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成干白洁五次

      “嘿嘿,我刚试了一下,用真气也可以催动。”秦霜得意的说道。

      “哦?那快借我耍耍!”林月如伸手就要去抢秦霜腰间的紫金葫芦。

      秦霜拍开林月如伸过来的小手道“这哪里有妖怪让你收!等有机会了让你收个够。”

      “哦”想起这里是尚书府根本没有妖怪可收自然也就没办法使用紫金葫芦林月如怏怏的收回了手。

      “好啦,咱们还是去看看你表兄吧。”秦霜道。

      “好,这里我熟,我来带路!”林月如瞬间便忘记了紫金葫芦的事情,兴奋莫名的走在前面。

      众人穿过回廊来到后花园“哇!好多牡丹花!真漂亮!”林月如见满园盛开的牡丹惊喜道。“我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可没有这么多牡丹花!待会儿得问问云姨这么多牡丹花是怎么养的,等回了林家堡我也要种牡丹花。”

      “月如,你猜刘晋元是不是因为你不答应嫁给她才病倒的?”秦霜故意逗林月如道

      林月如自顾自摆弄着牡丹花满不在乎道“关我什么事?虽然晋元大哥和我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对他有什么情爱,我只当他是亲大哥看待。”

      “人家可不是这么想的吧?听你父亲说他可是曾经当面向你爹请求把你许配给他呢。”

      林月如似乎有些生气噘着嘴道“就算我爹答应又怎么样,我一直当刘晋元是哥哥,才不会嫁给他。这事儿我爹也得听我的!”

      秦霜见林月如有些生气了,不再逗他道“呵呵,不逗你了。你爹也不喜欢刘晋元,说他太文弱了!”

      “就是嘛,平时欺负他都不带反抗的没意思。”

      “好嘛,原来你是这个想法。”秦霜一头黑线,搞不懂林月如的神经是怎么长的。

      林月如见秦霜有些大惊小怪的样子问道“当然啦,我找夫君最起码也得能陪我练武吧?”

      “有道理!你说的对!”跟一个神经大条的女汉子在一起很容易把自己带沟里去。秦霜掰不过来林月如的想法只能无奈放弃。

      “现在年轻人的想法还真不一样了呢。”姥姥一直旁听两人的谈话不禁感慨道。

      秦霜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喂!不要再玩儿了,先去看刘晋元。一会儿再来。”

      “那好吧。”林月如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牡丹花,带着两人继续向内花园中的一所十分优雅恬静的宅院走去。

      “哇,屋子里也都是花呀!好漂亮,我的阁楼以后也要这样!”刚进了阁楼满眼都是花草争奇斗艳,女孩子都喜欢花林月如当然也不例外。

      林月如正想好好的欣赏一番突然间听到普通一声好像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然后便听见有人在喊“好疼啊,彩依,彩依!”

      众人不知是发生了什么,赶忙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赶去。

      几人进了卧室地毯正中大红的喜字上刘晋元正躺在地上哼哼。

      “他怎么了?”林月如正想上前查看刘晋元的情况。

      身后传来脚步声,随着脚步临近一股异香扑面而来“啊!相公,真对不起妾身回来晚了,我马上伺候您服药。”一名身材苗条飞仙髻以花为装饰物面容绝美的少女跑过来,将刘晋元扶回到床上躺好,又取来一碗汤药给他服下,轻声问道“相公,您觉得怎么样了?”

      刘晋元服下汤药后似乎是轻松许多“呼,舒坦些了。”刘晋元轻松的呼了口气,看着身边的女子问道“服了这么久的药,每次发病时确是一次比一次难受,我这病真的能医的好吗?”

      女子坚定的道“相公,您要忍耐,妾身相信只要再过几天,您就会好起来的。”

      “咦?相公?”林月如直到此时才抓住重点问道“晋元大哥你什么时候娶了这么美丽的嫂嫂?怎么都不曾通知小妹?”

      “这,说来话长”刘晋元三缄其口,似乎是不怎么想提他娶亲的事情。

      “大哥您这究竟得的是什么病?这一路上我们有认识一位名医,或许能帮得上忙。”林月如说的是白河村的韩神医,想介绍给刘晋元。

      刘晋元有气无力的说道“唉,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爹娘已经不知道请了多少大夫,可是连我得的是什么病也查不出来。还好有彩依从家乡带来的药方,我最近才好转了一些。”,刘晋元只是说完这段话就好像费劲了全身的力气,精神很快委顿下来,看来是虚弱的紧。

      林月如好奇医生做不到的事情,刘晋元的妻子居然能办到,很是惊奇问道“大嫂是哪里人?”

      “奴家的父母是苏州府人。”女子答道。

      “你也住在苏州城?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听了女子的回答,林月如反倒是疑惑了,苏州可是林家的地盘。这么漂亮的女子自己怎么会没有见过。

      “人家是名门闺秀,足不出户怎么可能让你看到。”秦霜知道这女子就是千年蝴蝶精彩依,为了报答刘晋元的救命之恩才委身尚书府的,哪里有什么身世。赶忙出言为她解围。

      秦霜这话有些扎心,林月如当即气道“这句话我当你是在讽刺我!哼,不理你了!”

      刘晋元此时已经是呵欠连连,女子将刘晋元的头摆好,盖上被子“失礼了,相公服药后需要安静歇息,二位如果有话等明天再跟我家相公聊好吗?”

      见刘晋元迷迷糊糊的似乎已经睡着了秦霜几人也不好继续打扰“哦,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林月如代表几人告辞道。

      彩依起身相送“真抱歉没招待几位。”

      出了阁楼的门林月如再次看着满园的牡丹花确没了欣赏的心思悠悠道“刘大哥怪可怜的。”

      “怎么会可怜。我倒是觉得他挺幸福呢。有这样一位漂亮又贤淑的妻子天天照顾他,羡煞旁人呢。”秦霜当年打游戏的时候可是对刘晋元羡慕的紧呢。

      “哼!男人果然都是这样!懒得理你。”林月如一跺脚转身就走。

      没等她走出花园的门,云姨的丫鬟小翠匆匆走了进来“林小姐,夫人要奴婢过来请几位位到膳厅用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