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环助手茄子视频app官方版tv破解版app

      第10章一百万

      灯笼酒绿的酒吧,复古风的驻唱扯着嗓子唱着小虎队的“爱”,虽说91年小帅虎陈志朋因为服兵役的原因整支乐队暂时解散,但这丝毫不影响这支乐队在亚洲的影响力。

      哪怕在93年,这首“爱”仍然是绝大多数人喜爱的金曲。

      然而和场外喧嚣热闹的热舞台不同,在酒吧包房内。

      灰白色的西裤,一身万年不变的白衬衫,鼻梁上带着金丝眼镜的倪永孝,文质彬彬的样子和周围混乱的气氛显得很不搭,感觉就好像误入狼群的小绵羊。

      但真正了解这位大佬的才会明白眼前这位“职场白领”的手段有多阴狠。

      “啪嗒~”

      一枚坚果被捏开,看着手里这枚浅绿色的开心果,脑海中下意识想到几天前见过的陈长青,这让倪永孝不由摇头轻笑了一声,随即温和的看向旁边一脸拘束,站在角落的记者:

      “你说阿仁第一天就发现并威胁了你?”

      面对倪永孝的询问,记者小心试探的回答道:

      “倪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倪永孝看了记者一眼,他没有说话,而是扭头看向旁边脸色难看的三叔,随着眉头一挑,表情仿佛在说——三叔,你给我找的人就这?

      三叔的脸色很难看,他本身就属于人狠话不多的类型。

      此刻脸色阴沉,压抑的声音中能听出怒火:

      “为什么你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然而眼前这名记者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在装傻,此刻居然一脸得意洋洋的表示:“三哥,我们一共去了四个人,虽然我被发现了,但其他三个……”

      可没等记者说完,三叔便愤怒的拍着桌子:“你是不是想说这样阿仁就会放松警惕,啊!?”

      记者脸上浮现出一抹纠结,他迟疑的看着眼前暴怒的三叔,声音中带着几分委屈和困惑:

      “三哥,难道我说错……”

      “砰!”

      起身一脚将记者踹飞两三米远,还没等记者爬起来,三叔一把揪住记者的领口,反手就是一巴掌:

      “你是猪吗?阿仁既然能发现你,为什么不能发现其他人?”

      作为倪家的二把手,三叔很清楚倪家现在的情况。

      在他看来陈长青比想象中的更重要,否则自己也不会亲自去接。

      但对方毕竟是私生子,再加上此前上过警校,谁也不知道他心底里到底有没有倪家,这也是三叔为什么派人去监视的原因。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四个笨蛋第一天就搞砸了。

      不过这还不是三叔最愤怒的地方,真正让他恼火的是因为这四个笨蛋,自己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天的时间。

      亏之前他还以为他们能把事情办好,没成想居然给自己来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要不是酒吧人多眼杂,三叔恨不得直接杀了这个自作聪明的笨蛋。

      而在另一边,手里捏着这枚浅绿色的开心果,三叔的愤怒咆哮和记者哀求的惨叫声丝毫没有影响到倪永孝。

      在包房暗淡的光线下,倪永孝一点点的清理着开心果表面那层涩皮,当最后一小片涩皮被扣掉,倪永孝如负释重的长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将开心果扔进嘴里,气质儒雅的他推了推金丝眼镜。

      扭头看了眼出气多进气少的记者,倪永孝摆摆手:

      “行了三叔,别打了,消消气。”

      说着他看向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三个小弟,语气温和:

      “你们几个带他下去吧。”

      见倪永孝发话,三名小弟这才慌忙将记者从地上扶起,嘴里不住的感谢道:

      “谢谢,谢谢倪先生。”

      随着记者和他带来的三名小弟离开,包房内再次恢复了平静,擦着手掌上的血迹,三叔眉头微皱:

      “阿孝,现在怎么办?要不我再找批人?”

      “不用,这样就挺好。”

      倪永孝摇摇头,他神色中带着思索,大概过了几秒钟,倪永孝突然抬头:

      “三叔,阿仁上次提起的那种烟找到了吗?”

      “货前天来了,我托人买了一箱。”

      在外人眼里倪永孝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恶魔,他手段阴狠,虽然长着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可实际上却是一条毒蛇,不动则已,一动必要人命!

      但在三叔眼里,倪永孝是自己的亲人,是一个为家人考虑的大家长。

      前不久和阿仁聊天的时候,当时阿仁说有一种叫做红塔的烟很不错,自己不过是提了一嘴,永孝便让人去内地收购了一箱香烟,由此可见倪永孝对家人的重视。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摸了摸下巴,金丝眼镜下的倪永孝双眸闪烁着认真,显然他已经有了想法:

      “嗯,三叔你往里面装一百万,明天让阿琛送过去。”

      三叔眼里闪过一抹迟疑:

      “阿孝,这……”

      但还没等他说完,便看到倪永孝一脸认真的眼神,伴随着诚恳的语气:“三叔,我相信永仁不会害我的,毕竟我们是家人!”

      三叔咬了咬嘴唇,神色带着几分纠结,但最终还是点点头:

      “嗯,听你的。”

      酒吧门推开,随手给门童递了五块钱小费,这是多年前他去欧洲学习的时候养成的一种习惯。

      小费不是施舍,而是对劳动者的一种肯定和尊重。

      以点看面,倪永孝意识到冰冷的打打杀杀是没有意义的,真正牢固的纽带是亲情混合着利益,两者相辅相成才能换取最大的信任,这也是为什么倪永孝坚信只有家人才是值得信任的原因。

      从酒吧走了出来,一千多万的劳斯莱斯银刺旁,站着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

      他叫罗继,几年前跟了倪家,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帮手。

      通过后视镜,打量着正在开车的罗继,善于思考的倪永孝思索着刚才的谈话和几天前的那次见面,但最终他摇了摇头,若有思索的看向窗外。

      三叔虽然是老-江湖,但终归天资有限。

      他以为倪家现在是风雨飘零,正值危难之际,可实际上自己真正要做的是反击。

      关于这一点,整个香江不管是黑的还是白的,倪永孝敢说没人能猜透自己的想法,但唯独自己这个弟弟猜到了,甚至他还猜到自己对他的不信任。

      自己这个弟弟很可怕,只见了一面就给自己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倪永孝相信以对方的能力,稍微使点手段就足以将那四个笨蛋耍得团团转,所以阿仁为什么要主动点破他们四个人的身份?让他们给自己传递假情报不好吗?

      倪永孝一开始不理解,直到他想到很多年前自己看过的一本关于秦始皇的野史。

      秦朝有一位大将军叫王翦,他用兵如神,战无不胜,是秦朝最显赫的贵族。

      而每次出征前,王翦都会跟秦王索要大量金银财宝。

      很多人在看到这篇野史的时候会认为王翦恃宠而骄,但倪永孝的想法不同,他认为王翦是一个聪明人。

      老将军横扫三晋,攻灭楚国,后又南征百越,被秦始皇封为武成候,说是位极人臣丝毫不为过。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他再立军功会怎么样?

      要知道秦国走的是二十位军功爵位制,王翦如果再进一步秦始皇会怎么想?

      哪怕秦始皇不想,百官怎么想?

      那些跟着王翦的将军会怎么想?

      老将军很清楚自己决不能继续往前走,但秦国又必须要让自己领兵打仗,所以老将军只能向秦始皇索要财宝。

      倪永孝不确定陈长青为什么要帮自己,他不太相信对方仅仅是因为自己是家人,毕竟双方只见过几次面,真正意义上的交谈也只有一次。

      或许是为了他自己,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叫做may的女人。

      但不管怎么说,对方已经给出了诚意。

      一百万不是很多,但也不算少。

      这是一次投资,也是一次试探,虽然倪永孝不知道陈长青会用着一百万做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期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