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大学生私拍视频在线

      秦安安想过晏瑞会配合, 却没想过他的配合度这么高。作为晏修奕上一具肉身的父亲,他真能帮得上忙。

      “晏先生,您先稍坐片刻。”秦安安接过手提箱。

      正如先前晏老先生说的, 这里面一箱装着布料,另一箱装着刻有符文的木头。有几张散落的纸张,像是草稿, 上面画的是一些布置阵法的纹路。

      她从里面找到那块被泡发的木牌,木牌正反两面都刻着符文,却已经有些斑驳不清了。

      秦安安辨别了好久, 才原了其中一部分。

      这部分恰是她能看懂的,当年被宗主带回御兽宗, 宗主为她寻得灵器作为身躯时,用的阵法里,就有几道阵纹和这上面的相似。

      晏君泽对这块木牌上散发出的气息,也感到有些熟悉, “我进入小海豚的身体前,曾被束缚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可能就是这块木牌。”

      可能也是他命不该绝, 正好遇上了一条出生便夭折的小海豚,侥幸逃脱束缚, 又在濒死之际,遇上了秦安安。

      秦安安抬手拧出一道灵力, 拍向木牌, 木牌却毫无反应, 连气息都未波动半。

      “这木牌已经没法用了,我得先试着把上面的阵纹复原。”秦安安说着看了眼沙发上的晏瑞和晏修奕,这父子二人就坐在沙发两头, 一个死死盯着对方,另一个则偏过头不去看对方的眼神。

      “晏老师,你二叔他……”

      “安安,帮我找个水壶,借我用一下你的电脑。”晏君泽打算和二叔聊聊。

      秦安安包里带了个小笔记本,外接键盘这会儿自然是没有的,但好在笔记本键盘上覆了一层键盘膜,只要小心些,倒也不至于让电脑进水。

      多修炼了几个月,晏君泽对术法的掌控能力比一开始强了不少,秦安安把水壶和笔记本电脑摆上茶几,他就从水晶珠里窜出来,跃入透明玻璃壶中。

      晏瑞和晏修奕都朝这看来。

      晏君泽用幻形诀变出的大小,顶多也就相当于普通金鱼,可他偏偏长着副海豚的样子。

      晏修奕好歹有作为人时的常识,看得一愣,一时间都忘了刚刚的愤怒。

      晏瑞已经从父亲口中得知了晏君泽现在的样子,见到体型异常的小海豚,眼中满是歉意,“阿泽,叔叔对不住你。”

      阿泽。

      能有哪个阿泽?

      晏修奕瞪大了眼,惊恐地看向玻璃壶,他堂哥竟然变成了一条海豚?

      小海豚现在只有他拇指大小,看上去很脆弱。一个隐秘的想法不禁浮上心头,要是他用力捏住这只小海豚,将它捏死,是不是堂哥就没机会再占回这具身体?

      这想法刚在心头停留一瞬,他就见到玻璃壶上方出现一颗比小拇指指甲盖小两圈的水滴。

      水滴像是被凝固住了一样,根本不往下滴落。

      只见秦安安打开文档,退开身,那水滴就朝电脑键盘飞去,在上面“叮叮当当”地敲击了好几下。

      一行字出现在文档上——

      二叔,是我

      晏修奕刚升起的念头,立刻被自己掐灭。他堂哥都不是人了,竟然还能打字……还有那颗久聚不散的水滴,怕不是法术变出来的吧?

      他有了人身,都未必能打过变成鱼的堂哥……

      晏瑞这会儿没将注意力给晏修奕半,视线在电脑屏幕和小海豚身上移来移去,『色』有些激动,“阿泽,我们可以这么交流吗?你可以听到我说话吗?”

      小海豚打了个“嗯”字出来。

      晏瑞便继续先前的忏悔,“阿泽,都怪叔叔没有早点发现殷虹莉的打算,也没有好修奕。你放心,无论如何叔叔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只要能让你换回来,叔叔舍了这条命都甘愿。”

      晏瑞这时候说的话,全都是发自内心的,他甚至有点恨自己,当年怎么就鬼『迷』心窍,看上了殷虹莉,非要和他结婚?

      明明一开始,他也只是想和她谈谈恋爱,等回c国时就手。一定是殷虹莉用了手段,可要不是他中计,把她带回去,他们家现在也不至于被害成这样。

      “爸!”晏修奕听他这么说,终于忍不住开口喊他,声嘶力竭地哭喊道,“你就不管我了吗?我才是你儿子啊!”

      晏瑞心下一颤,习惯『性』地想要回避,可这屋里就他们几人,他无处可避,只好硬下心,“别喊我,你忘了小时候,你堂哥对你多好?占了他的身体,你难道就不亏心吗?”

      “爸!可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你难道不想让我活着吗?”晏修奕真的后悔没有听母亲的话,原来这世上真正想让他活下去的,只有母亲一人。

      “我说了,别喊我。”电视剧里那两张脸开始在眼前交织,回忆里,晏修奕真实的模样开始和距离陈麦的样子合到一起,他狠下心,冷声说,“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你父亲。”

      “爸,你在说什么?”再多事情,都比不上这句话带给他的冲击力。

      晏修奕立在原地,呆若木鸡。

      秦安安没有掺合晏家那叔侄三人的官司,她刚刚拿手机下单,从附近便利店里买了一包a4纸和记号笔。

      这会儿接了外送,一手拎着两个箱子,一手抱着a4纸,去了别墅地下室的休息厅。

      桌椅都被她推开,空出一片四四方方的空间,一张张白纸被她平铺在地面上,将整片空间铺满,随后她便开始在纸上打起草稿,尝试复刻出完整的阵法。

      楼上的气氛已降至冰点,晏修奕从来没想过自己不是父亲的孩子,他从出生就在晏家,他要不是晏家的孩子,又能是谁家的?

      “爸,你不能因为晏君泽,就不认我啊!”

      晏修奕回过,“我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孩子,连爷爷都说,我们的耳朵长得像,『性』格也像!”

      晏老先生说他们『性』格像,可不是什么夸人的话。那是说他们父子俩,一样的懒惰成『性』、不知进取。

      “爸,你怎么能这样?你可以怪我占了堂哥的身体,可不能随便冤枉我妈给你戴绿帽子啊?”

      晏修奕不说这话好,一说晏瑞更气不打一出来。刚抬起手,一想这是侄子晏君泽的身体,打也打不得,只好有将手放下,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靠在沙发上坐下。

      “要是给我戴绿帽子那还好了……”

      晏修奕愕然,“爸,你气糊涂了?”

      怕就怕,老婆根本不是他看上的老婆,儿子也不是真正的儿子。

      晏瑞深深看了晏修奕一眼,万般感慨时候化作一道深沉的叹息。

      “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