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秀媚

      走出宾馆大门,感觉温度还是有点底,我问梅子是走路还是坐车,我自己是想走路的,有些问题我不好在房间里问,但出来了我想套套她。

      “随便你!”

      “这是你这辈子跟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我拿过梅子手里的包,从她的笑容里我知道梅子至少是愿意和我走一会的。想起我们还是恋人的时候,梅子和我在一起我问她想吃什么想去哪里玩她都是随便我这三个字来打发我,可我也不知道垣城还能去哪里。

      梅子没有接我的话,笑嘻嘻地走在我身边,我发现,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梅子其实很黏人,并不是我想像中的独立自我的梅子,她并不在乎我和她亲密度的提高。

      现在的梅子开心的依然像我们十年前那样,但我真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我了,想起在浴室里的梅子种种肢体语言,放在十年前我肯定是不敢那样做的,但刚才我肯定敢,甚至想要,但我知道我不能那样做。

      十年前不敢,现在是不能。

      那是我们第一次在那么私密的时间里,我相信梅子像林海说的那样那个时候她有些感性,如果她理性一些,她知道不应该挑逗我,她很清楚她自己的身份。

      现在也是我和梅子这样走在黑夜的街道上,马路上车水马龙,和我们这样走着的人是少之又少,可我喜欢这种感觉,虽然路的远方依然是黑色的,但我也只能想着它是黑色的,我们眼前的路需要拐一个很大的弯。我觉得我是不怕黑夜的,梅子应该也不怕,现在的她我感觉不到她感觉自己冷。

      “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主见?”梅子每次回来都是用随便我来把她自己交给我。

      “我是没主见,你前妻太有主见了,所以人家跟你离了!”

      我不知道梅子的话是有意无意的,但是我听着有些不高兴。“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要是林海我就揍他了。”我推了一下梅子的肩膀说,我希望她换个话题。

      “你都我说我那么久了还不许我说你两句啊!”梅子就像得了理似的,也是,最近好像我总是说她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但这并不影响我依然爱她,她再不好我也爱她,但我再不会让她知道。

      我不想再聊什么有关于丽丽的话题,所以迈开步子把梅子甩在身后。

      “你后悔吗?”梅子追上来问。

      “我没有什么好后悔的,本来我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现在只是又一无所有罢了,无爱一身轻也挺好的。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的?给不了人家想要的幸福,就把自己还给人家呗!我现在自由了不是吗?想起结婚那段日子,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我不后悔,即便我现在心里没有可以依靠的港湾,生理没有可发泄的地方。

      “你自由了,那今晚我给你庆祝!”

      “我看你更像兴灾乐祸。”看梅子的表情我不得不那样认为。

      “你当我是兴灾乐祸也行!反正你也不敢拿我怎么的。”

      “我拿你只有一个办法。”

      “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说我听听。”

      “拿你没办法就是我最好的办法,任你爱怎么闹你就怎么闹!”我知道我这辈子没有办法像生丽丽的气时生梅子的气,更不会动手打我眼前的这个女人。

      “呵呵,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你早该这样了。”

      “那我请你以后不要再说她了好吗?请你谢大小姐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

      “不说就不说嘛,反正她也跟我又没有任何关系!”

      “说说你吧!”确实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也不想谈这个话题,我想知道的问题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她。

      “我有什么好说的,我现在的生活不是几乎没有隔几天都有跟他汇报的吗,我不是还是老样子吗?现在不是还站在你面前吗?只是我老了。”梅子真的站到我面前。

      看来梅子是没有任何一点想透露点什么给我的意思。

      “我看你一点都不老,还像个小孩一样,没心没肺,无理取闹。”我撞开她的肩膀继续往前面走。

      “那只是因为我是和你在一起!”

      “那你和她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的?”我抓住了一个突破口。

      “你不是不愿意说你前妻吗?我现在也不想说他。”

      我不强求,没再追问下去,那就没有话题了,我继续沉默着,梅子也不多话。

      “梅!”沉默了半饷,我找到一个问题。

      “嗯?怎么了!”

      “我觉得你回来也回的太勤快了吧,去年一年回来了四次,今年正月都还没过你又回来了。”

      “我回我娘家还要数次数啊,我自己娘家我都不能回了吗?”

      “你回来没错,可是你每次都是一个人回来的,没带他也没带你女儿。”

      “快过年时我不是带他回来了吗?你都不肯见我了你还好意思说。”

      “那是过年,平常日子呢?”

      “平时他都很忙的,天天要跑车讨生活。女儿他家人也不让我带,其实我现在也很自由的!”

      梅子眼神里又闪过一丝忧伤。

      “所以你就天天往娘家跑?”

      “我不往家里跑我往哪里跑?永州又不是长沙。长沙我还有朋友跟我玩。永州我面对的只有那个冰冷的家,我怀念在长沙的日子。”

      说到长沙,我又一次陷入沉默,不想再说一句话。一个让我伤心的城市却是梅子向往的地方。如果没有那座叫长沙的城市,我们大概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同行却不能牵手。

      我想牵着她的手,我相信她会把手给我的,但我不能那样做。

      “阿墨!”这次梅子先说话了。

      我看着她,现在如果没有必要,我什么都不想说。

      “跟你说个事,你别又骂我说我好不好?”

      看着我的眼睛梅子接着往下说。

      “这些年来,什么时候我认认真真的骂过你一回!”

      “六月份我还回来的。”梅子的语气里没有调皮的意思。

      “好,记得带他和你女儿,我想请他喝酒。”

      “他不一定会跟我回来,不过我想带我女儿回来,她有两年没看到外公外婆了,就是不知道他家人让不让!”

      我继续保持沉默,不想再多的去过问她的那些事。我一直陷入自己的情绪里。

      “如果我真的回来了,会很久!”梅子自言自语地往下说。

      “能有多久?”我停下脚步,咬紧牙关,活生生地把“一辈子吗?”给咽了回去。

      “至少也得一个月吧!”

      没有后半句,梅子的回答就容易得多。

      “那行,十五天给你爸妈,十五天给我!”

      “还有我女儿呢!你不会介意吗?”梅子对我的时间分配不闻不问冒出这个问题。

      “我也有女儿,到时让她们两个一起玩不好吗?哎,可惜了,都是女儿!”如果两个孩子不同性别,我倒是可以考虑定个娃娃亲什么的。

      “呵呵,就你这点工资我怕我们会把你吃穷的。”

      “停!”

      “怎么了?”梅子还真停了下来。

      “吃穷也是吃穷你老公,回来了也是吃穷你爸妈,养你的是你男人和你爸妈,什么时候轮到我头上来了!”

      “哎~,人家都不要我了,我现在是自己养自己。”

      “很好,你一直都是一个有理想有志向的女强人,这才是我认识的谢晓梅。”如果她八年前想要靠别人养着,我很乐意的,但梅子不让我养着,她要出去闯天地。想起很多年前梅子跟我说过的话,我笑了。

      “强你个头啊,你就别在这里笑话我了。”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一点是笑话你的成分。”

      “可我始终只是个女人。”

      “女人不好吗?,有人疼有人爱的,不用活的那么累。”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和你换!”

      “那就等下辈子吧,这辈子是没指望的了,你就安安心心做你的女人得了,做个幸福的女人。”梅子的语气在不经意间变的有点沉重,我感觉出来了,想把气氛弄的活跃些。

      “我现在幸福的都快要死了!”

      “你现在不幸福吗?”这句话一出口我就后悔,可是收不回来了。

      “阿墨,你是不是怕我回来找你?”梅子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道。

      “屁话,这些年来你哪次回来了找到我我没有好好陪你?你的电话我哪次没接?”

      这是一句违背心声的话,其实,这个时候,我真的不想梅子来搅乱虽然不好但已经平静了的生活。不想让梅子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但,我梅子的任何要求,我都不会拒绝。

      可是,我把梅子的“回来,找你。”两个词理解的太过于层面化,这是后话。

      “那我六月份回来你还会像现在这样陪着我吗?”梅子很严肃。

      “又是屁话!”

      “拉勾。”梅子笑了,伸出自己小指在我眼前晃。

      “快三十岁的人了还玩小孩子玩的游戏。”我一边说一边给出自己的小手指打勾。

      梅子笑出了声,像个孩子拿到了心爱的玩具,她把两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半跳半跑向前冲,离我大概有三步之遥,转过身来:“我刚才忘了告诉你,我九月份还会再回来的。我哥要修房,他要我做采购,我会留下来更久。”

      “你赖皮!”

      “我不管,你拉勾了的,耍赖的是小猪。”

      “我看你把家安在垣城得了。”

      “我是有这种想法,可人家不愿意。”

      “你家在永州呢,早点回去,你别来惹我我就省心了。”

      “这次不用你赶,明天去趟我外婆那里,后天早早地我就走了,这次回来不能呆太久,可惜没有赶上你生日。”

      “别回来了。”

      “我不,我就要回来,而且天天住QX,我就是不让你省心,我气死你。”

      “我现在后悔了行吗?”

      “后悔呆会吃东西咽死你。”

      “那还是撑死点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