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糙汉攻高H

      “你跟姐这里还不说实话是吗?”

      童瑶嘉说着,就像个小老虎一样冲上去要掐杨正东的脖子。

      他吓得赶紧躲开,对这个霸道的小姐姐他也是没招儿没招儿的。

      “姐啊,真不是我,这是一个叫江南的人写的!”

      杨正东哭笑不得赶紧求饶,真让这姐扑上来,他指定没好果子吃。

      不过江南这名字是他的笔名,说是江南写的,跟他写的也没区别,只不过别人不知道罢了。

      “算了,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反正这首歌我是从来没听过,比起那些流行歌丝毫不差。而且朗朗上口,歌词虽然简单却富有深意,确实是好歌!”

      童瑶嘉坐回床上,掰着手指头说道。

      “是啊,刚才我录下来了,回去让主任也听听,用到少儿时段应该非常受欢迎,但是版权怎么办呢?”

      林伊然也称赞了这首歌曲,而且还想用在电视节目中,只是涉及到版权的原因有所顾忌,毕竟这蓝星的版权意识要强于地球同时期不知道多少倍。

      “这个问题倒不大,我可以代表创作人给你们授权,不过台里用了,版权费给多少呢?”

      杨正东听到林伊然这么说,赶紧的说道。

      毕竟有钱的话干嘛不用呢,也不过是盗版几首歌到这个世界罢了,完全没有心理负担的。

      “你可以代表创作人?真的吗?”

      林伊然惊讶的问道。

      “当然了,说到底使用版权有费用吗?

      杨正东最关注的其实还是给不给钱的问题,所以不停的追问林伊然。

      “废话,当然有费用了,电视台使用这首歌,至于给多少,估计也就几千吧,毕竟临川只是县台!”

      童瑶嘉没好气的回答道,林伊然也点头,表示童瑶嘉说的是事实。

      “几千也可以,我这还有几首江南的儿歌,你们要不要一起收?”

      杨正东听到只有几千块钱,心中还有点失望。

      不过想想人电视台只是购买的播放使用权,也不是整首歌的版权,也倒是能接受。

      不过他想还有几首儿歌也特别好,要是几首歌都收了,那岂不是钱就多了?所以赶紧又问道。

      “大哥,我们只是县台,少儿时段也就不到一个小时,你说能用几首歌,总不能变成音乐台吧?”

      林伊然没有说话,童瑶嘉就啪啪啪的像机关枪似的怼了起来,连大哥都出来了。

      “嘿嘿……这不是觉得多几首比较好选择嘛。不用就算了,没事儿的。”

      杨正东摸了摸鼻子,这位大姐怼人太厉害了,还是少招惹为好。

      “也不是不可能,如今台里正在想更新少儿时段,新主任上来发现台里没有正经节目,就想先从少儿时段动手,除了播放动画片做一档临川自创的节目,只是还没有什么太好的想法,实在不行我觉得也可以做成少儿音乐这种形式的!”

      林伊然倒是抱着手臂,沉思了一下说道。

      “真的?要不做《大风车》怎么样?每期节目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分成几个板块,动画版块、系列剧版块、游戏版块,然后再加入一个儿歌学习版块,集知识性、娱乐性为一体……”

      杨正东将后世的《大风车》搬出来,加入了自个的一些想法说了一遍。

      刚开始林伊然和童瑶嘉还没太在意,毕竟杨正东是个老师,又不是节目制作人。

      不过随着杨正东讲解的深入,包括很多环节的形式,两人嘴巴越张越大。

      林伊然甚至拿出小本子记录起来,童瑶嘉也赶忙找本子记录。

      “我这还有一首同名主题曲《大风车》,我唱给你们听一下:

      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

      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

      天好看地好看

      还有一起快乐的小伙伴

      大风车转啊转悠悠

      快乐的伙伴手牵着手

      牵着你的手

      牵着我的手

      今天的小伙伴

      明天的好朋友

      好朋友

      ………

      你们觉得怎么样?”

      杨正东将节目形式讲述完,又即兴把前世经典的《大风车》主题曲唱了一遍。

      这首同名主题曲歌词很简单,旋律朗朗上口,而且跟节目主旨也是特别贴合。

      一时间林伊然和童瑶嘉都听的愣住了,旁边看书的王小茹也抬头看着他,听的很入神,比较那首《听我说谢谢你》还要更认真。

      “正东,这是你想出来的节目?难道你读书学的是节目编导专业?”

      林伊然没有说节目怎么样,反而好奇的看着杨正东问道。

      “我可不是节目编导专业的,咱县职教中心也没这课程。我是学师范的,而且现在做了老师。可能对孩子研究多了,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你们觉得这节目还凑合吗?”

      虽然杨正东对前世《大风车》节目非常有信心,而且持续了二十多年,整整影响了四代人。

      在前世的时候,基本上随便拉出个孩子,估计都能唱上几句《大风车》同名主题曲。

      但放在蓝星,还是临川这种县级电视台,有可能就不仅仅只是创意好坏就能解决的,其中还涉及到很多复杂的事情。

      尤其是独立制作栏目有没有钱,以及有没有必要的问题!

      “非常好,等一会我就去给主任打电话,把节目的事情跟他说说,只是按照这种设定预算不会少,最终台里能不能批准还得主任去争取。”

      林伊然决定了,这个节目如果临川台不拿下来,肯定会后悔的。

      她是一定要向主任推荐,极力争取台里的批准和制作。

      “那伊伊姐就安排吧,对了,这节目成了我有没有费用?”

      这话一出口,童瑶嘉鄙视的眼神如刀一般飞射了过来,那眼神明显的表达的是,我不认识你这个“死要钱”!

      “肯定会帮你争取的,再说不还有瑶嘉嘛,我们都会帮你盯着,少不了你的策划费。

      不过我今天得先写出来,里面有些细节上还需要杨老师指点,还希望杨老师别推辞。”

      林伊然笑着答应道,童瑶嘉则撇撇嘴没说话,坐在床上使劲翻着白眼儿。

      “谢谢伊伊姐!谢谢瑶嘉姐!为表达感谢之意,我今天亲自下厨,为你们做一顿好吃的!”

      杨正东笑着表达感谢,然后跟王小茹交待一下,就跑村里去找菜去了,单身的他家里平时哪会备着菜啊。

      林伊然开始整理杨正东说的节目策划,起码得拉出个框架和草案。

      她虽然是主摄像师,但同时也是科班的编导,还兼着节目制作,所以写节目策划没有任何难度。

      趁还热乎着必须得写下来,忘了某个细节就会变了味儿。

      童瑶嘉闲着无聊,则试着和王小茹说话。

      但是王小茹天性内向,虽然不见得就是怯,但每次童瑶嘉说上十句八句都不见她回应一句的。

      从杨正东口中,她知道这小姑娘才读三年级,竟然拿的是杨正东拿过来参考的初中课本再看,不由得十分惊讶,忙问道能不能看懂。

      王小茹抬眼看了看她,那眼神中好像再是说,这不正在看吗?还问能不能看懂,你这么大人了脑子是不好用吗?

      当然王小茹是个好姑娘,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但是童瑶嘉猜测应该就是这意思。

      看着继续低头看书的王小茹,没意思的转身翻起了杨正东书桌上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

      童瑶嘉拿起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很多字,童瑶嘉拿起来读着。

      “孔乙己: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花四文铜钱,买一碗酒,——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十文,——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做下酒菜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

      整篇文章字数不多,也就不到三千字,是标准的短篇小说。童瑶嘉本来没太在意,也就是读着做个消遣,没想到越读越吃惊,这不到三千字的小说竟然让她浑身寒毛直竖,仿佛带回了几十年前那个吃人的时代。

      整篇小说以咸亨酒店这个地点为原点,将长衫和短衣两类人群生动的展现了出来,一贫一冨,一站一坐,一里一外,一长衫一短衣帮。

      在这种社会背景之下,主角孔乙己就显得特别的不同,特殊的身份不免引人发笑。这第一次的出场孔乙己给了读者一个总的印象,而且是全方位的素描。

      从穿着、身材、脸色、胡子,长衫,到两碗酒一碟茴香豆,还有一“偷”一“窃”的对话中,显示了孔乙己性格多么迂腐。

      剩下的就是对孔乙己的描写,尤其是看到孔乙己捂着碟子,嘴里不断的说着:“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这画面感太强了。

      童瑶嘉看到这里,好像是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形瘦削、不修边幅的长衫读书人,弓着腰捂着剩余不多的茴香豆,不停的对眼前可怜巴巴的小孩子们说着,那模样惹人发笑的同时,也有一种隐隐的心酸。

      最后的两年,孔乙己再也没有出现,只说是被打断了腿,咸亨酒店一直记着孔乙己差的十九个大钱,却也知道这十九个大钱孔乙己永远也还不上了,到了最后估计能够记得孔乙己的,除了那咸亨酒店掌柜的,也就只剩下“我”这位作者了。

      童瑶嘉看到最后那句: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是真的死了。

      童瑶嘉心中一酸,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虽然她不喜欢孔乙己的迂腐懦弱,也不喜欢她的麻木不仁,但她从来没想到孔乙己会死,而且还死的那样凄惨,那样没有价值,仿佛他只是咸亨酒店的一个过客而已。

      “瑶嘉姐,你这是怎么了?这谁欺负你了?都把你给弄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