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379z

      “我舔包,你们把120山顶卡一下,”Master电竞酒店里,陶冶对身旁的队友说道,“顺便理一下信息。”

      “10方向房区是MoYu,之前SLR打过人的……打的是谁来着?”

      “啧,席爷你记性还得练啊!D.D.T,他们打了D.D.T一个,NPC打了D.D.T两个。”

      “嗯,小温说得没错,我也记得是这样。”

      听到子宸确认信息,陶冶点点头:“那NPC和D.D.T应该就在290那片房区,NPC满编,D.D.T独狼。”

      “我们刚才待的房区有人去的,我之前开车的时候看到了,从Pecado开过来的。”子宸又开口说到。

      “嗯……应该是YMY,他们之前在P城外面和MD打过架的是吧?”

      “是,YMY三人编,MD还有个独狼,好像上山了。”

      子宸话音刚落,右上角弹出击杀信息:“FZL-ZangAi使用高爆手雷最终淘汰了MD.HHS。”

      “哦吼,MD没了,”陶冶边往背包里拖子弹边说,“FZL在正北方烂尾楼房区。”

      “340加油站有一队,刚才有Mini开枪,可能是DL吧,之前DL有用Mini打过Rua的人。”

      听众人又稍微回顾了一下信息,陶冶心里初步对战场现状有了个印象。

      圈靠北部的诸多房区,现在基本都被从电厂山下来的队伍占领,方圆不到五百平米的地图上,至少有零有整的挤了八九支队。

      安全区中部就是自己这队,NPC和D.D.T则共享着另一片房区。

      往南去的轴承高地则没有任何信息,西边砖厂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绝对强侧在北部,还好自己带队溜得快啊!

      唔,也不能说溜得快,最主要是打赢了这波房区战。

      他切出大地图,看着逐渐缩进的电网,心里却在回味刚才队伍的精彩表现。

      车队往这开的时候,打头的子宸发现从左边马路也同时有车在往这冲,而且距离烂尾楼更近。

      自己本来打算掉头,回到途中经过的双高层房区,没想到子宸当时就在车上使出切座杀,将对方头车的人打残。

      随后更是趁对手慌乱,直接开车撞向急停在房区的敌人头车,将对手被打残的那人直接撞倒在地。

      跟着却没有跳车,而是在车上切了个座位,又把头车上刚下车、正对着自己驾驶座开枪的敌人瞬间秒杀。

      一通操作行云流水,在他身后跟车的自己当时都看呆了,以至于一不留神,被对手剩余的敌人用切座杀,将自己从车上打了下来。

      还好,自己这边队友补位很快,三打二将对手轻松淘汰。

      而自己也是在房区近点倒地的,再加上身边有车做掩体,封上两颗烟,最终有惊无险的存活下来。

      能在卿云大学招到这些社员,真是太好了。

      哼,这次要是能打进PCL,不打烂电竞社团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的脸!

      XYS,全称是卿云大学喜游社,是陶冶在大二从电竞社团退出后,自行组建的新社团。

      卿云大学作为上沪市享有盛誉的华国双一流大学,原本在大一加入电竞社团时,陶冶还报有很大的幻想。

      热爱绝地求生这款电竞游戏的他,最初也是想在社团里找到厉害的同好,再一起打打比赛什么的。

      不过当时所想的都仅仅是很小的比赛,譬如寝室杯又或者网吧杯这种,撑死也就敢想想高校杯。

      但在电竞社里,他很快就有种碰壁的感觉。

      首先是内部抱团相互排挤的现象严重。

      游戏平台不同就先把人分成了几波,玩端游的看不上手游,自己头上又还有个主机玩家群体笑而不语。

      然后,在有相同竞技元素的项目间,更是暗流涌动。

      隔三差五就会看到校内匿名墙上出现社团Tag的话题,都是一些“谁是MOBA起源”“FPS正统在哪”之类的撕逼话题。

      绝地求生作为当先最为火热的FPS项目,更是从来少不了明嘲暗讽。

      喷刷圈机制过于依赖运气的,陶冶多少还能理解,但是骂“这游戏射击手感不行”这种主观感受更多的,他就不是很能接受了。

      更不要提每逢比赛,就冒出一排“懂爷”对着比赛指手划脚,什么“XX国控圈”、“XX队假赛”,搞得几个社团群里乌烟瘴气。

      偶尔办个社团活动,搞点比赛什么的,占据要职的学长们又会“精心”安排成各自小团体的耍帅环节。

      在这种氛围下想组织人长期打比赛?

      他最后断了这个念想,在大二时退出社团,自己申请成立了喜游社,社团成员则完全由他自己从校内PUBG同好群里找寻。

      一晃眼他已经大三,不过对于社团能在PDL阶段一打出这个成绩,陶冶可以说非常满意,至少目前来看,晋级希望很大。

      “缩圈了陶总,咱们去哪?”

      小温的声音打断了正在神游天外的陶冶,他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按开大地图。

      阶段四已经刷新,还是个切角圈型,只不过这次不在南部,而是顶西切圈。

      圈最西部是Monte外的砖厂,南边是轴承高地的水泥塔高台,北部在Monte城马路右边的草地上,东边则刚好将自己这处烂尾楼刷走。

      而随着新圈刷出来,不光北部各个房区开始激烈交火,轴承高地里也终于开始响起枪声。

      “沿着路标,我们冲NPC!”

      看着大地图思考片刻后,陶冶终于下定决心。

      面前山坡实在没什么掩体,山脊顶上也没什么掩体,主要是轴承高地里的队伍会被蓝圈赶到水泥塔高台,那边要是有人,山脊上就没办法站人了。

      思来想去,也只能沿着山脊,往纺织厂房冲一波,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走吧!”

      子宸早已打满能量坐在了蹦蹦上,看到陶冶标出路线,一脚油门便开上山去。

      “走走走!”

      其余三人纷纷开车追了过去。

      陶冶选择的路线,如果让李森看到,多半也会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句,基本上和方才NPC冲房区时是一个镜像路线。

      都是用山脊规避近点房区枪线,到山顶以反斜作为支点,自高向低冲向纺织厂。

      头车的子宸很快开至山顶,他停下蹦蹦,南边封了颗烟,之后静静等待队友们的到来。

      “嗤——”

      嗯?

      山顶的子宸端着SLR正在警戒,耳机里却隐约传来数声烟雾引爆的声音。

      他细细听去,貌似是下面纺织厂房的?

      可自己不是还没下去吗?怎么提前封烟了?

      想到对方是NPC,之前在岸边被乘船背刺的场景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