,运气也是能力的一种,连自然科学这么严肃的领域,运气也是不可或缺的成功要素之一。

      “你一个人傻乐什么呢?”

      严沁突然地出声,把范伟进从神游外物中拉了回来,他随口道:

      “没事,随便想点事。”

      严沁很难得地没有在意他的敷衍,说道:

      “你说,我能去参加合唱团吗?”

      范伟进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

      “什么合唱团?”

      严沁对他的反应很有点不满,嗔道: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心不在焉地。”

      范伟进稳了稳心神,稍一细想就明白过来了,严沁说的合唱,应该是京大为了纪念“一二九”运动,举行的一年一度的校内合唱比赛。

      就在几天前,今年的比赛在京大百年纪念堂举行,光华管理学院也有参赛队伍,范伟进弄了两张票,带着严沁专门去看完了全程。

      范伟进本身就是一个外行,以他个人的看法,感觉各个参赛队伍水平都差不多,他也分不出个子丑寅卯,就是凑个热闹。

      “这都过去几天了,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事了?”

      “现在提不成吗?”

      严沁不满地反驳道。

      范伟进想了想,真的有点头疼,严沁听歌还成,但是唱歌就算了。

      就他的了解,严沁唱个K还行,估计合唱还真够呛,先不说唱功如何,就她那总是比节奏慢半拍的水平,也是没谁了。

      要是她去参加合唱,估计指导老师该哭晕了。

      想到这,范伟进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打他送给严沁一个MP3,两人便经常一起听歌,一人一个耳塞,可范伟进总能听到两个节奏,你还不能说,一说准跟你急,时间长了范伟进也不再提了。

      慢慢适应吧,人不可能是完美的。

      “要不还是算了吧?”

      现实是残酷的,范伟进可不想看自己女朋友出糗,只能想办法打消她的念头。

      严沁有点不乐意,问道:

      “难道我唱歌很难听吗?”

      “很好听啊!”

      范伟进没有办法了,只能昧着良心说话。

      总不能实话实说吧,稍一琢磨,他有了主意,说道:

      “还是算了吧,元培一共才多少人?合唱团肯定组织不起来。”

      这是实话,在京大元培很特殊,如今还是实验班,每年招生的人数有限,到现在为止也才招了三届学生,大型活动肯定是组织不起来的。

      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总算是打消了严沁的念头。

      本以为事情过去了,冷不丁地,严沁又来了句:

      “你说,我参加光华的合唱团这么样?”

      范伟进彻底无语了,憋了半天,他才说道:

      “下次比赛得等明年了,咱们到时候再说吧。”

      “好吧。”

      严沁点头答应下来,不过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死心的。

      范伟进真没办法了,他知道,参加大合唱是个苦差事,等闲三两个月下不来,愿意去的人很少,也就严沁,她要是真想跟着光华一起,还真不是难事,她音色还不错,可就那节奏感,想想她参加合唱的场面,就会觉得画面很美。

      时间很快,转眼就到了十二月中下旬了,满打满算,离寒假也就还剩一个月的时间。

      年底到了,范伟进知道,有一个近十万人的群体,这个年注定是过不安稳了,他们就是DL系的中小投资者。

      网上传来消息,TWL突然离境,去向成谜。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范伟进清楚地记得,媒体曾经报道,04年DL系全面崩溃,TWL和TWC同时出走澳大利亚,留下打理烂摊子的,是紧急从国外赶回来的,负责DL系境外业务的张姓副董事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