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不良信息的丝瓜视频

      陈季平衡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方是剑修,又有剑神的称号,战力应该很强,但是修为也不过是人仙境,欺负欺负对方还是能办到的。

      “好吧,说好了,一局定胜负!”

      “没问题!”

      来参加交流会的人,全都聚集过来,甚至罗孚派的掌教佟元奇和几位长老都过来围观。

      薛蝉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没问题吧?”

      “这人与那个尚和阳相比如何?”

      “肯定不是尚和阳的对手!”

      “那就没问题了!”

      薛蝉想想五鬼天王见了陈季平如同老鼠见了猫,再想到他可是火云宫弟子,肯定有一些异乎寻常的手段。

      “两位切磋可以,且勿伤人性命,老夫来当裁判如何?”佟元奇朗声道,毕竟在在罗孚门内比斗,万一死了人,门派多少也有点责任。

      两人拱手,表示没异议,然后御剑飞到半空。

      “你怎么不拿你的烧火棍?”

      “跟你打,用不着!”

      “狂妄!”钟无涯飞剑出鞘,眨眼化为了无数剑影,此一招马上引起了无数喝彩声。

      但是那些剑影还没等发出,一个“定”字响起,随即一张符飞出,钟无涯被冻成了冰坨摔下飞剑,幸亏佟元奇出手的早,不然摔个半死都是轻的。

      这就结束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有些人喝彩声还没结束,就被卡住了喉咙。

      等大家反应过来,陈季平已经落到了薛蝉身边,“打架神马的最讨厌了!”

      “是挺讨厌的!”薛蝉抿嘴一笑,她头一次觉得,身边的家伙挺坏的,你好歹跟人打斗一会,然后再击败对手,如此也不算太伤人脸面,现在好了,蜀东神剑恐怕要成为蜀东笑柄了!

      刚才那名少年,惊奇的向自家父亲询问,“爹,刚才姓陈的用的是高阶仙术吧?”

      “应该是传说中的定身术,你现在知道了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千万莫要再生事非!”

      “孩儿知道了,那姓陈的在哪里学的本事,我也想学!”

      “跟他在一起的是峨嵋弟子,想来跟峨嵋派少不了瓜葛!”

      少年眼神不定,似乎在想着什么。

      钟无涯恢复了行动,此时如果有个地缝,他会马上钻进去,没办法,实在是太丢人了,想他蜀东神剑驰骋江湖数十年,就算遇到那些地仙大佬也没像今天这般不堪过。

      一想到对方明明有碾压自己的实力,偏偏磨磨叽叽,一副我怕怕的模样,分明是扮猪吃老虎,不由心中的恨意更盛。

      交流会是不能参加了,他转身欲走。

      “把彩头留下!”

      钟无涯更加羞赧,却也不好当众反悔,于是将玉米的产地告诉了陈季平。

      看到玉米产地在东胜神洲,力牧神君一直没有找到,大概就是因为跨了地域的缘故。

      一场风波结束,没人替钟无涯出头,倒不是说这位没有亲朋好友,而是那一手定身术,谁也没把握一定能屏蔽,更主要的是不知陈季平来路,万一惹了不该惹的,那就擎等着倒霉吧!

      次日,罗浮交流会开始,内容主要涵盖两部分:一是男女交流,没错,这实际是罗浮组织的一次大龄修行者“相亲大会”。

      陈季平有点明白薛蝉把他拉来的用意了,自己又当了回挡箭牌。

      当然了,也有个别女修对他有兴趣,不过薛蝉“投桃报李”也帮他挡了。

      “怎么,还对金道友念念不忘?”

      “我觉得人家挺不错的!”

      “你没注意到她有伤夫痣嘛?不然何至于现在还没有道侣?”

      “你也没有道侣啊!”

      “我那是一心向道!”

      “好吧!”陈季平承认,和一名女子讨论另一个女子,自己情商还有待提升。

      交流会的第二项内容是资源交流,包括法宝、丹药、符箓、功法和材料交易。

      罗符派除了也擅长用剑,在杂学方面还要高于峨嵋,为了这次交流会也准备了不少好东西。

      陈季平用六枚妖丹,换到了一瓶纯阳丹和一瓶益气丹,这些丹药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虬髯客和陈大郎换的。

      薛蝉看上了用于精炼飞剑的庚精,人家想要一件上好的防御护甲或者制作护甲的材料,于是把他在鄂州得到的鳄龙鳞甲拿去兑换了。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啊!”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她很坦然的说道。

      “恩恩,欠着吧!”

      本以为这次交流会也就这样了,没想到临到结束,那位罗浮掌教佟元奇忽然找上门来,“陈道友需要太始真符经下部?”

      “正是!”

      “这么说你有上部?”

      “是啊!”

      “我派恰好有太始真符经下部,有没有兴趣交换一下?”

      “当然!”陈季平大喜,这才叫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很快就见到了太始真符经下部,然后就怒了,“佟掌教,莫要欺人太甚,这根本不是太始真符经!”

      “这的的确确是太始真符!”

      “哼,太始真符经下部一共五十四种符箓,其中包括灵符二十六种,仙符二十八种,你这上边全是仙符,一种灵符都没有!”

      “没错,佟师兄,你这也太不地道了!”薛蝉也附和道,她也是看过太始真符经开篇,知道法符、灵符和仙符的数量。

      被人点破了,佟元奇老脸发烫,“这确实是太始真符经下册,只不过有一半被人抢去了,只剩下这些!”

      “被何人抢去?”

      “太乙混元祖师!”

      听到是他,陈季平沉默了,他是亲眼见过太乙混元祖师的本领,除非自己到达三花聚顶,或者地仙大成,才有可能胜过对方。

      佟元奇见他没有直接拒绝,复又说道:“我观道友已至人仙境顶峰,除了这太始真符经下册残卷,再送一枚三转化婴丹,如何?”

      “一枚三转化婴丹哪够,至少要三枚!”薛蝉讨价还价道。

      “薛师妹,突破地仙一枚就够了,要这么多化婴丹作甚用?”

      “那就一枚化婴丹,再加一枚乾元剑魄丹!”

      佟元奇苦笑,“乾元剑魄丹何等珍贵,我那嫡传弟子都没捞到一枚…”

      “不换就算,我们可没求着你!”

      佟元奇犹豫良久,“好吧,成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