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艳女幽魂

      10月31日,随着漫画《灌篮高手》开始连载,动漫《数码宝贝》开始热播,《直到世界的尽头》、《好想大声说爱你》、《BRAVE HEART》、和《BUTTER-FLY》强势传入广大漫画、动漫爱好者的耳中。

      TRIANGLE乐队也再度闯入霓虹少年人的视野,新专辑的名字暂定为《FANTASTIC HEROS》,这条消息已经在尤土卜TRIANGLE的频道上宣布了。一同宣布的还有十首歌的名字以及预期发布的时间:11月16号。

      在之前的几个月里,TRIANGLE的尤土卜频道一直被蔷薇王朝征用,到了最近的十条视频都是以蔷薇王朝为主角,公布了六位女孩在录制专辑过程当中的种种花絮。

      按照木兰的原定计划,他这时候应该踏上前往诸夏的飞机,但白玫瑰的突然到访,以及甩给木兰的一叠资料,打断了他的行程。

      木兰看完资料,脸色阴霾:“你这是告诉我,有纪因为最近窜红,所以被国内某位大人物看中,甚至拿我来做威胁,逼迫有纪就范。而有纪那个经纪人正在劝说她同意?”

      白玫瑰吉岡达也,一脸戏谑地看着木兰的表情,很想知道这家伙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反应。

      这事放在几个月前,无论天蝎座女孩选择是顺从还是抵抗,木兰都懒得管。DJ是个大猎场,木兰是其中一位猎食者,却不是唯一的猎食者。那三年的猎艳之旅,木兰招惹的女性近百,真正维持稳定关系的,只有住进“黄金屋”的那些。霓虹的女性在文化背景下,很容易顺从男性的要求。这种顺从便宜了木兰这样的猎食者,可木兰也不能将所有便宜都独占了去。

      对于那些被其他男性攻略,或顺从其他男性的,木兰大多选择好聚好散。如天蝎座女孩这般兼具相貌、品质、与才华的,木兰是在舍不得的话最多会做保险措施,却绝对不会主动提供帮助、维护。

      可现在不同了,不仅仅是因为天蝎座女孩在选择抵抗,大大增加了她在木兰心里的分量。也是因为木兰刚刚为自己的自以为是付出了代价,肚子里一团怒火无处宣泄。既然有人撞到枪口,将自己当做软柿子捏,木兰就要让对方知道,动自己身边的女孩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十分钟之后,木兰开口问:“死多少人,你能遮掩得住?”

      白玫瑰双眼露出残忍的光芒,笑道:“你能杀多少?”

      木兰:“这个组织的所有人。”

      白玫瑰:“六千五百七十三人?”

      木兰:“加上那个经纪人。”

      白玫瑰:“你需要多久?”

      木兰:“你的情报如果准确的话,一个晚上吧。”

      白玫瑰心满意足地走了,临走前:“给我三个小时整理情报。”

      白玫瑰前脚刚离开,一道圈圈小金门古一走了出来,也不劝也不拦,好像就等着木兰下最后的决定。

      木兰没好气地问:“你来做什么?”

      古一语气平静:“近距离观摩和学习你的处理方式。”

      木兰不怀好意地问:“你来学我怎么杀人?”

      古一懒得回复这么低级的试探。

      木兰猜到了答案:“难道在任何时间线上,我都不会因为这件事选择杀人?”

      古一点头认可:“啊,是的。”

      木兰:“这回答也太简洁了,不可能任何时间线上的我都有一副好脾气吧。”

      古一笑了,讽刺地笑着说:“我可没有在任何一个时间线上,找到一个脾气好的越前木兰,所有的你只是出奇一致地认为:物理毁灭远远不及精神摧残。”

      木兰:“所以你来的目的不是观摩学习,是限制我要不做得太过?”

      古一一口咬定:“观摩学习。我不会限制你任何行为。”

      木兰哪会相信,堂堂至尊法师古一,会跑来观摩自己整人?

      对,整人,就像古一说的,物理毁灭远远不及精神摧残,木兰就是想要在精神上摧残那些家伙,通过抄来的魔法书梦境编织来达到目的。

      在使用上,这些抄来的法术远没有木兰原有法术那般得心应手,梦境编织到手好几个月,木兰能编织出的梦境无论是精细度还是丰富度都极其有限。

      靠编织梦境来满足绯色幻想是暂时做不到的,但想要靠梦境来整人那是绰绰有余。让木兰纠结的是,在古一的监督之下,该控制在怎样的程度比较合适?

      木兰既不相信堂堂至尊法师会跑来观摩自己整人,也同样不相信古一会在这件事上说谎。木兰唯一能想到的解释是:古一是来看自己出糗的。

      木兰之前就发现,面前这位古一的恶趣感相当足。从现在的情况上看,这位古一对自己的关注度不是一般的高,对自己诸多的反应都了如指掌,言语中直接透露在多条时间线上有和不同的自己交流过。

      这应该是卷福都没有过的待遇吧。

      时间在木兰的胡思乱想中飞逝。

      三小时候后,白玫瑰准时带来了六千五百七十三人的名单,记录着名字、性别、年龄、住址、和社会身份。

      木兰看了眼白玫瑰,发现对方完全察觉不到古一的存在,便一一翻看名单,没有什么动作或安排。

      白玫瑰也自以为是的沉默,跪坐在木兰对面,似乎还很欣赏木兰这种要杀人前的平静。

      每页记录六十人的信息,加起来超过百页的内容,不仅精细地按照居住范围做了分类,还对这些人的社团地位做了重点标注,可见白玫瑰是多么期待木兰会在东京大开杀戒。

      夜色笼罩,木兰准备外出,和刚刚训练回来的女孩们错身而过。那位叫做猛美的大姑娘也住近了出租屋,地下室的客厅多了位地铺客,木兰的猫咪军团和这位大姑娘相处得还不错,连带着这大姑娘对木兰的感官也不错,错身时还问木兰吃了吗?

      等到周围只剩木兰、丽美、和白玫瑰的时候,白玫瑰终于忍不住为:“今晚你是让这位小姑娘出手,还是你准备亲自动手?”

      木兰:“我单独动手。”

      白玫瑰明显不信:“你能一个晚上杀六千五百七十三人?”

      木兰点点头:“理论上可以,但我却没打算那么做。”

      白玫瑰:“什么意思。”

      木兰:“他们罪不至死,在人群中把他们一一挑出来杀掉也太麻烦了。”

      白玫瑰有些不高兴:“你既然不打算动手,何必麻烦我收集情报。”

      木兰:“动手是肯定的,但物理毁灭远远不及精神摧残。”边说着边对古一的方向笑了笑。

      这落在白玫瑰眼中,就是木兰神经质地对空气微笑说话,顿时让白玫瑰对木兰的认同感暴涨。

      白玫瑰好奇:“那你所谓的动手是?”

      木兰:“我会让他们做一场梦,一场彻夜反复的春梦。”

      白玫瑰以为木兰在开玩笑,确认数次木兰的表情后,问:“你是变种人?能力是让人做春梦?这算什么报复?”

      木兰也懒得解释魔法和变种异能的差别,用学术探讨的语气问:“如果春梦里的主角,一个是这个社团的大佬,另一位是只粉嫩大母猪,你觉得这六千多人一晚上都做这样的梦,明天会发生什么?”

      白玫瑰试图联想木兰描述的画面:一夜春梦,梦见自家大佬和母猪激情?白玫瑰浑身不自禁打了个冷战,这才回味过来什么叫做精神摧残。

      听了木兰的话,同时打冷战的还有丽美和古一。

      古一没想到这坏小子这次又弄出新花招。

      丽美不满:“欧尼酱,我还是个孩子。”

      木兰保持学术研究的态度继续问:“你们说,是每晚都换动物好呢,还是每晚增加参与者的数量。”

      木兰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站住回头问白玫瑰和丽美:“又比如说第一晚,所有社团成员集体梦他们大佬和大母猪啪啪啪;第二晚,轮到所有成员集体们他们二号大佬和大母猪啪啪啪;以此类推,你们觉得我这份工作能够维持坚持多久?”

      白玫瑰跑了,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污染,而且只要还站在那家伙身边,这种污染就会无极限的恶化。

      白玫瑰今天确定了两件事:一,自己和那家伙绝对不是同类;二,那个所谓的社团数日内必定解散,那个所谓的大佬也将无疾而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