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狐狸导航app下载直播在线app破解版

      沙漠中,风慢慢散去,阳光渲染在沙里的海洋上面,气温随即高升,一如既往的炎热再次让身处于沙漠中的人汗流浃背。

      但沙贾汗,张却流着冷汗,他感觉自己口干舌燥,全身冰凉,连视线都无法正常对焦。

      沙贾汗,张听到了什么,这怎么死都死不了的罗元生说证据就在他怀中,这句话如同惊雷一般,让沙贾汗,张再也无法淡定。

      他看着沙丘上那匹哈萨克马王,黛绮丝正端坐在马背上。

      “小主,老仆对你们家忠心耿耿,请小主一定要相信老仆啊!”沙贾汗,张在沙土里胡乱挥舞着手,黛绮丝现在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只有紧抓着这根稻草的机会。

      “因为老仆的忠心抓住了他们把柄,所以这些见钱眼开的外人想污蔑老仆,定是捏造出了所谓的证据,好把老仆置于死地啊!小主你可要为老仆做主啊!”

      现在这情况下,沙贾汗,张只能抵死不承认,不管仇天魁他们能出什么证据来,他都决定一口咬死不知道,这样才好博得黛绮丝的同情,保下自己的性命。

      “张夫子!”

      黛绮丝复杂的眼神看着沙贾汗,张,她刚到就看见自己的护卫用刀抵着沙贾汗,张,哪怕在不知情,黛绮丝也猜到了很多。

      黛绮丝现在的心情谁都无法理解,那种夹杂着无数念头的想法搅合在一起,让黛绮丝心中苦闷不已。

      她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沙贾汗,张带着她偷偷偷出去游玩,两人被父亲责骂的场景。

      也记得沙贾汗,张在教导大唐礼仪的时候,惟妙惟俏的模仿大唐女子行礼动作逗得她咯咯直笑,一大一小在花园里你做我学,谈论着天地间黛绮丝不知道的趣事。

      还有夜晚星空之下,两人坐在花圃边仰望星空的时候,沙贾汗,张为黛绮丝讲解天上的群星,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故事深深吸引着黛绮丝。

      还有很多,每一个记忆都在黛绮丝脑海中闪过,每一次最重要的事都有沙贾汗,张参与,他的外貌已经牢牢刻印在了黛绮丝的脑海中。

      如此多的点点滴滴,二十余年的陪伴,二十余年的风雨,不是父女,却胜似父女,他们两之间的感情岂是挥手即逝的。

      黛绮丝早就把沙贾汗,张当成了另一个父亲,所以才会对他信任有加,就算情窦初开的时候,黛绮丝也主动找沙贾汗,张商谈,希望他能出个主意。

      但是,一切都变了,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在黛绮丝慢慢长大的过程中变了,而这一切,黛绮丝本人却全然不知。

      或许沙贾汗,张曾经对黛绮丝的感情是不含杂任何念的,就是普通的爱意。但是黛绮丝长得实在太惊艳,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迷人,就连朝夕相处的沙贾汗,张也被迷住了。

      随即,沙贾汗,张的占有欲与野心再也无法抑制,他开始腐朽,把黛绮丝当成了自己的禁脔,膨胀的野心与上位的心态让沙贾汗张背叛了黛绮丝,站在了黛绮丝的对立面。

      直到现在,沙贾汗,张被人按在沙土里挣扎,黛绮丝也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这样做,这个亲近她比父亲还多的男人为什么要背叛自己。

      “为什么?”

      黛绮丝低下头,两手一直抓着康迪斯,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为什么要背叛我们?这二十余年的朝夕相处,这如同父女一般的感情难道就如此不堪吗”黛绮丝流着泪水,轻声的低语道。

      “夫子!”

      最后,黛绮丝大哭起来,看着挣扎的沙贾汗,张大叫道:“我一直把你当做亲身父亲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为什么要这对待自己的女儿啊?”

      众叛亲离,黛绮丝也站在了对立面,沙贾汗,张呆呆的看着那张美丽的脸庞,她正在痛哭,柔弱的影子从沙丘上投下来,如此的孤单。

      “父亲!”

      沙贾汗,张嘀咕了一句,突然不再挣扎,他默默地趴在地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痛的很厉害,钻心的痛着。

      这时候,仇天魁从罗元生怀中摸出了两样东西,他们被凝固的鲜血粘在了一起,正散发出黑褐色的暗红,如此的刺眼。

      两颗骰子,长时间的被罗元生把玩后棱角已经被磨圆,上面的点数也早已褪去本来的颜色,被凝固的血填满。

      一颗原本就是红色的珠子,没有沾血的地方像是玛瑙一样透出光亮,两头都有一个穿线的孔,也被凝固的鲜血堵住了。

      仇天魁拿着这珠子仔细看了看,他捏去表面上的血块,这才发现珠子两头的孔非常大,而且里面明显能看到是空心的,正被其他东西填充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颗红色的珠子上,只见梁勇递来了一根铁针,仇天魁慢慢把珠子里面的东西挑了出来。

      很小的纸条,连小指甲盖都不到,他被卷在了一起,刚好能塞进珠子里面。

      仇天魁慢慢摊开这张纸条,他也被血染红,但碳写的符号却清晰可见,那是谁都不认识的符号,如同蝌蚪文一样连接在一起。

      “这是密文!”

      仇天魁如此的说到,在看到这些符号那一刻,他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因为他也知道这种密文是专门用于情报工作使用的,唐军也有自己的一套密文。

      但是,仇天魁只看了一下这张纸条,目光就被这红色的珠子吸引住了。

      “这珠子我见过”

      随即,仇天魁慢慢站了起来,记忆开始往回倒,突然在一个下午停顿了下来。

      记忆中的事。

      那是摆脱阿拉伯人不久后赶往九头蛇山的一次休息,仇天魁无意之中看到了沙贾汗,张带着一串鲜红的玛瑙手链,当时沙贾汗,张还解释过是妈妈的遗物,因为舍不得才一直戴在手上。

      而现在,仇天魁手中拿着的红色珠子,跟沙贾汗,张那一串玛瑙手链的珠子一模一样。不由得,仇天魁捏着这颗珠子,转过头问道:“沙贾汗,张,这东西你可识得”

      沉默的沙贾汗,张抬起了头,一眼就看到那鲜艳的红色,当即全身一个激灵,道:“不认识,我没见过这东西”

      说完,沙贾汗,张慌张的低下头,目光左右闪躲,因为慌张手都在不停抖动。

      哼哼!!

      仇天魁冷笑了一下,道:“你居然说不认识!到现在了你还在狡辩”

      仇天魁慢慢走向了沙贾汗,张,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着他,突然大声咆哮道:“好个不认识,你连妈妈的遗物都不认识了?现在就把你的那玛瑙串手链拿出来给我们看一下”

      这一声吼之下,沙贾汗,张突然抱住了手腕,已经完全陷入了慌乱中。

      他不能拿出来,也不可能拿得出来,因为这珠子就是那手链中的一颗,而且在这一路上,这串手链因为传递情报早就被沙贾汗,张拆散,现在即使拿出来,也只剩下几颗而已了。最关键的是,只要沙贾汗,张拿出剩下的珠子,人们就会发现珠子都是一样的空心,如此一来,内奸是谁再也没有争辩的可能性了。

      但是,沙贾汗,张不拿出来,内奸的身份一样被坐实,那串手链大家都见过,越是不拿出来越是无可争辩,结果都一样。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要不要再跟我们争论一下”仇天魁道,他手中的陌刀插在沙土里,冷漠的俯视着沙贾汗,张。

      这一刻,黛绮丝再也无法抑制,她淘淘大哭,委屈如同汪洋大海淹没了她。

      “夫子啊!居然真的是你,我们一家人如此的信任你,你居然想我死,你居然联合阿拉伯人一起来害我”

      二十余年积累的感情,那无数点滴的的场景在这一刻轰然倒塌,如同被敲碎的玻璃一般,连着黛绮丝的心一起被敲碎了。

      沙贾汗,张目光测眼看着黛绮丝,他突然显得很平静,就那样安静的看着黛绮丝,久久不愿意移动目光。

      这一刻,谁都没有任何举动,因为他们知道事情已经成定局。仇天魁也没急着杀沙贾汗,张,一同安静看着他。

      哈哈!!!哈哈哈!!!

      半炷香之后,沙贾汗,张突然笑了,随后变成了大笑,狂笑。

      他再也不怕了,挥手就把身边的波斯护卫打开,拉苏尔见样意思了一下,波斯护卫随即闪到了一边,安静的看着这一切。

      “父亲!!”

      沙贾汗,张站了起来,一边低声的囔语,一边拍了拍身上的沙土。

      接着,沙贾汗,张看向了周围的人,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你们知道沙贾汗这个姓是什么意思吗?”

      没人回答,都安静的看着他。

      沙贾汗,张独自回答,语气慢慢高涨:“沙贾汗,这是我的姓,是世界上最高贵的姓氏,是天生王族的姓氏,是无可匹敌的大贵族姓氏,我比这世界所有人都高贵,比黛绮丝的家族还要高贵”

      突然,沙贾汗,张的语气变得低落起来:“可是,我的母亲是一名汉人,我也是一名混血儿,作为大贵族的父亲在家族衰败的时候,最先抛弃了我们母子,就因为我血统不纯,我母子就成了一个流落街头的落魄者,那时候我们母子连饭都吃不上一口,我妈妈为了生存去卖身,结果染病去世,我也差一点死在了街头,你们知道吗,知道吗?”

      “这是我的错吗?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待遇?”此时,沙贾汗,张已渐入狂颠,像个疯子一样。

      他继续吼道:“不是我的错,是这世界的错,是我妈的错,我本应该高贵的,我本应该血统纯正的,都怪那个女人生下了我,要不然我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接着,沙贾汗张指着黛绮丝,大笑道:“就在这时候,你父亲却看中了我的语言天赋,让我进了你的家门,做一个你家的仆人,下人,供你家使唤差遣”

      “你是不是觉得我该感恩戴德,谢谢你仁慈的父亲救了我,给了我一口饭吃?”

      “你错了,我怎么会感激他,我恨他都来不及”

      沙贾汗,张又怒吼了起来:“凭什么,凭什么如此高贵的我要做别人家的仆人,凭什么你们家能够如此富裕,凭什么你们家能够拥有数之不尽的财富享用,而我,却只是一个仆人而已,靠人施舍才能够活下去”

      “所以我不甘心,在你们家的时候就发誓要出人头地,总有一天要让高贵的我从新赢回属于自己的荣耀”

      再次笑了,沙贾汗,张情绪完全无法维持正常状态:“这时候你出身了,从一出生就享受着我无法拥有的一切,从一出生就注定要继续差遣我,把我当一个下人来回使唤”

      黛绮丝两眼泪花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我最喜欢夫子了,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夫子愿意带我去玩,夫子愿意给我讲故事,夫子就像父亲一样,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啊!”

      此话一出,沙贾汗,张明显颤抖一下,他的神情很复杂,但接着沙贾汗,张吼道:“闭嘴,你有,你就是这样这样对待我的”

      黛绮丝两眼泪水,只能不住的摇头。

      沙贾汗,张继续说道:“所以,为了实现我的愿望,为了不被你们家继续差遣,我在教导你的时候,决定做一件大事,一件你意想不到的的大事”

      此时此刻,沙贾汗,张明明在笑,但他的面容却扭曲到了极致,如同狂气上脸一般,无法用具体的语言来描述。

      “我要把你变成我的东西,教化成我的女人”这一刻,沙贾汗,张抛出了一个惊雷般的言论,凡是听到的人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就连黛绮丝本人都呆坐在了马背上,呆呆地看着沙贾汗,张。

      啊哈哈哈!!!

      “多么伟大的计划啊!”

      “所以我破坏了其他人想跟你们家联姻的计划,赶走了那些一直围绕在你身边的苍蝇们,牢牢地把你拴在了我的手”

      “不但如此,等我得到你之后,我还会慢慢窃取你们家的一些,把那一些都变成我的东西,在上面都打上我沙贾汗,张的烙印,也在你身上打下同样的烙印”

      听到这话,乌依古尔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此言无耻到了毫无下限,就连其他人也是眉头一皱,神色不善的看着这条忘恩负义的毒蛇。

      但沙贾汗,张依然自言自语道:“可是,没想到事情出了变化,你父亲居然要在我计划实施的时候遣走我,还要把你送到大唐月氏去,这样一来我谋筹了二十来年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我当然不愿意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所以我也决定跟着你们一起走,好让我的计划继续实施下去”

      “就在这时候,阿布德找到了,他可比你父亲慷慨得多,他向我许诺,只要让他抓到你,你们家原本有的领地,财富,都是我的。而且,当他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他还会把你送给我,在你的脖子上拴上链子,让我成为你的主人”

      不管是语无伦次,还是其他原因,沙贾汗,张在自述中透露出了一切,更是将他与阿布德达成的邪恶协议,也堂而皇之说了出来。

      如果说,沙贾汗,张的计划是惊雷的话,这番话就是压垮黛绮丝最后的一个稻草。他从来没想过朝夕相处的夫子居然怀着如此邪恶的想法,把她当什么了,像东西,甚至连东西都不如,拴上链条这种话都能说出口。

      黛绮丝摇摇欲坠的坐在马背上,此时她的脑海空白,连思考的能力都已经丧失,心中那仅存的光景彻底湮灭。

      到这里,沙贾汗张已经豁出去了,他越说越痛快,越是污言秽语,简直不敢相信他曾经是一名饱读诗书的夫子。

      “而且!”

      “你这贱货居然刚到大唐,就被一个只会拿刀乱砍的武夫迷得神魂颠倒,还发春一样跑来问我,该怎么办!?”

      “刚见面就看对眼的狗男女!”

      “你说该怎么办?”

      “当然是让你看上的这条野狗去死啊!剁了他,把他的尸骨扔到荒郊野外喂狗去,断了你发春的念头”

      “所以我一路联系阿布德,把你们的位置告诉他,让他来替我杀了这条野狗,连着这条野狗招来的人全杀了”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出卖你们吗?满足了吗?”最后,沙贾汗哈哈大笑,止不住的声音传到了很远的地方。

      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打击,黛绮丝两眼一黑,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乌依古尔连忙跑过去扶起了黛绮丝,为她掐人中。

      此时,只有沉默,非常的安静。

      沙贾汗,张嘴角抽动,看着晕倒的黛绮丝,那种钻心的疼痛再一次袭来,他想过去扶起她,像以前一样嘘寒问暖,但现在他已经没这种资格了。

      接着,沙贾汗,张当着所有人的面,在衣服里摸出一把短剑,晃动动了两下说道:“哦!对了,你们不是怀疑我杀了那个护卫嘛!对,没错,是我杀的,我趁他不注意一刀刺穿了他的脖子”

      明晃晃的刀刃在阳光下反射,沙贾汗,张挑衅的表情环视了一下,嘴角露出了嘲讽的表情。

      到此,一切都真相大白,这个内奸就是沙贾汗,张。

      仇天魁慢慢拔出了陌刀,平静的看着沙贾汗,张,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要是没有我就送你上路了”

      内奸的末路,被发现那一刻就注定必死无疑。

      这时候,沙贾汗,张才颤抖了一下,他直视着仇天魁的目光,那是如此的平静,又如此的冰冷。

      “要死了吗?真是黄粱一梦啊!”沙贾汗,张心道,他最后看了一眼黛绮丝,似乎回到了十多年前,此时更多的是一种留恋,非常纯碎的留恋,是他最初的感情。

      如此的真挚。

      “对啊!做了这么多年的美梦也该醒了”

      沙贾汗,张低语道,他突然拿着短剑,冲向了仇天魁。

      刷!!

      刀光一闪,陌刀刀尖指在地上,一滴血落在了干燥的沙土上。

      接着,仇天魁背对着,沙贾汗,张,缓缓的离开。

      “恶人,该有的结果,既然作恶,那就恶到底吧!”

      沙贾汗,张瘫软着倒地,今日的阳光特别刺眼,在天上映照在沙贾汗,张的瞳孔之中。

      “我的黛绮丝”

      人非草木谁能无情,二十余年的光阴,那蹒跚学步时,那最初的一句夫子早就说明了一切。

      那是黛绮丝一岁多的时候,正张开双手向沙贾汗,张走了过来,肥嘟嘟的脸上洋溢着童真的笑容。

      “夫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