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聚会上认识的E杯细腰

      “废材。”

      秦暮看着那个盯了自己许久却又不敢出手的鹰眼老者口中暗骂出声,怎么这么怂?好歹你是来找我麻烦的,明面上的修为也要比自己高的多,本来秦暮还想着以静制动最好是能够一招制敌,可现在看来这打算是泡汤了。

      从鬼玺空间中掏出那把练习斩灵式时用的木剑,遥遥指着鹰眼老者。

      鹰眼老者一惊,木剑?道院的人?可很快他的脸色变得无比怪异起来,原来只是一把普通木剑……

      谁都知道道门之主最小的徒弟手中的法器便是一柄灵宝木剑,久而久之木剑便成了那道院的象征,有资格加入道院中的修士没事都爱给自己弄一柄木剑,可是能被修士用作法器的木剑该是何种级别,随即各种天材地宝惨遭毒手,虽说品阶高低不一可唯独没有用普通木材或者桃木来以次充好的……

      不为别的,脸皮不够厚真的拿不出手啊……

      “你的剑呢。”陈雨瑶看着秦暮手中握着的那柄木剑出声问道。

      “放我小妹那保护她了。”秦暮随意应了一句握着木剑对着鹰眼老者就是一阵乱舞……

      木剑上缭绕着的丝丝淡金色火焰在这黑夜之中显得无比耀眼,剑式大开大合带起层层火焰剑气向着鹰眼老者连斩了过去,可这被秦暮乱舞着的剑式虽说声势浩大无比,可命中率实在低,鹰眼老者几乎没有任何难度便一剑又一剑的躲了过去。

      鹰眼老者躲避着剑气脸上不由露出残忍的笑意,见得秦暮起手招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大高手,可那几乎乱砍没有丝毫准心的焰浪几乎没把他的嘴笑歪,原来不过是中看不中用啊……

      那淡金色火焰散发出的可怕气息让的鹰眼老者不敢硬接,可不代表他不能抽身攻击秦暮,每每躲过一击剑式便抽空对着那挥舞着木剑的秦暮拍出一掌一爪,可慢慢的,鹰眼老者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草率了!

      那一剑又一剑劈空的淡金色火焰非但没有像着普通火焰一般接触到其他物体便开始肆意燃烧,反倒像着某种有规律有组织的士兵一般,慢慢的有规律的形成了一道火焰气场,不知不觉间方圆三十丈已尽在包裹之中。

      “现在才发现晚了。”秦暮咧嘴一笑,挥舞木剑对着鹰眼老者就是一击斩灵式。的确用剑对敌秦暮不太擅长,更何况此时他的怀中还抱着一位美女班长,可这该怎么说呢……

      正常来说,在战斗时怀里抱着一个人应该是一种累赘才对,可此时他怀里的美女班长非但不是累赘倒更像让他抱着一个挂!往怀里这么一抱就像……原本微微诺诺的阳焱威力突然不知增大了多少倍!甚至那种如臂挥指到细致入微的操控,让的此时的秦暮竟然有种万火他为王的错觉!

      宝贝啊,当真是好宝贝……这一瞬间秦暮竟然无比理解上官离的想法,只不过原则上的问题不容质疑。

      鹰眼老者在火焰场中连连闪躲,心中有苦说不出啊。那淡金色火焰的恐怖气息让他不敢随意接触,可每当秦暮挥出一剑他的躲避空间便小了一分,而此时火焰场中有着对于鬼物天克的那种气场,他自身还好若他将鬼灵释放出来几乎就是送菜,上一个鬼灵已经一掌被拍死在面前了,若是他的本命鬼灵被毁掉几乎能让他心疼死,对于御魂宗修士来说本命鬼灵就是他的命根子!

      可如今火焰场中的空间却是越来越小,他的躲避愈发艰难起来,而那秦暮却是站在原地一步都没动,若想强行突破火焰场逃走也不是不可以,甚至转身突破火焰场只需要一瞬间,可这一瞬间几乎便是必死之局,毫无疑问他会死在那柄木剑和那淡金色火焰之下。

      鹰眼老者只能苦苦支撑着企图等来鬼域使者的援助亦或是火焰场出现那么一丝破绽,可他也知道这火焰场在成型的那一瞬除非外力介入否则几乎不可能再出现破绽,而那个鬼蜮使者……鹰眼老者终于明白了过来,为什么那个鬼蜮使者看着面前的小子阴晴不定了那么久……

      必死之局吗?鹰眼老者眼中露出一丝绝望,如今看来他几乎没有丝毫逃生的可能。

      啪嗒……

      什么情况?秦暮手中挥动的木剑一僵,一滴雨滴落在了他的手背上。他依稀记得今天白天艳阳高照,今晚月色明亮皎洁无比,这种天气怎么会下雨?

      远处,一个红袍人影看着二人的交锋双掌微合嘴唇微微蠕动。

      “雨夜总和逃亡更配。”

      红袍人影身后站立着三男四女以及十数个黑衣蒙面人,就这么站着红袍人影身后安安静静的看着火焰场中发生的一切……

      秦暮眉头微皱,他不明白为何这雨落进火焰场中的那一瞬间会打乱阳焱布置下的气场,按说他的阳焱不惧水火根本不会被这雨滴所打乱才是。

      秦暮手中的剑式不由得快了两分,不能再等下去了!

      啪嗒!啪嗒!

      又是几点雨滴落在他的手上脸上,秦暮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哈哈哈哈,看来老天不亡我!”鹰眼老者仰头哈哈一笑冲着头顶便冲了上去,就在他的头顶,一滴雨滴的落下彻底打乱了鹰眼老者周围的火焰场,仅仅只是那么一瞬的破绽他依旧抓住了,当下再不犹豫,全力破阵!

      秦暮看着向着半空中冲去的鹰眼老者就是一击斩灵式,可这一剑即将临近老者时一道虚影却是瞬息出现挡下了这一剑!可秦暮这一剑太快太狠,蕴含着的阳焱之力瞬间便将那鬼影一剑斩杀,余力依旧落在了鹰眼老者后背之上!

      “噗”的一声,鹰眼老者仰头吐出一口鲜血,虽说被伤到背后可他还是逃了出去!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怀里抱着女人的秦暮,阴沉沉的笑了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着今日之仇我会报的。”

      鹰眼老者消失在了秦暮面前,可那最后一句话依旧回响在半空中久久不散。

      秦暮看着那慌忙逃串而去的鹰眼老者看了许久,随即转过头对着怀中的美女班长微微一笑:“我们回去吧。”

      “你是想追的吧。”陈雨瑶看着微笑着的秦暮出声问道。

      “他实力不弱全力逃命你带着我必然追不上他,可你又不想就这么把我扔在这荒郊野地的,怕我有危险,所以掂量之下还是想着放过他对不对。”

      “没有,他能逃走说明今日命不该绝,所以……就放过他吧。”

      秦暮听得美女班长这话没忍住微微一笑,好聪明的姑娘。

      其实秦暮哪怕是带着陈雨瑶在鬼力全力爆发之下依旧也能追上鹰眼老者然后瞬间杀死他,可秦暮担心的不是那个亡命而去的鹰眼老者,他怕的是在暗中会不会还藏着什么不可知的敌人。

      一旦他动用全力追了上去,等得副作用上来进入阴力侵体状态,到那时若是再遇上什么对手别说是保护别人了,恐怕自保都难以做到,所以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鬼力能不用就不用吧……

      “别担心我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而且这里离营地又不远,来时我记得方向,只要往那个方向走个十几二十分钟就到了,想去就去吧。”

      陈雨瑶看着秦暮开口说着,伸手指着一个方向略微划了几下。秦暮知道,那是她在比划营地的归路。

      “真没问题?”秦暮还是有些不确定。

      “真的,只要你快些解决了回来找我就好了,越快去越快回吗。”

      秦暮看着面前这个无比认真的美女班长,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知怎么办好。斩尽务必杀绝的道理他懂,这种鬼修身后难免还有着什么组织,若是不做的干净难免是种麻烦。

      “好。”

      秦暮伸出抬起她的手放在面前,咬破自己的指尖用血在美女班长的手心画下了一道血咒,又是掏出了那块玉符递给陈雨瑶让她保管好。

      “这血咒能用三次,平常只要握着拳头就能照明周身五米左右的范围,遇到问题摊开手掌推出一掌就行,我会有感应很快就会赶回来,这玉符到时遇事会保护你,小心些……”

      秦暮细细叮嘱着面前的美女班长,生怕遗漏了什么。

      “嗯,快去吧。”陈雨瑶握着拳头晃了晃,幽幽光亮自她的拳头上发出照亮了一圈,天空中的雨渐弱渐密,整个世界愈发昏暗下来。

      在陈雨瑶转头走出几步之后秦暮整个人气质一改,浑身上下灵力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堪比筑基的鬼力,身影晃动有如鬼魅般消失原地向着鹰眼老者逃跑的方向极速而去。

      “你跑不掉的。”

      秦暮看着一个方向淡淡的说了一句,被他阳焱所伤只要没有逃出一定范围亦或是阳焱彻底驱散之前,秦暮都能感觉到他的大概位置,因为阳焱本就是他的一部分,他的精气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